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厌学的他,怎样从200多名考入浙大?

西科大陈老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为什么有的同学对高中学习和高考充满厌恶?为什么有的同学小学初中一路学霸,到了高中却成绩很差?难道这些“叛逆”的、不被老师看好的同学,就真的没有逆袭的机会了吗?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2014届浙江毕业生,来自一所很不错的高中。和诸多保送、竞赛或者班里、年级第一第二的同学不同。普通班的我和许多人应该都一样,没有竞赛,没有保送,有的只是高中近千日的日复一日的重复。但这千日地狱中,最后那两百多天却让我这个迷茫的孩子完全蜕变成长。

厌学的他,怎样从200多名考入浙大?

可能是因为我是看郑渊洁长大,因此骨子里存有一种很纯粹的叛逆精神。我的高一高二乃至高三的上学期都处于这样类似的一种状态——什么高考,什么成绩,什么大学,跟老子有半毛钱关系?!恐怕也是因为抱着这么一种心态在学习,我的成绩从高一刚入学时的全校30名(清北水平),一直降到200开外(150名是浙大水平)。

因为初中时候自己不怎么用心也是班里数一数二,父母他们从不关心我学习上的事情,我只需负责考出好分数,然后剩下听赞美和羡慕的事情都是他们包揽。因为父母没文化,初中都没毕业,他们其实很在意“成绩”二字,所以等到我高中这么来一下,他们开始恐慌了,每次回家都会质问我学习上的事情。也因此,这段时间特别容易和父母吵架。他们骂我太任性,我怪他们不懂我。

就在这么一段时间内,我在一个又一个夜自习中写下了一堆又一堆惆怅又愤世嫉俗的文字。现在看去,依稀还能记起当时写下它们时内心强烈的无助与愤慨。

•不得不承认,在此的同学皆为人中龙凤,在应试教育下活的如鱼得水。但社会怕不是如此吧……之后的日子又会如何呢?应试教育培养的只是指顺民,再这样仍凭其发展十几年,不从本质上改变,那怎么可能会有乔布斯这样的传奇出现?

•高考不过是一场小丑们的盛宴罢了,顺民们振臂高呼,小丑们在梁上战战兢兢,而暗夜中的行客冷笑,轻燃钢丝。小丑们从各自的位置摔下,落入已知或者未知的深渊,在火与恶的交错中成为顺民。往复循环,没有终点……

•曾经的我,年少轻狂,力图在这座百年历史的学府中留下自己的印记,而三年过去,我渐渐明白到,她不过是承载我三年生命的船舶,而我也不过是她百年历史中一粒微小的尘埃。那个想在这里留下名号的梦已去,可我不知该不该为此默哀。若我未来之梦想也如此一般幻灭,我的生命又还有何价值?

•在知乎上待久了,我似乎已经有半只脚踏入了社会,其映射出来的社会充满机遇与无限活力,同时也展现指出深渊般的危险。我是不是比同龄人多看了十年呢……

•当他们沉浸在高考的压力与未来的考后的解放中时,我已经看到那完全沦陷的大学教育。社会呈现给我一条康庄大道,平坦而无趣,以及一条荆棘密布的小路,幽暗、阴森……

厌学的他,怎样从200多名考入浙大?

这些毫无逻辑的文字非常好地反映了我当时的心态:

1.对应试制度(或者强制高考)的极度厌恶。高一高二的时候,我的脑中一直存留着这样的想法,为何我要把这三年时光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高中”上?为何我一定要沿着别人为我铺好的路前进? 我想这就是为何我从本质上缺少学习动力的原因。

2.对自己的不自信。表现为,想通过其他方面刷优越(比如上知乎了解社会等等)来掩饰或者逃避自己在成绩上的不足。也时常想着,如果我有XXX那么努力,肯定不会比他差的,但是事实上却是害怕自己像人家那么努力之后,还是比不上别人。

3.对未来的迷茫。高中三年没有在母校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而这原本是我当时进入这所学校时的一个小小梦想。

4.对自我价值的怀疑。其实就是我这般拥有“个性”却不被理解,那我TMD图个啥?

现在看来,这心态无一不显露着自己的幼稚。因为我总是在以“个性”为借口来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东西,没有拿出应有的担当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意义。

还好所幸的是,高三最后的那个学期,我觉醒了。

我的改变(或者说进化史),应该要从那最后的寒假说起。我还记得那个无所事事的夜晚,打开知乎开始刷屏,多少次跳转,我已经忘记,唯一清晰的是,当时看到那篇文章时的内心的无比震撼。一切的改变,我想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他们并非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仇恨。恰恰相反,他们是太爱这个世界,他们希望这个世界跟自己一样真诚而善良。越是与世界为敌的人,越是渴望世界对他的认同。

这句话如同一把重锤直击我的心脏,自己那颗不被理解的心,似乎在这里找到了知音。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与其考虑要不要当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不如先想想自己是否受到任何一种压迫。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没有反抗,“特立独行”就无从谈起。而你一旦有幸、或不幸地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所失去的一定比你得到的更多。你想过普通的生活,就会遇到普通的挫折。你想过上最好的生活,就一定会遇上最强的伤害。这世界很公平,你想要最好,就一定会给你最痛;你想体会“特立独行”的潇洒,首先就要失去平凡纯朴的欢愉。“特立独行”就像是绝路上的一座桥。行走于桥上之人,早已被命运逼向绝境。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此刻间我突然感到无比的后悔与汗颜。我身体健康、亲人健在、家况良好,完全没有任何压迫存在于我的身上。而我却偏偏为了所谓的“特立独行”而故意自我压迫,幻想着全世界都在与自己为敌。事实上,我所追求的“特立独行”,却是别人无可奈何后迫不得已的抉择。

我相信,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特立独行的人,会将“特立独行”当作自己的本意。

如果有可能,我更希望这世上没有所谓的“特立独行”。我们不必再人云亦云,也不必再哗众取宠。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喜好,毫无顾忌地追求自己的梦想。所有人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得到尊重,不用为了搏出位而标新立异,不用为了活得体面而苦苦挣扎。更重要的是,不会再因为一个无法踏上的“台阶”而眼睁睁看着别人离开。

厌学的他,怎样从200多名考入浙大?

看完这篇回答,我辗转了一夜。我无法感知到在我入睡之后我的脑神经做出了什么样的反应,但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冥冥中能感觉到,新的一切就要开始了。

还要庆幸的是,我是在寒假刚开始的时候看到的这篇文章,以致我有这么一个机会在在短短二十天的寒假里拓宽了近30%的视野。

这是应该算是我的进化史的第一阶段,思想上的颠覆与提升。它把我从一条歧途中引回正道,同时为我照亮了那曾经若隐若现的道路。

第二阶段的进化是从高三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也未曾结束。

这个阶段中,我开始摸索全新的学习方式,完善牛柳法,使用思维导图,构建自己的经验知识本……成绩也从200名开外的逐渐回升到120名左右。虽然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 考了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全班39,全校250开外),但是我毫不在意,自己的方法一以贯之,在高考厚积薄发,考出了自己全盛状态下的水平(除了数学和自选,每一门几乎都是有史以来的最高分,全班第一,全省237)。

在这个阶段中,我意识到了认真和坚持真正的意义。

我所谓的认真,绝不是所谓的多刷几十道甚至几百道题,而是在做眼保健操和广播体操时都能一丝不苟。前者不过是被制度逼着的无奈之举,而后者却是生活态度的直观反映。

对,我周围有很多人,他们在学习上比别人都刻苦勤奋、成绩优异,但就不见得有真正认真的生活态度。我有H同学保送北大然后整天拿着手机看小说的,也有L同学复旦预录取然后荒废时光的,还有一对保送了的男女光明正大地谈起恋爱的……

当然他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他们有可以挥霍的资本。只不过在我看来,天赋再好的人,缺少“认真”这种生活态度,怕是只会平庸一生。

毕竟,在这个“认真你就输了”的世界,认真绝对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之一。

认真和坚持,这是我这二百多个日夜中体会出的最重要的东西,我很庆幸自己在这一段“地狱”时光中悟出了这四个字的意义。我相信,若有这四个字陪伴终身,必将受益终生。

第三阶段,比第二阶段晚了近百天,但是同样,到现在都没有停止。

而这阶段让我触动巨大的,就是考前百日练汉字和考前一个月练英文。我的高中同学曾在我要练字之前说,现在再怎么练字,都练不好的。结果我三个月就实实在在地“打”了他的脸。

这件事给我的最深刻的体验就是:敢于放手去干未曾干过的事,这便是“进化”一词最质朴的本质。

再举自己的例子作为佐证吧。因为自身乐感不强,于是暑假下定决心学声乐,经过近两个月的训练之后,我的乐感有了很大提升,同时还学会了识谱,懂了一些乐理;大学军训期间连部要做视频,我之前除了用过iMovie和绘声绘影以外从未学过专业的视频制作软件,自己蒙头蒙脸学了3个小时FCPX的基本操作愣是把30mins的视频做了出来,还被诸多同学唤作“大神”。如果换做是以前的我,怕是想都不会去想学声乐或者做视频吧。

事实上,我们总是习惯会把自己限制在自己所能做到最好的范围之内,或是怕被批评,或是怕被嘲笑,不敢去尝试新事物,挑战未知。但是自己现在所能做到的最好,其实也是曾经一次次的大胆尝试换来的成果。

在不断学习新的事物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进化”,其实就是一种用开放的态度面对未知的一切。你敢尝试未知,你就在进化。

这三个阶段,二百多天的时光,给我带来的是从思想到能力上的全方位的进化,我非常感谢 程浩,能够在我最黑暗的时光,带给我思想上最慰藉的力量。也非常感谢采铜老师的「采铜法则」,这是我第二和第三阶段中始终坚持的准则,长半衰期事件的收益值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最后也非常感谢过去的自己,让我现在有这样的资本能够写下这篇文章。(对,我就是那个始终坚信“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自己”的人)

最后附上我最后百日在桌角写下的一句话,与题主共勉。

厌学的他,怎样从200多名考入浙大?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