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潘粤明:走过5年最黑的夜见到光 从前有太多遗憾

黔讯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潘粤明:走过5年最黑的夜见到光 从前有太多遗憾

(文/张志明)

在潘粤明的人生里有两件大事可作为分水岭,和董洁离婚跌入感情事业的低谷,接拍《白夜追凶》再度翻红,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前后间隔5年多,不长不短,潘粤明的生活说不上大起大落,一转眼由玉面小生变成中年男子潘粤明。

人们常说走过最黑的夜,才能看到最亮的光。对,是生活的磨砺和尘世的起落塑造了现在的潘粤明,一入行,潘粤明就顺风顺水,是当红小生,中国最美的姑娘是他的妻子。可生活却总无情,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把一个人的锐气给磨光、打的干干净净,于是也成就了现在的潘粤明。

更喜欢这样的潘粤明,历经捶打和摧残,没了俊秀的容貌,脸上写满岁月的痕迹,满是沧桑的中年颓废大叔。在世人皆认定你从此再无光芒,他却用坚韧和毅力苦苦熬过来。很难想象一个人在经历婚变事业低谷时如何才能不放弃自己,再次翻红后潘粤明是幸运的,也是无意的,因为他并不确定《白夜追凶》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事实证明,《白夜追凶》让潘粤明在人生的低谷里翻身了。

在最黑的夜里,抓住了机会就能翻身,抓不住,等待他的仍是茫茫黑夜。在接拍《白夜追凶》的时候潘粤明会有犹豫,大概也只是为了帮朋友一个忙,就是干一个活,感谢老天爷能给自己一口饭吃。可网剧在投资制作上都不如电影胶片,若放在五年前骄傲不可一世的潘粤明是否肯接还是疑问。现在有口饭吃,他会去演。他说,只要不是那种不能保证质量的剧都能接。别人叫拍什么,都会去拍,他变得更加谦卑,和对世事的坚忍。

也许再次翻红实属不易,潘粤明反而更加珍惜自己的羽翼,也是从小鲜肉走过来的他对当下的小鲜肉似乎看的更加透彻,没有了浮躁,少了功利。这个从我经历就可以说明,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从小鲜肉过来的,也不懂得也错过很多机会,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现在时代更好,那些年轻演员他们干的就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行业,就是他们会在自己工作中体会得失的。慢慢的成长的就成长了,淘汰就淘汰了。

现在的潘粤明没有了棱角,变得圆润,不仅是心态上的还有身体上。刚出道的演员在没有名气和演技的情况上,会更在意外形,那就吃饭的本钱。潘粤明胖了,胖的让人爱上这个稍有发福的中年大叔。年前时的潘粤明一口气一组俯卧撑能做180个,他自己亲口说的。现在呢,他自己都感到无奈,无法做到机械的不去放松自己不去释放对食物的欲望,自己的肉也松了,变得懒散了。潘粤明的身上少了自律,多了对生活的退让,他四十不惑,更愿意将舒适的本我展现在观众面前,手抄《心经》,还会画画收藏古董,相比年轻时候的横冲直撞,他现在更加淡泊。

潘粤明:走过5年最黑的夜见到光 从前有太多遗憾

潘粤明画的龙猫

在舞台上他用红布蒙住双眼,唱到:“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潘粤明踢翻话筒,肆意撒野。他拿起大喇叭嘶吼:“黑夜里我难以入睡,只慢慢将这眼泪擦去。 焦躁的情绪正在一步步将我拖向悬崖的边缘。”这些歌词带动了潘粤明的内心,也触动了听歌的观众。

如果将时间线拉到2012年的那场婚变,潘粤明和董洁都显得不体面,董洁发声明指责潘粤明嗜赌成性,在负债累累后仍不顾妻子劝阻执意前往澳门。如血泪控诉,字字伤人,没有余地。心不随人愿,潘粤明和董洁彼此将对方逼到悬崖的边缘,隔断求生的绳索,恨不得一脚踹上去,直至万丈深渊。后来,那场失败的婚姻带给两人都是名誉和事业的低谷,可大人的厮杀也连累到了两人的孩子。

潘粤明此前在接受何东专访的时候,被问到“现在只要一提儿子就会流泪,一个男人为孩子流泪,是不是仅仅只代表内心的脆弱?”他有些疲态:“那会儿的状态想不开,肯定想不开,孩子是其中的元素,最主要的就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而且就是拧巴,这事儿太拧巴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就觉得好好的一个家,你怎么能这样呢?不应该,就是觉得不应该。”

“凭良心讲,谁遇到这样的事儿,谁都不可能说轻轻地就能够放得下,别扯犊子。”

时至今日,潘粤明和董洁的婚姻失败仍旧是个谜团。在采访期间,我们并未涉及董洁和孩子的问题,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可在他的心里,真的就能云淡风轻吗?他谈起他的手串的时候说,那个手串是在他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朋友送他的,就是一种陪伴。

潘粤明说自己以前不太懂得珍惜,我们问那这么多年的沉淀,对过往的事情你是怎样的心态会珍惜吗?他想了一下:“虽然有很多遗憾的地方,但是我只能把它变成一种正面敦促,没办法,你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你没办法把时间调整到原来的样子补救些什么。”

从言语中错过的,伤害的,是事还是人,是作品还是因自我妥协而丧失的地位,我们都不得而知,也许是对当下自己的一种勉励。

在娱乐圈里,有一类明星是这样的一种存在,他们年少成名,与生俱来锐气和才华。可他们的人生走到最巅峰的时候遭遇大的变故,摔落谷底,蛰伏多年在被人渐渐遗忘,就在自我放逐的时候他们熬过去了,不再去注意娇美的容颜,不再任世俗羁绊更多随心,自在快活。

潘粤明:走过5年最黑的夜见到光 从前有太多遗憾

他们是遭遇车祸的胡歌、经历片场爆炸的俞灏明、艳照门的陈冠希以及婚变的潘粤明,就当世人把其丢弃在角斗场任由其自生自灭的时候,他们顽强的把命运抓紧在自己的手里。

现在的潘粤明,终于挺过了那最难熬的岁月。

记者手记:

见到潘粤明是在节目拍摄的化妆间,我们听他的经纪人和宣传说整个十月十一月他每天都在跑活动,马不停蹄的,现在的档期已经排到了12月。

在采访间隙,恰逢节目中一位收藏界的嘉宾录制完,潘粤明主动起身前去打招呼,显得更加谦卑随和。

录制视频ID的时候,潘粤明看了一遍内容后,反复在心里默念后一条就过没有任何差错。

也许是工作劳累的原因,潘粤明在采访的时候也会像《白夜追凶》里关宏宇一样做出标志性的扭脖动作。

采访实录

稿事编辑部:你是在什么机缘下接了《白夜追凶》,会预想到这部剧能让你再次翻红吗?

潘粤明:之前和导演五百合作过《脱轨时代》,那是他的处女座电影,然后就关系特别好,两年知道他一直拍涉案网剧发展的不错。平时经常吃饭聚会,突然有天他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敢不敢兴趣,我就果断的选择了这部戏。

来的很突然,我一直也希望有自己演的戏,我也不挑,人家都说网剧不如电影什么的,我也没想,就是觉得吧机会比较好,运气比较好,老天爷给饭吃。

稿事编辑部:那我们知道网剧在投资宣传力度上不如电影,这次你第一次接网剧,那接《白夜追凶》的时候你有犹豫吗?

潘粤明:会有犹豫,但是在我接的时候,那些大IP其实投资也是很大的,阵容也很强。可能网大力度较小,网剧我觉得投入越来越大了我也没有这份担心,我觉得只要不是那种特别低投资的不能保证的质量的剧本我都能接。

稿事编辑部:在《白夜追凶》里饰演了两种不同性格的兄弟,因此让观众有了更好的辨识度,这两种性格在你身上都有吗,会更喜欢哪种性格?

潘粤明:如果说喜欢的话更倾向于弟弟,弟弟会更加阳光一些招人待见,至于把两个人分开就是演员学表演的时候都要学会塑造不同的人物,不同情绪的把控,不同时期的人物,我只是把自己的经验比较贴合的元素拿出来拼。前期和导演聊剧本的时候也会商量故事节奏。如果不演兄弟俩,也是要有走向的。

我就是开玩笑,如果把兄弟俩的性格反过来演也是OK的,也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推理方式就有很大区别的了。如果哥哥更阳光一些我会和周巡演怎样的戏,如果弟弟阴暗了,他撩妹的方式可能也会改变。我会构建一个更加接地气的故事,并不是为了非要挑战而挑战,还是为了故事延展。

稿事编辑部:《白夜追凶》里女性角色的戏份不同于屏幕宫廷剧和职场剧里的女性,你是怎么看的?

潘粤明:我觉得就是人物设计的比较好,这个戏虽然是推理戏,但是整体是正能量的让人很鼓舞,里面的人物都体现着邪不压正的,其实最后都是走向阳光的,所以大家都会喜欢。

稿事编辑部:《白夜追凶2》还在开拍,你对第二季中两兄弟的故事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潘粤明:第一季中我们意想不到有这么多好评,还是因为我们的故事还是比较接地气的。哥哥让弟弟背黑锅,换做是你怎么做,哥哥让弟弟背黑锅其实不是有意的,其实他是为了拯救整个布局,为了拯救一个时代里的灵魂的弊病。他可能貌似是自私的在自救,我们还在刨坑还在坑了铲呢,至于第二季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知道。

稿事编辑部:大家被你的演技所折服,但是仅有一点遭到了大家的吐槽,就是你开始发福了。

潘粤明:对,这个我确实有点无奈,这可能跟自律有关系,如果我能更机械到完全不去放松自己去释放对食物的欲望的话,我也能保证自己更好的形象,拍戏不就是了把所有的元素尽善尽美吗。互联网上大家会比较真实,可能开玩笑但方向和意思上也是善意的,自己也会尽量的改良一下。

我原来状态最好的时候还能一组做180个俯卧撑。现在肉都松了,我就最近比较懒一些。我也在期待在《白夜追凶》第二季中能有个好身材。哈哈 那我能说什么,我能说不指望了吗~

稿事编辑部:你打耳洞佩戴手串,我们理解着是两种不同风格搭配是不是代表着在你心里既有着青春的反抗也有对生活的磨砺的妥协?

潘粤明:我早就想打耳钉了但是上学家里不让,女同学扎一直化脓给吓着了,但是后来还是完成了自己夙愿,本身还想打呢想着去一个地方扎一个。但是去了以色列,伦敦,都没找到地方。

手串,是因为喜欢收藏,喜欢很多收藏界的被传染了,但是手串不是收藏类的是现代人的,以前没有老家带手串的带木头珠子的。包括民国清朝都没有,手串是现代人带,可能大家比较忙信信佛听听心经。而我这个手串正好是在我心情最不好的那个时候有朋友送给我的,我带着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陪伴。

稿事编辑部:你有听过油腻中年男子,人到了中年会有危机,开始拿着保温杯肚腩谢顶,大部分人是逃离不了这个阶段,你是怎么看的?

潘粤明:我觉得心态都是经历带来的,甭管你发生了什么都会对自己有客观的认识,更会去多考虑怎么融入,社会就是群体的形式,我觉得既然是生活在当下,就要学会融入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有些人可能都很顺利但不见得有生存能力,也有些人他遭遇到不公的对待,他一直活的很健康,这可能就是自我调戏。

油腻可能是一种自我表达,青春的时候所有都是阳光的焕发的,你到了30岁以后新陈代谢机能开始退化,人肯定出现生理变化,见得好坏多了自主能力判断多了,这是能挂像的。有些人可能就是不是靠形象吃饭,他就专注于工作,可能就是谢顶发福了油腻了。但外界可能感觉他对生活很邋遢,但是我觉得这部分并不是,可能他内心的弹性还是有价值的。

稿事编辑部:你在之前采访的时候说过自己年少的时候对一些事情不太珍惜,可能随着岁月的积淀,这四五年,包括对一些过往的事情,还有接戏上你会更加珍惜吗,你的心态会有转变吗?

潘粤明:以前虽然有很多遗憾的地方,但是我只能把它变成一种正面敦促,没办法,你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你没办法把时间调整到原来是补救些什么,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珍惜的心态去做些事情,没有别的办法。

稿事编辑部:你在跨界歌王里演唱了《给自己的歌》,还有《镜子中》这几首歌在情感上触动了网友,那摇滚乐对你意味着什么?

潘粤明:哈哈,其实我不会唱歌,我就是说唱可能在音乐里我就是诵读,歌词基本上都是一语双关的,所以就是在于我没办法用自己的声线对音乐的喜爱,我选的歌都是歌词非常优秀,能带动我内心的,通过声线去表达的,可能我没回唱的都不一样,我不专业。我就是因为这个节目才尝试唱歌,所以后来才有了《白夜》的片尾曲,可能就是一种玩和尝试,身在娱乐圈,不管你行不行可能换种形式表达吧。

稿事编辑部:对于你来说演员是你的身份,那哪种状态下是你最享受的?

潘粤明:演员其实是一种很不稳定的能量产,可能你一辈子都在找这个点,那个痛快是在你默默努力中才能找到,我没法说在每个工作中都能找到,我只能说我会更加敬业的去完成,但需要机缘巧合所有情绪都对才行,演戏其实就是你能操控自己的肢体去表达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稿事编辑部:在《唐人街探案》里你就开始转型,接下来会倾向于哪种类型的角色?

潘粤明:我一直就是喜欢塑造人物,尝试不同性格演员一直重复一种那是很无聊的,我从小就接受生旦净末丑都要尝试。

稿事编辑部:当下市场不断启用有粉丝的爱豆,但是演技却遭到网友吐槽,你对现在的小鲜肉怎么看?

潘粤明:吐槽什么呢,这个从我经历就可以说明,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从小鲜肉过来的,也不懂得也错过很多机会,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现在时代更好,那些年轻演员他们干的就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行业,就是他们会在自己工作中体会得失的。慢慢的成长的就成长了,淘汰就淘汰了,现在这个竞争比我们那时候还惨烈。我觉得能够坚持下来的就是喜欢这个行业的。

潘粤明:走过5年最黑的夜见到光 从前有太多遗憾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