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李清照:细雨把酒黄昏后,海棠花是否依旧?

简书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 / 四月默,简书作者

1

1084年的汴京城熙来攘往,街市热闹繁华,穿着青灰色布衣的男人用交子买下了一卷书,被人围得水泄不通的楼里有人在眉飞色舞的说着司马光已经完成了《资治通鉴》,城中的酒肆里达官贵人饮的畅快淋漓,这一年的汴京城热闹非凡。

三月的小雨落在了雪白的梨花上,李格非李大人家喜得一女,取名为李清照。

作为“苏门后四学士”的李大人与祖上曾中过状元的李夫人对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爱护有加、悉心教养,李清照就是在这样的书香门第长大的,李府浓郁的文化氛围让她在耳濡目染中也表现出于诗词上超人的才华。

少时的她天真烂漫,爱好诗词,喜欢喝酒。有一日,狂风大作,雨也紧随而至,她喝的醉醺醺的倒在床榻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翌日早起,她连忙问身边的侍女:“外头情况如何啊?”侍女随意敷衍“海棠依旧。”李清照觉得匪夷所思,风吹雨打后海棠怎会依旧呢?

顿时灵感一现,文思泉涌写下“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此词一出,李清照名声大噪,才女名声就这样随之而来。

但她潇洒自在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种出名而改变,她依旧天真依旧烂漫,暮色沉沉时在莲花池迷了路也不气不恼,大力划着船桨惊起了滩上的欧鹭。

这时候的她无忧无虑、自在潇洒,既可以在春光烂漫里尽情嬉戏写下一句句天真活泼的词作引来汴京城的轰动,也可以借古讽今谈谈安史之乱的原因引得李大人同僚都拍手称赞。

李清照:细雨把酒黄昏后,海棠花是否依旧?

2

梨花开了又落,少女李清照在闺阁中一天天长大,出落得越发美丽可人了。

元夕佳节,街头热闹非凡,火树银花,香车花灯,李清照跟着兄长李迥去游玩,人来人往间李迥碰上了相识的赵明诚,李清照就在这样一个花灯无数的夜里巧遇了她这一生最爱的男人。烟花一个个在空中炸开,照亮了整片天空,也照亮了李清照的心。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情窦初开的少女是娇羞的,动不动就羞红了脸,眼波流转间有透露着对于爱情的执着。这个让她心动的人是与父亲李格政见相对的赵挺之家的公子,尽管两人父亲分属不同派系却阻止不了两个人对于爱情的追求。

那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荡秋千荡得欢乐极了,薄裳被汗水打湿,鼻尖也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忽闻有客至,慌慌张张的披散着头发急急逃走,但是心又有些砰砰乱跳,于是装作在嗅青梅,偷偷的打量那个芝兰玉树的男子。

那个男子正是元夕佳节遇上的赵明诚,她羞答答地写下“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少女的娇羞和紧张表现的淋漓精致,她的心像小鹿一样跌跌撞撞,不知道那个眉目英俊的男子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呢?

赵明诚也是对她动心了的,或许是初见那一晚烟花正好,也许是她和羞走的那一刹那,她的才华、她的天真让他也沦陷了。他对着父亲赵挺之说“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赵挺之是个聪明的,一下子就明白了赵明城的心思,这孩子是看上词女李清照了呢,还整出个“词女之夫”谜底让他这个当父亲的来猜。

郎情妾意,这桩婚事在双方父母的商议下愉快的决定了,这一次政见相对的两个男人为了儿女婚事和言细语,完全抛弃了朝堂了争锋相对的架势。

志趣相投的二人婚后幸福是非常愉快的,那是一种精神上的高度契合。上太学时,赵明诚会典当衣物换取喜欢的碑文,然后回家找李清照一起交流探讨,后来赵明诚仕宦了,两人为了得珍藏书画更是毫不克制得典当衣物。日子过得清贫,却是琴瑟和谐。

这个时候的李清照是满足的,她撒娇的问赵明诚:“是花好看还是人好看?”料想赵明诚的回答一定是满分,否则李清照也不会轻松的提笔写下“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李清照:细雨把酒黄昏后,海棠花是否依旧?

3

浓情蜜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朝堂上新旧两党斗争激烈。蔡京得到了宋徽宗的重用,推行新党改革的蔡京对旧党不遗余力的打压。李清照的父亲便是旧党人之一,而赵明诚的父亲是同蔡京一派的新党。

李格非被罢官,李清照请求公公赵挺之施以援手,赵挺之选择了沉默,面对公公的冷漠,李清照非常愤怒的写下“炙手可热心可寒。”

坏日子还没完,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收拾完旧党一派人,蔡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对付同朝为官的赵挺之,赵家遭到了无情的打压和诬陷。

灾祸接二连三的来,公公赵挺之病逝,赵家从空中高楼瞬间跌到了泥潭里,李清照夫妇收拾收拾包袱去了青州。遭受过家中突变的二人紧紧相依、互相安慰,这段时间两个人的感情逐渐深温,比起之前甜如蜜糖的生活,如今多了一点岁月的沉重。

她和赵明诚一起搜集金石、收藏字画,日子过得很清苦,但是两个人精神上却前所未有的富足,他们共同商讨完成了《金石录》。

两个情投意合的人是渴望朝朝暮暮的。李清照在赵明诚不在家的日子里,无端生出了相思,她写下“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鸿雁传书,传的是她对赵明诚满腔情谊,这种情感在心头挥之不去,眉宇间也沾上了惆怅。

后来,赵明辰有幸重做上了官,两个过上了分居的生活,前去赴任的赵明诚挥别了李清照,徒留她一个人在青州思念赵明诚。日子愈长,思念越重,李清照在一个深秋写下了“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收到信笺的赵明诚对妻子这首词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身为丈夫怎能屈居人下,赵明诚闭门谢客三天,洋洋洒洒写了五十首词,将这些词同李清照那首一起拿去给好友品评,好友看罢说“唯有三句最好。”赵明诚急急问“哪三句?”好友答“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一次赵明诚输的心服口服。

李清照在这头写词打发时光,她的词从少女时期的活泼烂漫过渡到少妇的细腻伤感,在她写诗写词的时候,赵明诚已经在那新地方养了好几个侍妾了,不过那都是不重要的女人。

后来,李清照和赵明诚团聚了,两个人感情依旧不变,有一回赵明诚新得了白居易《棱严经》匆匆赶回家和李清照一同鉴赏,唯有她懂他,能够与他志趣相投。

这时候的李清照有相思有惆怅,有埋怨也有伤感,赌书泼茶的日子里也有稍纵即逝的欢乐,她一步步成长,接受更多无情的现实,也一点点变得更加坚强。

4

金军南下,北宋王朝岌岌可危,随后一场“靖康之难”让李清照遭遇了国破家亡。

婆婆亡故、百姓流离失所,就连繁华如梦的汴京城也被金军占领,她拖着一车的书籍金石过上了逃亡的生活,昔日康王建立了南宋,虽还是那个宋,却已经不是故国了。

她写下“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遭遇国破家亡,她有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大丈夫情怀,她钦佩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气魄,也佩服他上阵杀敌的决心。而她的丈夫赵明诚在国破家亡面前表现的懦弱,那是苟且偷生的懦弱。

她对此失望至极,没过多久她就绝望了,因为赵明诚在赴任途中病逝了。

几十载夫妻生活,几十年的患难与共,几十个春秋的伉俪情深,如今这剩下她一个人了。

偏安一隅的南宋王朝,对着金军一而再而三的投降,她在颠沛流离的岁月中遗失了许多书画,那些珍宝金石也被人偷去不少,她的内心是崩溃的,从前养在深闺的女娇娥,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形容憔悴的老妪。

此时有一个虚伪男人进入了她的生活,那个男人叫张汝舟,他想要占有李清照那颇为值钱的金石字画,于是娶了李清照。经过离乱那书画已经所剩无几了,发现真相的张汝舟非常愤怒,对着憔悴的李清照破口大骂,李清照哪里受过这样的虐待,搜集了张汝舟徇私舞弊、骗取官职的行为后迅速去官府告发了他。

被判和离的李清照又开始过上了一个人的孤单生活。一路走来,她不断遭受各种打击,先是家中突变后是国破家亡,皱纹爬上了脸,她从未被打倒过,比起年轻时的不识愁滋味如今的她阅历丰富,但还是看着花树会不受控制的想起从前。

从前花树香车,从前汴京热闹非凡,从前夫妻赌书泼茶,如今海棠依旧,人却并不如故。这么沉重的愁,船载不动,江水滔滔带不走。

醉不醉人人自醉,她喝着清酒,独倚在窗边,看着黄花满地,听着雨打芭蕉,写下“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1155年,主和派奸臣秦侩病逝。国破家亡后李清照没有再回到过繁华阜盛的汴京城,国姓还是赵,此宋却非彼宋了,李清照也在这一年和她分别已经的家人、丈夫团聚去了。

她那些无处安放的情绪、无人能懂的惆怅终于可以说给赵明诚听了。那些她从少女时代就写的诗也一直流传下来,为人称颂,只是那个脆弱的南宋王朝最后也没有强大起来。

李清照:细雨把酒黄昏后,海棠花是否依旧?

5

与她同时代的地理学家朱彧是这么评价她的“朝女妇之有文者,李易安为首称。”

明代杨慎说“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

李调元是这么称赞她的“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

她是憔悴又坚强、柔弱又刚毅的李清照,她是被称之为“千古第一女词人”的李易安。

少女时的烂漫,少妇时的惆怅,老妪时的悲痛,她这一生经历很丰富。

有过“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恩爱无双,也有过孤身一人、形单影只的落寞惆怅。

见证过汴京城的繁华如梦、现世安稳,也遭受过国破家亡后的离乱之苦。

受过诸多褒奖,被人冠以才女之名四处宣扬,也被狭隘的吃瓜群众骂过“晚节不保”。

既有伤春悲秋、多愁善感、凄凄惨惨的女儿家情怀,又有洒脱不羁、刚毅顽强、嫉恶如仇的大丈夫的豪情万丈。

她是大宋朝女子里最出彩的那个,她用跌宕起伏的一生向我们诠释了何为巾帼风骨,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李清照。

李清照:细雨把酒黄昏后,海棠花是否依旧?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