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平行生活实录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小七姐

采访时间:1月15日姓名:阿龙(化名)性别:男年龄:30北京延庆人。中专毕业后自考本科,为改变人生命运辗转过无数份工作,有起有落。最后因放高利贷血本无归,一切从零开始。

阿龙很有礼貌,戴着副眼镜,聊着聊着会忽然停顿下来,仿佛陷入自有的一种思索状态。同时,他还会考虑我的感受,仔细观察他说话时我所给出的表情,再加以反馈,从而加深双方的沟通。

聊天过程中,我印象中较深的是,他提到“不合适的时间做了自认为合适的事情”。可以说,这是一个善于自我总结的人。

因为生活所迫,他敢想敢干,从来都在事业拼搏中不遗余力,总能在生活中发现谋生途径,且为此找到自己的位置。即便不合适,也明白取舍进退之道。

哪怕跌宕起伏,哪怕重头再来。

单亲家庭长大的我,想要向命运抗争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我老家是延庆的。小时候,我觉得我和传统的北京小孩不一样。正常来讲,北京城里的小孩,家里有房子,父母是职工,有一份稳定收入,更追求安逸的生活。

而我属于农村孩子,在家里排行老三,有两个姐姐。父亲是个铁匠,工作之余还要起早贪黑种地,年纪也大了,已经70多岁。我不像那些城里孩子有着稳定的生活来源,必须靠我自己奋斗。

在我记忆中,没见过母亲。听家里亲戚说,生下我四个月后,母亲就走了。然后我被送到姑姑家,八岁前我在姑姑身边长大。我的人生从未有过母亲陪伴,姑姑则替母亲充当了这个角色。

父亲年轻时家里成分不好,条件差,年龄大了找不着媳妇,有人给介绍就抓紧结婚了。听说结婚时,母亲就有点病态,但当时医疗条件有限,没有治愈。

后来我长大了问父亲,为什么别人都有母亲,而我没有。他回答得比较草率,说母亲有点精神不正常。25岁以前,我不太理解,甚至有些恨母亲,觉得对我不公平,为什么把我自己扔那儿,一走了之了。

在农村,很多人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单亲家庭。我爸一人把我们三个孩子拉扯大,在我心里,他可能不是称职或优秀的父亲,却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一个单身男人带着三个孩子,也可以理解为他是为了我们没有再娶,我很心疼,也很感恩他。

我和大多数单亲家庭的孩子不太一样,虽然缺乏母爱,但我从小生活在姑姑、姑父身边。我自认为内心健康,并没有多少负面或偏激的思想。但普通家庭能给予的依靠是得不到的,种种条件让我必须学会自立自强。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每次到了交学费,父亲需要先借钱,等攒够了再还。因为这样,大姐和二姐牺牲了很多。大姐上完初中就没上了,当时以她的成绩最起码有书念,二姐为了早出来工作只上了中专。

这样的家庭条件下,父亲能让我们吃饱穿暖就是最大的关怀,已没有其他能力再顾及孩子的个人成长和学习成绩。

家里从来没人管教我,就更不用提有人辅导或是所谓的补课之类。我的成绩不理想,上完初中,很随意地选了一个物业管理的中专就读。直到毕业后,才意识到学习真的挺重要,又去自考了一个本科。

上中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每月全部生活费是400元。听着不少,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真是吃不饱。我记得在校时吃得最多的是大饼加凉皮,那一阵感觉自己腮帮子都是酸的。下课后容易饿,就用方便面充饥。

吃不饱就得自己忍着,想吃饱就得自己想办法。逼得没辙,为了能吃饱,同学们周末都在聚会玩,我开始打工做电子词典的促销,发传单每天挣50元。自己能赚点,家里负担就轻一些。

当时很疯狂,几乎没有休息,只要有活儿派给我,我就去。一晃中专三年很快毕业了,我越来越迫切地希望通过自己努力改变生活现状,不说大富大贵,最起码也要让家里衣食无忧。所以后来的我辗转做了很多份工作,只为改变命运。

生了一场病  让我两年多的努力归零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专时兼职的促销公司任职。去之前,我已发了两年多传单,很熟悉公司产品。公司觉得我那两年做得不错,就让我正式入职。主要是做业务经理,面向在售产品的电器商城、书城、还有专柜铺货。

以前做促销,可以理解为这个产业链的最底端,做了业务后,就相对来说有一定自主权。我很幸运,被公司分到了中关村负责产品自营,还在那建立了客服中心。

当时我还不到20岁,却管理了十几号人。第一,我对产品非常了解,以前是卖机器的。第二,在公司时间久,对它的结构体系包括营销思路能领会到。

凭借自身优势,我在公司业绩表现突出,可能也占了中关村这个地盘优势。两年后我就辞职了,中间有过承包公司业务单干的机会,但没有勇气,如果当时单干了可能现在就不一样了,想起来有些后悔。

那时,在中关村租个柜台每月6000元,需要押一付三。高昂的成本风险,20岁出头的我,确实没那个魄力,最主要还是没本钱。

辞职是因为在那儿充分看到了人性黑暗的一面。比如要买电脑,正常价4500元,报低价3800元。等顾客过来买时,告诉对方没货,只能给对方推荐其它同等价格电脑,这个同价位电脑配置差不多但成本低不少,就能多赚1000多。

当时中关村市场不规范,也不像现在有消协保护。价格很不透明,没有线上买卖,没有比价空间,售后不健全,对消费者保护也不完善。这种没有尺度,甚至是骗人的事情,我看不下去也左右不了。

人有高峰就有低谷,刚离开公司我就生病了——除了脖子、脸、后背,全身长满湿疹。密集的小红点一到晚上就痒得抓心挠肺,挠破了流水,流到身上哪里,哪里就再长。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这种湿疹特别顽固,我当时几乎跑遍了北京所有三甲医院,明知道是什么病却总也治不好时,真的很崩溃。

这个病和我当时住的环境有关,为了省钱,我住在地下二层,像防空洞一样潮湿,走进去就能感到扑面而来的水气,被子摸上去像被泡过似的。那里常年有一台大机器在运作抽风,如果不抽的话,就会积水。

长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给我埋下了病根。我前后治疗了一年多,情绪特别低落,到现在腿上还有疤痕。生病让我无心工作,人一旦受伤,就开始想念家,觉得那里才是归宿。

回到家,姑姑给我用了一个中药配方,既熬着来喝,又用药水泡澡。洗了半个月没有完全恢复,没想到在家休息了一个月,心态好了后病自愈了。

辛苦两年多,好不容易攒点钱,看病治病把积蓄用得所剩无几。

辗转6个行业,我得到了心态磨砺

重新找工作,我寻到了西单的快餐店,在那里洗盘子。西单客流量大,多的时候一天能洗一千多个盘子。当时按工时算工资,每小时十来块钱,普通人上4小时,我上8-10个小时。

新员工只能端盘子洗盘子,表现不错才能去后厨配餐,由于我吃苦耐劳很快去了后厨。在后厨我练了点小绝活,准备食材信手拈来,克数丝毫不差,完全不用上秤。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做了三个多月后,我实在有些吃不消这种快节奏。由于在快餐店总能碰到附近服装品牌导购,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一天,我趁着午休去了对方店里,问人家店里是否招聘,也没带简历。心里想着自己毕竟有销售经验,在哪应该都是通用的准则和技能。

面试成功后,我开始做导购了。头半年薪水不高,因为销售业绩不算我的,而是给到带我的师傅,我算学徒见习。虽然我很能卖,但业绩都给了师傅,工资可怜得只能拿保底。

每天中午我只能吃胡同里卖的烧饼夹肠夹鸡蛋,有时没钱,夹肠夹鸡蛋也要放弃,完全吃不饱。店里要求店员必须穿同品牌的衣服和鞋子,却不免费发放。人家都穿真货,我自己偷偷跑去动物园买来假货穿。

后来,我业绩越来越好,经常拿销售冠军,慢慢就做到了店长。店长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做导购冲业绩,更偏向于店铺运营。两三年后,实体店铺受网络冲击,公司给的要求以及面临压力越来越大,自己也不再满足于现状,开始寻找别的出路。

我觉得自己的短板是不太善于拉关系,分析了一下发展方向,觉得在公司埋头苦干对我来说上升空间受限。

我决定拉着一个同乡合伙开始创业,在延庆做起了服装买卖。当时年轻,喜欢潮流的东西,我们选择做了男装。但其实并没把握好延庆市场,那里并不流行男装。

做了一年赔了不少,只能重头再来。创业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面试了家影视传媒公司。那家公司想在线下开拓院线电影衍生品的实体店铺,恰好我有当店长的经验,双方一拍即合,我顺利入职。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全国这么多院线,管理那么多家店看着很有成就感,但事实是资金不到位,再加上电影衍生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受欢迎。国外5%靠电影票房,95%靠广告和衍生品。但在国内,恰巧相反,95%靠票房,5%靠其它。

所以5%份额很难做,还不是一家独大。说得不好听,看电影的人很多,买衍生品的人太少,甚至都不如爆米花的销量高。但我认为,未来不一定做不起来,我们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做了我们认为合适的事儿。

虽然这事最后没做起来,但年轻人谁不喜欢电影明星娱乐呢,在这家公司我坚持了两年,又去了家团购网站负责招商。每天下班后,我会加班打电话。老板走得晚经常听到我和商户沟通,他觉得不管我能力如何,至少是一个勤勉用心的人。

三年内,我从普通业务员做到了公司二把手,还贷款买了个小房子。但团购这个行业昙花一现,竞争相当激烈残酷,大家蜂拥而至,最多时号称“千团大战”。广告战、拉锯战、阵地战等铺天盖地,也不可避免加速了这个战场的洗牌。

后来,我又以合伙人身份去了一个洗牌更快的互联网行业——上门洗车,从起家到没落也就一年时间。汽车有很多模块,汽车销售、保险、维修、洗车,经营理念是通过高频带动低频的消费。比如洗车不赚钱或是赔钱,但保养或换零部件可以赚钱。

而恰恰这个行业最后是死在了没有转化上,我当时测过实际数据,6000单转化只有3单。可6000单都是成本,包括三轮车、人员、洗车用具等消耗品。公司只拿到了100万的天使轮,就再也没有钱进来。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在这个洗车公司快倒闭前,我被人挖走,主要做实体的连锁洗车行。去了后发现双方理念不太合,我可能在很多方面不如人家,但对于汽车领域我确实更懂。

我的经验认为互联网汽车、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这三个是比较难的领域,必须深入了解才能真正做好。对于我提出的理论,对方不太能接受。

他们实体店经营成本比较重,开一家是一家。但我觉得这种方式变现比较慢,如果走资本路线的话,必须有足够大的体量。比如店铺够多、用户够多,这样才能让投资方看到商业模式和赢利点。

我给公司的建议是,通过直营店做出标准,然后按照直营店的模式来复制。可以走加盟模式,让加盟店复制我们的品牌、设计、店铺装修、人员培训,这样可改善一部分困难的洗车店,还可以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

公司最终没有采纳我的建议,理念不合就只能选择放弃。然后,我又以合伙人身份做了化妆品。老板是做装修的,对化妆品完全不在行。他拿的产品是一个很好的韩国有机化妆品品牌,但因为不懂行,他连品牌的授权和备案都没有,根本没办法上线售卖。

对于这种直接接触皮肤类的产品,必须保证安全才能售卖。老板也是经人介绍就开始做,我感觉可能是被坑了。

创业非常艰苦,经常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我和老板商量,毕竟员工是我招来的,先保证他们的薪水发放正常,我的薪水可以缓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做生意必须天时地利人和。几个月下来,工资我一分钱没拿到,还倒贴了钱来做市场,毕竟谈合作还是会有一些开销。

到现在,那个老板还欠着薪水没给我。我很理解,他可能还背着百八十万的债,懊恼着不如一直做装修了。

误入高利贷行业 让我血本无归

2015年底到2016年初,我真正陷入人生的一段黑暗时期,误入歧途进了高利贷这个圈子。当时,一个朋友在做高利贷,他劝我别再小打小闹挣辛苦钱,说高利贷来钱快,让我和他一起做。他负责拉客户,我负责出钱。

这一段噩梦,搅得我天翻地覆,到现在我的样子依然很颓废,灰头土脸的。以前的我完全不是这样,每天会把自己拾掇得很精神。

这个行业头半年,确实赚钱。但后来就变得被动,随着管控加强,再加上客户有借款的心,却没有偿还能力。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当时利润高的时候差不多能到20%每月,高利润伴随着高风险。我没有多少积蓄,既然我选择了出钱,就只能把房子拿出来做抵押,大概抵押了两百多万。

起初,有借有还。慢慢的,人利益熏心,贪婪的面目开始暴露。我那个朋友开始有了一些私心,再介绍过来的客户资质越来越差,甚至经过一些包装,表面上看起来都有偿还能力。

这行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坑,我也贪图了一时的高利息高利润。渐渐地,就有人还不上来钱。能继续联系上的客户还算好,有的甚至连人都找不到了。

接连“折单子”,让我压力很大。毕竟,我是抵押了房产在做这个事情。这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不做没钱还贷,做了又收不回钱,只能赌概率。

其实,能出来借高利贷的人,不说走投无路,但其实也差不多了。人生百态,真有人为了能借到钱下跪的。

应急借钱,一两个月能承受得住,超过三个月做什么买卖偿还起来都有困难。往往这种人,能和我借钱,也能去向其他人借,借多了偿还不了只能跑路。

以前大家印象里,高利贷是黑社会,还不上就会有一帮拿家伙的人上门逼债。现在晚上超过八点,去敲人家门都能报警。没办法,虽然有借款合同和公证,一样追不回来钱。所以,这段时间,我几乎天天跑法院。

现在法院都快成我家了,成日起诉,起诉状不需要律师都可以自己写。但这种现状就是,执行很难,连法官都说诉讼久了都害怕。

他和我说了一个案例,有个未成年孩子被某公司车撞死了。法院判了70万,连10万元都没追回。公司账上没有钱,只有两台破车,把车抵押了连20万都不到。

客户也有客户的苦衷。有个小姑娘,欠了我20万。上了法院执行,她人也到场了。法庭上就要拘她15天,我心软撤诉了。

我和她说:"你有钱就还,如果没钱我也认了。我也缺钱,但真要把你送进去,我心里也过不去。”她让我容容她,等她有钱一定还我。

还有个单子,我确实被客户给骗了。他本来欠钱不多,告诉我他通州有一套房子,我去过现场,房子也确实在他名下。他想让我再借点钱给他,然后他把这套房子给我。最后,我一共借给他85万,房子其实也就100来万。

当时那套是新房,没有房本无法过户,我们双方签了协议。没过半年,又来一人,这套房子也卖给他了,等于一房多卖,我们因此产生了争执。

因为我有公证书,直接算执行。但没用,找不到当事人。就算找到了,他没钱给我,顶多上失信名单。目前,这个房子算查封状态,房本没下来,法院也拍卖不了。

我从高利贷的灰色边界走过

现在的我很被动,生活很拮据,等于血本无归。将来的某天,为了还债,我可能只能选择卖房。

做高利贷,并不光彩,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所以家人并不知情。我很矛盾,觉得自己对不起很多人,又对得起很多人。现在慢慢也想开了,绝对不连累家人,也不会让他们替我还债。

为了保住房子,我现在暂时先努力地还利息,尽量让媳妇孩子有房子住。人生有起有落很正常,本来就一无所有,我还怕一无所有吗?以前能赚到,以后靠自己还可以东山再起。

放贷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现在我知道错了,希望大家能多做一些低风险的事情,不要被眼前的高收入迷惑。应该少走弯路,多做一些有利于社会的事情,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我希望能通过我这个失败的案例,警醒更多的人:第一,非法的东西千万不要触碰,这种代价是自己不能承受的。第二,人活在这个世上,尽量做一个有价值、对社会有贡献、阳光积极孝顺的人。

可能没有宝马别墅,没有锦衣玉食,但家庭幸福,父母朋友健康,能靠自己丰衣足食就足够。

到今天这个地步,第一是我交友不慎,第二是我贪图眼前的利润,可能也间接地害了一些人。我必须为我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和后果。我才30岁,失去一些东西对我后半生来说可能也是一种财富。

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家人也好。还是应该更好地活着,多陪陪家人,多尽尽孝道,多做做好事。时刻能摆清自己位置,明白自己的角色。

现在,我和几个朋友在昌平学着种有机蘑菇。目前卖的还不错,看能否持续稳定做下去,赚点钱还债。以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有媳妇和孩子了,希望还是更踏实一些。

我有个人生信条:永远不要觉得自己不幸,比我不幸的人多多了;永远也不要自满,因为比我优秀的人也太多了。我一个朋友癌症去世前和我说过一句话:人活着,是为了修心。

我觉得很受用。

——END——

每周三、周六,

跟我们一起窥探平行世界里的人和故事。

欢迎关注“平行生活实录”(公号:pxshsl)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