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普通

1996年高考:家长们达成一致 考完绝对不问成绩

上游新闻

上游新闻

1996年高考:家长们达成一致 考完绝对不问成绩

口述人:孙琳,40岁,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现任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诉一处处长,法学博士,全国检察业务专家

1996年,241万人参加高考,录取97万人,录取率达到了40%,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中国高等教育试行并轨招生,高校学费开始增加。

高中,我是在巴蜀中学度过的。当时,高三有两个文科班,而我的成绩一直不错,经过了一二三轮的复习和巩固,然后一模、二模等大小型考试。高考前,同学们最期待的就是早点考完,考完就意味着解放了。

我之所以选择文科,是因为我的数学成绩还不错,政治、历史等科目的成绩也可以。除了老师们组织的各种考试,我自己也非常喜欢刷题,曾经一度两三天刷完一本数学题集,不过真正到了考试前,我反而减少了刷题数量。

考试前,老师专门提醒我,一定要认真检查。我做题快,老是习惯了提前交卷,老师叮嘱我,即使做完了,也尽量坐在位置上,把卷子再仔细检查几遍。高考那几天,我记住了老师的嘱咐,每堂考试都坐到了结束铃声响起。

1996年高考:家长们达成一致 考完绝对不问成绩

现在的高考太隆重了,高考期间似乎整个城市都在为之而动。爱心送考、父母接送等等。而我们那个年代,总体感觉还是比较平淡,就像平时的考试一样。我们从考场出来之后,父母们似乎达成了一致,也不会问成绩,直接把我们带回家了。

那个时候,父母们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途径去了解院校信息,而老师们因为常年的经验积累,对每个学校的信息都比较了解,因此,在填报志愿这件事上,老师们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老师在第二次模拟考试后,专门找到我,和我一起分析自己的喜好和优势。当时,我比较倾向经济和法律这两个专业,老师建议我选法律专业,认为法律和我喜欢的逻辑思维相切合。

最后,在老师的指导下,与家里商量后,我选择了法律专业,如愿以偿考入了西南政法大学,为我现在从事检察官职业打下了较为扎实的法学功底。

读者声音:

@我的机器猫:其实,高考是人生成长要经历的一次必然,不管你紧张,还是不紧张,它都那样。

@雨中山:为了一个目标全家服务的日子,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也不值得怀念,只是给每个人的青春留下了独特的印迹。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林祺 实习生 郭俊潇 摄影 杨新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