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往往是修仙小说里最精彩的段落。而现实世界里的劫数,远比起点大神们想象的情景更加诡谲怪诞,一切皆没有定数,一切又都可能发生。

(全文4842字,大概需要花费6分钟阅读完毕。)

众所周知,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有一张谁也管不住的大嘴巴。

8月15日,理想汽车(NASDAQ:LI)发布的Q2财报显示,对Q3交付量的预期为2.7-2.9万辆。这个指引一出,市场一片哗然。

随后的电话会议上,多位提问者均把焦点集中在了这个Q3交付量指引上,颇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分析师的穷追不舍是有理由的。L9(配置|询价)发布伊始,李想曾经公开宣称,ONE的订单并没有受到L9的影响,因此市场默认了L9的订单大部分属于增量,且李想此前公开放话9月份L9交付破万的Flag,也让大家对Q3的总交付量有了比较乐观的预期。

然而现实啪啪打脸:考虑到7月份10422辆的交付数据,如果9月份L9交付如期破万,那就意味着8、9两月,现款ONE的交付量最多也就9000量左右,较之7月份数据直接腰斩,这哪儿是没受什么影响的样子?

毕竟创始人吹牛在先,财报打脸在后,第二天,各路媒体的口诛笔伐,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与媒体的聒噪喧嚣不同,资本市场保持了难得的冷静。财报发布之后的两个交易日,理想的股价只出现了小幅度的下滑,而且很大程度上是受到ATM增发进展的影响,与业绩表现关系并不大。

媒体的质疑究竟有没有依据?理想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01三重因素:L9—M7—L8

实际上,理想ONE(配置|询价)的订单量大幅度下滑,是多重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L9的推出只是其中之一。

现款的理想ONE最初发布于2019年,中间经历了一次小改款,迄今为止,销售时间已经超过了两年半,累计交付超过20万辆。以新势力的标准来看,这实际上算是一款比较旧的车型了。

原本,按照理想官方的计划(港股招股书中有披露),现款ONE的换代车型应该会在明年上市,基本上是按照一年一个小改款、三年一次大改款的周期来进行。直到几个月之前,官方的财报电话会议里还是坚持这个口径,即今年只会发布一款增程式的新车(即L9),其他新车都将在2023年面世。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变数首先来自于L9本身。从L9到店之后的门店反馈来看,这款价格比ONE高得多的新产品,靠自己更高的配置和更大的空间,成功吸引走了一部分对价格不敏感的消费者的注意力,而这个比例可能要远高于李想当初的预计(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因此在L9上市的一个月之后(此前ONE的交付周期基本上在一个月左右),新订单的萎缩传递到了交付端,交付量随之出现雪崩式的下滑。

对于理想来说,从ONE到L9的订单转移,再怎么说也是肉烂在了锅里,总归没有让外人占到便宜。但另外一个因素的影响,就不是这么乐观了。

7月5日,余承东在华为的夏季新品发布会上,高调发布问界M7,一款像素级对标理想ONE的增程式竞品。

虽然严格来说,问界M7仍然是小康塞力斯的产品,华为只是合作伙伴,但无论是官方还是消费者,都已经默认问界的“华为血统”,挟华为之势的M7势头强劲,72小时内订单超过6万,这里面到底分流走了多少理想ONE的订单,相信李想早已心中有数。

于是,问界M7发布没多久,业内就出现了理想ONE的换代产品L8会提前到今年的传闻。虽然只是非官方的小道消息,但多个独立信源指向同一个时间节点,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一直到15号晚上的电话会议,李想干脆不遮不掩,公开宣布,L8的上市时间会比原来预期的提前,其实是变相证实了L8会提前到今年的说法,也是官方第一次证实了L8的存在。

而换代的消息,又让持币待购的理想ONE消费者进一步产生了观望心理,导致订单量的进一步下滑。

甚至李想随后在微博上公开声称:想等L8的用户,暂时就别买ONE了……

不知道理想的一线销售人员看到老板的这番宏论,心里是不是会有一万只草泥马神兽飘过……

大嘴巴的老板,果然都很难伺候。余承东如此,李想也是一样。

总之,L9、问界M7、产品(提前)换代,这三大因素共同造成了理想ONE在销售端的突然失速,而后两个因素指向的都是同一家巨无霸——人见人惧的华为。

一场新势力学霸和资深江湖盟主之间的正面PK,正在徐徐拉开帷幕。

02换挡顿挫

客观来说,这次的订单失速,对理想而言,其实算不上什么重大的危机。

打个比方,传统燃油车在加减速过程中,由于变速箱切换不同档位会产生换挡顿挫,虽然会让乘客产生小小的不适,但并不会带来任何安全问题。理想虽然主打的是增程车,不存在变速箱,但此次遭遇的事情,就很有些换挡顿挫的感觉——既不会阻碍你往前行驶,也不会产生安全问题,但,总归就是会让你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对于理想来说,L9的前期市场反馈,基本上已经确认了新的增程架构和软硬件配置所产生的产品力,是足够在市场上维持竞争优势的,接下来的L8,必然会继承L9大部分的配置和强项,并且在理想ONE的软肋:增程器、悬挂系统和音响效果这几个方面做出针对性的补强,只要不犯什么低级错误,L8的竞争力,较之ONE有大幅度提升,同时压过问界M7一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毕竟,究其本质,问界M7仍然是华为借助于已有的燃油车平台进行魔改所诞生的产品,并不是100%基于华为技术正向开发出来的产品。产品力上,M7虽然已经在很多方面赶上了三年之前的理想ONE,但要跟理想花费巨资打造的新一代增程X平台较量,仍然存在着很多方面的先天不足。

譬如说在辅助驾驶方面,问界M7虽然头顶华为的光环,但整个辅助驾驶系统使用的其实是性能比较落后的博世全家桶方案,而非华为自研的解决方案,其技术水平基本上还停留在20款理想ONE的水准,较之L9的激光雷达+高算力Orin芯片的体系,差了有两到三代;而基于风光ix7的车架,即使再怎么优化,空间上的硬伤也不能超过理想ONE的内部空间水平,更不用说全新一代的增程平台;而在问界比较领先的增程器和车机方面,理想新一代的1.5T四缸增程器在热效率上与问界不分伯仲,骁龙8155芯片的使用也让双方在车机流畅度上很难拉开差距。

总的来说,与M7相比,L8在某些方面优势巨大,其他方面至少也可以做到旗鼓相当。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产品的发布时间被迫提前了至少半年,显得多少有些手忙脚乱,但基于产品硬实力带来的底气还是在的。

凭借着领先竞品一代的产品力(换算成产品周期,估计在2年左右),L8发布之后,重新恢复到理想ONE鼎盛时期的月销过万的水平,应该说挑战并不算大,甚至L9+L8两款产品高低搭配,挑战一下年销量30万的目标,也不算痴心妄想。何况,明年除了L9/L8之外,理想还会推出至少1-2款新的增程SUV产品,覆盖从中型到全尺寸各个价位段,理想增程SUV一哥的位置,目前来看还是比较稳固的。

03全面战争

细想的话,华为在造车上掀起的第一场正面战争,是以理想为竞争对手。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事。

撇开那些所谓“柿子选软的捏”之类的风凉话,应该说余承东是看懂了李想的思路,也认同理想所取得的成绩的。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场战争,双方绝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毕竟,古今中外无数场战争都在证明一个道理:很多时候,硬实力并不决定一切,一个懂你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

问界既M5、M7之后,明年还会推出全尺寸的问界M9,成为L9的主要竞争对手,而理想方面,最迟到2024年,也一定会推出紧凑级的增程SUV,与问界M5捉对厮杀。双方在增程式SUV领域的全面交火,已经难以回避。

但这还远不是故事的全部。在增程式的正面战场之外,一场更加隐秘、但可能更为影响深远的较量,也已经一触即发。

那就是自动驾驶的天王山之战。

对于自动驾驶,理想的策略和所有竞争对手都不同。关键词有二:其一是免费,自动辅助驾驶相关的功能不单独收取费用;其二是标配,就是所有出场的产品默认配齐硬件,不可选也不必选,路上跑的所有车都是我的实时数据源;

而在这两大策略背后,有两家公司成为其最重要的支撑:

第一是禾赛,激光雷达的领军者,理想L系列产品所使用的的AT128就是禾赛的新一代旗舰产品,以目前的信息来看,L8以及之后的增程车型应该都会全系标配这一型号的激光雷达;

第二家是地平线,理想ONE在21款上使用了地平线的双J3,实现了高速NOA的支持,而旗舰产品L9为了与诸多竞品在性能上实现对标,使用了两块英伟达的Orin-X芯片,单块芯片算力为254T。

但这似乎并不代表理想和地平线的合作到此为止,有传言称,“某新势力”在10月份发布的换代走量产品上,会首发地平线新一代的征程5芯片,单片算力128T左右。

这家10月份发布产品的新势力,会不会就是前述的理想L8(配置|询价)呢?暂时不得而知。从算力水平上看,征程5虽然理论算力不及Orin-X,但基于客户特定算法上的优化可能会更符合理想的需求,真正上路跑起来,未必就会比英伟达的产品差很多,而采购成本上无疑会大大得便宜。

对于李想来说,一个诱人的愿景在于,如果坚持辅助驾驶全系标配的策略不动摇,扛得住硬件成本上的压力(这恰好需要禾赛和地平线的大力支持),那么最迟到2025年末,在中国的大街小巷,每天可能会有超过100万辆装备激光雷达的理想汽车穿行不息,并将海量的道路行驶里程实测数据回传到理想的服务器。

而全系装备了激光雷达的理想汽车,所采集的数据质量实际上是要远好于纯视觉路线的竞争对手的(简单举例,一个装备了360度激光雷达的robotaxi,其每公里行驶里程产生的有效数据,其价值是普通纯视觉辅助驾驶车辆如特斯拉的10倍以上),这就意味着,如果这条路能够走得通,三年之后,仅仅从道路实测数据的收集效率而言,理想汽车有望成为全中国甚至于全世界领先的少数几个玩家之一。

而更多的有效数据,就意味着理想的自动驾驶模型可以获得比竞争对手更快的迭代速度,就如同今天特斯拉的车辆保有量决定了FSD的版本迭代效率一样,未来理想的自动驾驶算法模型的学习和进化速度会在海量数据的投喂下呈现指数级加速的效果,成为最早几个触及L4甚至L5的终点线的整车厂商。这样的一种前景,足以让资本市场为之疯狂。

甚至于,如果能在地平线(芯片)、禾赛(激光雷达传感器)和理想(整车)之间形成紧密的战略联盟,这样的一个团体所能够做到的事情,起码在自动驾驶领域,或许不会比自研激光雷达和芯片、以垂直整合为大方向的华为差很多?

考虑到理想和地平线之间的合作,在征程3时代就是以白盒交付为主(源代码开放),而理想很可能成为禾赛AT128最大的单一客户,这样的一种联盟的前景,并不能说是遥不可及。而这三家手握行业内最成熟的自动驾驶体系,除了自己使用,同样可以成为第三方合作伙伴的上游供应商,扮演类似华为之于塞力斯那样的角色。

这样的一种未来,华为,或者说余承东能忍?

忍得了才有鬼。毕竟从宣布进入汽车领域的第一天起,华为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于自动驾驶的野心。一年几百亿的投入砸进去,从激光雷达、自动驾驶芯片和ADAS核心算法统统追求自主研发,绝不受制于人,华为在这个领域年烧百亿,所求的回报当然不可能只是给别人打个下手卖卖零件而已。

余承东的卧榻之侧,岂容尔等酣睡?不狠狠打一架,那是不可能的。

尾声:渡劫,是修成正果的第一步

渡劫原本是道教用语。道家认为,凡人想要修仙得道,属于逆天改命,违背天理的行为,因此,上天就会在修行者修炼过程中的不同阶段,降下各种严厉的劫数,让这些逆天而行的狂妄之徒身死道消——最终,极少数能够扛得住劫数、成功战胜天意的幸运儿,便会修成正果、得道升天。

而在新势力造车的这场逆天之旅当中,腐朽迟缓的传统汽车厂商,或许已经逐渐失去了狙击的能力,他们既挡不住昨天的特斯拉,也拦不下如今的蔚小理,只能看着一个个新生代力量一脚电门、绝尘而去。

可是,前面的劫数绝不止传统车厂。无论是国内的百度、华为,还是大洋彼岸的苹果、谷歌,这些拥有绝对资源优势和强大技术储备的巨头,或许才是蔚小理们真正的劫数之源。

能在巨头那毁天灭地的威压之下求得生机,才有资格妄想着有朝一日登顶行业之巅。否则,任你如何天赋卓绝,也不过是这条路上无数的垫脚石而已。

现在,站在理想面前的,是华为,是那个枪挑苹果、傲对美帝的华为。和华为相比,理想很小、很弱。

然而对于理想来说,华为是必须打赢的对手;可对华为来说,理想不过是大千世界里若干个挑战者之一,败不足忧,胜不足喜。

这一次,李想能不能赢?不知道。渡劫往往是修仙小说里最精彩的段落。而现实世界里的劫数,远比起点大神们想象的情景更加诡谲怪诞,一切皆没有定数,一切又都可能发生。

只不过,有时候,强者统治一切的世界,未免太过于乏味无聊。不是么?

相关车型

网友点评

    二手车

      查看更多二手车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热门评论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
      相关推荐
      取消
      取消

      海报生成中

      请稍后

      ...

      长按上图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