网站导航
普通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8)

有意思吧

有意思吧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8)

我在家等冷面君联系我,足足等了5天。从清晨到薄暮,再从薄暮到清晨,时光流转,没有等来他的消息。 小妹已经领完通知书,父母打电话来,催我带小妹去他们的城市,我再也没有理由留下来等冷面君的消息了。 父母在电话里问我考得如何,能够上一所什么样的大学,我如实相告。父母听后,没有过多言语。他们大概认为,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令人满意了。 暑假我在父母的城市度过,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睡觉,要么去网吧上网。其实上网也没做别的事,就是看电视剧。看的是已经火爆网络几年的《仙剑奇侠传》。 这部剧,刚出来没多久,常去网吧上网的同学早已看过,天天在教室里讨论。有部分女同学还妄想着能遇见一个“逍遥哥哥”。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剧是非常百无聊赖的。我沉浸在失落里,却又找不到突破口。唯有找电视剧看,在这样无聊的时光里,我还是没有将它看完。 要说国产剧里,我当时爱看的是《神探狄仁杰》这类悬疑推理破案的剧,没有偶像,没有爱情(用现在的话说,没有CP)线,画面不仙也不精致,纯粹讲推理破案,虽然啰嗦了点,剧情拖沓了些,但还是忍不住想说,是一部值得看了又看的剧。 在爸妈的城市,我没有听到关于任何同学的消息。那时,我用QQ还不熟练,所以,我去网吧基本不登QQ。其实,我还害怕登上它,我怕看到我不想看到的消息。我用无视来抵抗不想接收到的信息。 我来爸妈的城市之前,临走的时候,将联系方式留给晓萱的。如果冷面君想找我,不是没有办法的。 八月初,我终于等来了老家的电话,却是班主任“王胖子”打来的。他告诉我,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已经到了学校,让我回去取。父母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他们想请班主任将我的通知书邮递给我,我就不用再回去一趟了。 我说:“小妹呢,谁送回去?” 母亲说:“她不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回去没有问题的。” 我说:“您对我们姐妹俩真够放心的。这么些年,我一路就这么走过来的。” 母亲没有接话,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晚上,母亲躲在阳台上偷偷抹眼泪。这大概是我长大后,第一次见她哭吧。 幼年时,她也哭过一次。记忆中,还哭得非常厉害。虽然她躲在被子里,关着房门,偷偷地抽泣,还是被我听见了。父亲做生意将家里所有积蓄败光,那都是母亲在外辛苦打拼挣来的钱,她知道真相后,抑制不住的悲伤。 年幼的我听到母亲在房内幽幽怨怨的低低哭泣声,我依靠房门蹲坐在门槛上,也跟着掉眼泪。面对生活,像我们这类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 好在母亲哭完之后,又坚挺地站起来了,重新来过,靠着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创造了更好的生活,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随着年龄增长,我逐渐明白,生活中的一个个挫折就像冰糖葫芦的竹竿一样,刺进了身体却成为了一生脊梁。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8)

八月中旬,我还是很坚持地要回老家。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因为没几天,回学校拿了通知书我还会来这座城市的,往后的四年——我的大学生活,就要在这座沿海城市度过了。 回家后,我去了学校,没想到遇见了陈苏庆。他老远就看见我了,笑嘻嘻走过来和我打招呼。 “姐,你回来了?” “回来了。” “你为什么把第一志愿填在沿海那个大学?” “父母在那里。” “以后,你们……喔,我们相距就远了。” “入学前,我还要去一趟市里,去探望慧娴。你要不要去?” “我怕她不愿意见我,会影响她学习吧?” “你去了之后,见与不见也由不得她了。如论如何,我也要帮你一次。以后的路,谁知道呢。” “我要去。” 我和陈苏庆去了一趟市里,找到慧娴复读的高四学校。她看到我和陈苏庆站在校门口,表情的确有点复杂。不过,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沉下脸,只是略带复杂的表情静静地看着我们。我冲着她笑了笑,走过去,她拉着我的手,陈苏庆很自觉地跟在我们后面。 过了许久,慧娴才说:“你后来改志愿了吗?” “……” “不管怎么样,愿你大学生活多姿多彩。而我,失败过一次呢。明年还不知道情况如何,这一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顶住压力,走过去。” “你没有问题的。” “信心是有,但有点害怕高考了。” “你就像对待平常考试一样,不用想太多。你成绩那么好,又没背负什么压力,随便考考就好了。” 慧娴笑起来,说:“像你一样没心没肺,反而老天没为难你。”说完,她好像又想起什么来,问我:“冷面君考得怎么样?” “不知道。” 我失落地答道。慧娴也没再往下问了,只说:“不用想太多。顺其自然吧。” 我收拾好失落的神情,笑起来说:“把我安慰你的话,又捡来安慰我。还有没有诚意嘛。” 慧娴说:“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我说:“你说什么我都爱听。” 慧娴又笑起来:“一个考场失意,一个情场失意,都差不多的人,还需要什么安慰嘛。凑在一起好好吃一顿,一切雾霾都烟消云散。”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地方大吃一顿,让陈苏庆买单。” 慧娴这才想起来我们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她问我:“他来做什么?” 我笑起来,说:“他就不能来看你吗?同学一场,只要你坐怀不乱,你怕什么嘛。” 慧娴脸涨得通红,用手推了推我,还假装要打我,见我躲开后,她便低头不语,我们三个找了一个餐馆坐下来。 这时,慧娴轻轻说了一句:“以后不用再来看我了。等我考上大学再说。” 这是我没料到的,陈苏庆更是喜出望外,傻傻地接了一句:“噢,嗯,好……” 陈苏庆还真把慧娴的话当成圣旨,在她复读期间,没再去市里看过她。后来听慧娴说,陈苏庆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东西,营养品、零食等东西一应俱全。 陈苏庆去省城读了一所专科院校,只不过他还没有等到慧娴考上大学,就已经辍学。当初他写给慧娴的那句“我在大学等你”也随着时间更替,变成一声叹息。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8)

八月底,我即将要去大学报到,从此山高路遥,过渡那些三三两两的人事。没想到我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我的中学时代,还有那个整个暑假都没有露面的冷面君,我们以无言的方式别离了。 我没有去见芫,也没有去见晓萱,一个人走得悄无声息。老芫大概也去了她心仪的大学,至于晓萱,已经进入高三学业繁忙阶段,好像都不必要打扰。 我们心里都明白,不管走多远,内心都会惦记对方,终究会再见面,坐在一起,好好诉一场离殇。你要走,我不挽留,无需告别仪式。你要来,我会去接你,也无需过多悲喜。这是我们的相处模式,是最舒服的,也是最无需多言的。深情自在牵挂里。我乘坐着大巴车去了有父母有我要读的那所大学的沿海城市,当汽车启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要和生我养我的这座小城市告别了,或许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回来了。 汽车驶出小城,进入国道后,青山远黛都往后退去,我不断向后张望,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或许,是做最后的告别。 直至多年后,我才知道,我带着失落以为走得悄无声息,却不曾想到,冷面君请来李东风,坐在他家的小车上,跟着我乘坐的那辆大巴车,一路互送我走到两省交界处才返回。 当时,我一无所知。而他什么也没说。公众号:坐久落花多(zuojiuluohuaduo)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8)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加载中


手机新浪网-导航-吐槽-搜索
Sina.cn[5-28 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