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东太后慈安长了张网红蛇精脸?她比慈禧还小两岁,为啥没留下照片

萨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东太后留有照片存世?

在清末的宫廷人物中,西太后慈禧留有大量照片,那东太后慈安呢?

乍一听这问题会让人有些挠墙——东太后留下照片?那咸丰为啥不弄个全家福呢?事实上,连咸丰的儿子同治皇帝也没有照片被发现,而慈禧的照片都是光绪年间拍摄的。

当然,提出这个问题并不是脑子有病,人们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慈安实际上比慈禧的年龄要小,她出生于道光十七年(1837年),慈禧则生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所以,既然慈禧能有照片,慈安为啥不能?

1860年恭亲王留下的照片,这一年咸丰皇帝还在热河洗温泉浴,如果和慈禧、慈安两位来个合影,理论上来得及。

然而,根据清朝统治者的保守特征,似乎在整个同治朝都没有皇族拍摄过照片。慈安,也就是东太后于光绪七年死去,此时照相机依然没走进宫廷。等到西学东渐,西太后决定接受照相这种新生事物,早已物是人非,这也让我们对慈禧的印象只能停留在“老妖婆”的层面。

保留至今的慈安皇太后画像,显示这位咸丰皇帝的正牌子皇后不用整容就长了一张超前的蛇精脸,若是在21世纪只怕可以试着当当网红。

既然如此,我们如何还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试问,在那个时代谁敢,谁能,谁有机会给慈安太后照相呢?

说到这个话题,是因为老萨收拾旧书,看到一本1979年1月出版的《故宫博物院院刊》,其中第21页开始,在“读档笔记”专栏中刊登有俞炳坤先生撰写的《慈禧入宫的年月、身份和封号》,其中提到若干颇有价值的考证,比如“慈禧最初的封号到底是‘兰贵人’还是‘懿贵人’”便是其一。

原来,在颇有权威的《清史稿》中,慈禧入宫后的封号被写为“懿贵人”,但俞先生通过对内务府“奏销档”的考查,找到了慈禧由贵人晋封为懿嫔的满汉文上谕,证实其最初的封号应该是“兰贵人”。

这等事情虽然不影响历史,但作为官方所修的史书,《清史稿》对于在清末权倾朝野,总揽数十年朝政大权,彼时死去未久的慈禧,竟弄出如此错误,不免让人觉得所谓专家也未必那么正确。

专家怎么了?溥仪晚年到故宫,看到有一张标着“光绪皇帝”的照片,告诉服务员说弄错了,那个人不是光绪。服务员讪笑道这是专家鉴定的,不可能弄错。溥仪无奈道:这位肯定不是光绪,这是我爸爸(摄政王载沣)……

不过俞先生没有嘲笑前辈尸位素餐,而是深究了一下他们为何犯这样的错。根据他的推论,专家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清朝的妃嫔在提升品阶的过程中,封号一般是不变的,比如咸丰的妃子丽妃、婉嫔,本来的封号便是丽贵人、婉贵人。慈禧这样更改封号属于特例。她被封为懿嫔以后又被提升为懿妃、懿贵妃,所以写她传记的老先生可能懒惰了一下,没有去查档案,便根据其他嫔妃的例子倒推回去,认为西太后当年肯定是“懿贵人”了。

这件事本来到此结束,但俞先生考证时用了一个例子,便是东太后慈安。他考证东太后慈安和西太后慈禧是在咸丰二年一起作为秀女被选入宫的。

一直以为慈安比慈禧认识咸丰更早,这让我有些意外。

不过,慈安出自钮钴禄氏,血统高贵,早就是作为预备皇后遴选的,与慈禧因被咸丰看顺了眼得以入宫不同,她属于早就内定的人选,所谓选秀女纯属作弊,走个过场而已。

虽然是过场,也得好好走一下,所以她刚入宫时没有直接封后,俞先生考证她先被封为“贞嫔”,比慈禧等真正拼实力的秀女们提前约两周入宫。此后她被撰为贞妃、贞贵妃,直至册封皇后。

一瞬间,忽然觉得这个“贞贵妃”有些耳熟。

1982年《紫禁城》杂志第19期刊登过一张老照片,标题便是“贞贵妃肖像”。

在刊出这张照片同时,刊登了《紫禁城》杂志主编冯荒先生的文章《关于贞贵妃肖像》,认为这张照片的主人很可能是珍妃。

这篇考据文章文笔精美,逻辑周详,只是其中有一个小错误,冯先生说到清代只有一位“贞妃”,是顺治皇帝的妃子,那个时代不可能有照相技术,因此这里的“贞贵妃”是珍妃的可能性更大。

古人有使用通假字的习惯,“贞贵妃”或便是“珍贵妃”,一点也不奇怪,但历史上恰恰还有一位被冯先生漏掉的“贞妃”,便是东太后慈安。她和顺治朝的那位,是现在所知清代唯二的“贞妃”。

值得一提的是,满语中“贞”的发音是“Jekdun”,而“珍”的发音是“Jen”或“Jeng”,在清代统治者眼里,二者并不会混淆,所以慈安死后八年入宫的他他拉氏被封了珍妃并不犯避讳。

两个“贞妃”中,顺治朝的贞妃穿越才有可能拍照片,而慈安生前是有可能拍到照片的,即便是如“贞贵妃肖像”的年轻时代也未必不可——鬼子六在1860年拍照的时候,慈安只有二十三周岁。

1860年一名清朝官员的照片,说明当时技术也能拍出微笑的效果。

那么,从逻辑上说,这张照片似乎只能是东太后慈安……

好吧,必须解释一下,逻辑上的可能,与事实未必相符。在慈安生存的那个时代,能够留下照片的中国人几乎都是在和洋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被拍照的。两宫见朝臣尚且要“垂帘”,从这个角度来说,慈安绝无可能偷偷去见洋人而不被世人所知。而且,这张照片上的“贞贵妃”与慈安画像的脸型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是慈安的可能性很小。

更重要的是,慈安使用“贞贵妃”封号的时间很短,她在1852年十五岁时被选入宫,四月二十七日封贞嫔,五月二十五日晋封贞贵妃,只使用了十三天,便在初八日被封为皇后。这十三天里,这位未来的慈安太后新婚燕尔,一直都在宫中,而且是初入宫中,断不可能造个密道钻出去私会洋人摄影师的。

慈安不是吕四娘,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

过了这十三天,再要给她拍照,抬头便不会用“贞贵妃”,而应该是用“大清皇后”了。

好吧,如果能找到东太后的照片,也应该是她晚年时候的,慈安死于1881年,所谓“同光中兴”已经初见成效,要是太后在宫内偷偷摆弄一下相机这种新玩意儿,倒是没谁会拦着的事情。

至于那张“贞贵妃肖像”,冯荒先生觉得脸型似瑾妃,有很大可能是珍妃,老萨以为然。如果真是她的照片,应该是在1901年至1908年间,那时珍妃已死并被追封为“珍贵妃”,但随后便在宣统继位后被追封为“恪顺皇贵妃”,不再用“珍贵妃”(通假后为“贞贵妃”)的称呼了。

老萨对此事的看法有些矛盾,盖清朝灭亡前似乎不应该在封号这种严肃的地方如此使用通假,而且这张图上人面部的轮廓与背景似有不调,会不会是时人用暗房技术PS出的照片呢?假若清朝灭亡后,某个太监卖给宫外一张这样的照片,给照相馆摆出来当广告也罢,留着猎奇也罢,肯定是能卖出好价钱的,而且,用“贞贵妃”还没法抓他的痛脚。

忽然觉得好像联想太丰富了,惊堂一声,今天的书子,就说到这里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