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那个玩弄过中森明菜和梅艳芳的渣男

孤独图书馆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河西

17日凌晨,杰尼斯艺人近藤真彦通过事务所发声明,承认与小26岁女性社长婚外恋事实,并将无限期停止演艺活动。此前,日媒爆料近藤真彦与一位女性保持不伦关系长达5年,两人当时一见钟情,但女方已有同居对象,近藤从对方手中抢走了她。

而这个近藤真彦,正是毁了中森明菜,还玩弄过梅艳芳感情的世纪渣男。

在这一瞬间忘了要去向哪里的深夜

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相聚分别

就像这列车也不能随意停歇

匆匆错过的何止是窗外的世界

......

李健从他钟爱的德永英明2005年的专辑《VOCALIST》中听到这首歌的日文版《駅》,深深喜欢上了这首旋律优美的歌,曲调平缓,淡淡的,却轻易就打动了他。

我们知道,这首歌的原唱还不是大神德永英明,而是山口百惠之后最伟大的日本女歌手之一中森明菜。在1986年他发行的个人专辑《CRIMSON》中收录了这首竹内玛利亚创作的作品。

中森明菜1965年出生,唱这首歌时不过21岁,和我们熟悉的日本动漫主题曲又尖又嫩的日本女歌手不同,中森明菜作为山口百惠的接班人,继承的是山口百惠的优良传统,细腻、丰富,中低音的处理尤其令人称道。特别是中森明菜多年之后现场重新演绎这首《駅》。她把痛彻心扉以轻声低语唱出,你听得到细微之处的眼泪。就是快哭出来了,可是硬把鼻子里的酸楚忍住,吞咽回去自己品尝的那种感觉。如果你看她视频的话,你能看到泪光在她眼眶里打转,好像就要哭了,眼角已经有渗出,可是没有,始终没有。

以甜美的偶像歌手路线出道,她的外形条件已经如此抢眼,明眸皓齿,完全可以靠脸吃饭,可是上天还要宠爱她,给她一副靓嗓,叱咤风云在80年代的后山口百惠时代,形成她和松田圣子两极争霸的局面。

CRIMSON》这张专辑一经推出就大热,专辑获得了第29届日本唱片大赏优秀专辑赏,《駅》也被无数人翻唱。虾米上可以搜出近30多版本,你可以听一听,我一首一首听了,竹内玛利亚的丈夫不满中森明菜过于幽怨的演绎,让创作者竹内玛利亚于1994年重新演绎了一版,不错,但还是觉得中森明菜的原版最赞,最走心。

駅也就是驿,也是车站的意思,李健的中文版和中森明菜的日文原版差别并不是特别之大,不外乎车站的相遇和离别。但如果我们更仔细地推敲的话,还是能发现它们之间细微的差别。李健唱的是没有结局的分手,而中森明菜唱的是没有结局的重逢:似曾相识的雨衣,在黄昏的车站,胸口颤抖,坐在一节车厢,看他俯首的侧颜,她想告诉他,这两年,没有他陪伴的日子,她也过得很好。

她还发现:你真的只爱我一人。

可是,当她挤过熙攘的人群,走出检票口,他的背影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雨也慢慢地停了这座城镇,

又将迎来一如往常的黑夜。

我在想,她想起了什么吗?让她的歌声中那么有故事?让听者为之动容?后来我知道了,推出《CRIMSON3年之后,24岁的中森明菜自杀未遂!

1989711日下午449分,119热线接报,中森明菜于报案人家中用剃刀割伤了左手手腕,伤口在左肘内侧, 伤口长度达8cm、深2cm。除了大量出血,筋肉和神经亦被切断,伤口深至见骨。

救护车到达了事件现场的六本木高级住宅,并将倒于浴室中的明菜送到慈惠医院急救。中森明菜接受了六个小时的紧急手术(由晚上6时至凌晨零时),包括神经的缝合手术,总算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住院两星期及休养6个月。

这条劲爆新闻当时轰动了整个日本,霸占各大报刊头条,当年的红白歌会,收视下跌10%。明菜的歌迷全炸了,她好好的为什么自杀?结果,矛头全指向男主,即报案人——堪与古龙相媲美的世纪渣男近藤真彦。89年初,日本媒体曾经揭露近藤在纽约与松田圣子幽会,还共度一宿,消息传回国内。伤心的明菜在渣男家浴室内为情自杀(有传接到情敌松田圣子的挑衅电话)日本歌坛两位顶尖女歌手全给他泡了,这是何方神圣?

没错,和中森明菜同岁的近藤真彦就是《千千阙歌》、《夕阳之歌》的原唱,不仅把日本顶尖女歌手给泡了,还泡了我们中国香港的顶尖女歌手梅艳芳,梅艳芳临终前还跑去日本给近藤真彦过生日。唉,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近藤真彦是天皇巨星不假,更是情场浪子,他渣到什么程度?

在日本,记者发布会如果有金屏风的话,那就几乎等于是宣布结婚喜讯,近藤真彦竟以此为诱饵把中森明菜骗到记者会现场,把责任都推给中森明菜,让中森明菜向记者道歉。有说他骗钱骗色,近藤向明菜表示想要买地盖屋、共组家庭,让明菜心甘情愿拿出8000万日币,此后明菜还陆续金援过近藤几次。结果,二人婚没结成,近藤也从没有还钱之意,还骗中森明菜离开原公司跳槽去J家为她开的新公司,然后又许诺他们结婚,中森明菜发展不顺,其实一年后就解约了,两人亦于第二年正式分手。

金屏风事件的记者发布会视频网上几乎被删了个干净,但是我还是找来看了,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中森明菜蓬头垢面哭得梨花带雨来到记者会,完全认不出她就是中森明菜,而近藤真彦西装笔挺,整个神态是轻描淡写,甚至还不忘宣传自己明年的新歌、电视剧、汽车赛等计划。他还说:“本来是不准备出现在记者会上的,是中森明菜和会长来找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中森明菜在记者会上哭着说:"我最信赖、最信任的只有一个,就是近藤先生。曾经我最信任的人现在都无法让我信赖了。”

而正是他,梅艳芳去世之后,跑到香港拜祭梅姑,亲口承认当年他们是情侣。

Anita有什么吸引我?”近藤真彦说,“坦白说,我欣赏她的男人性格,说话直接爽朗,我们就像兄弟般,说什么都很坦诚,不过,她经常捉弄我。用英文和日文。我也从Anita身上学了不少中文。”

“你们之前是不是情侣?”记者问。

Yes。”近藤真彦回答,“至今我还挂念Anita

你读到这段什么感觉:终于等到你,却是渣男!

梅艳芳一生中虽然有过很多段情,但无论什么时候问她“最爱是谁”,她的答案都不曾改变——“我不说他是谁,只可以说是异地恋的那一段。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再去爱一次。也可以说,这是最值得缅怀的一段情。”这番话是她在20033月说的,也意味着:在她人生的最后阶段,回首从前,她依然最爱他——近藤真彦。只是不知道,曾经和梅艳芳有过一段情的赵文卓,在她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梅艳芳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会上。翌年,他来港开演唱会,梅艳芳去看他表演,之后又在酒会碰面。当别人给我们作介绍时,他说:“我去年已认识她了。”那应该是1985年,梅艳芳的江湖地位还不能与日本的一把手相提并论,近藤真彦的“礼贤下士”给梅艳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酒会后,大伙儿去迪士高,他跟我跳舞跳得最多。在舞池里,他说:‘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我点头,就这样一吻定情。消夜的时候,他把身上别着的领带针摘下来送给我,我很开心。”梅艳芳说。

翌日,近藤真彦买了一个钻石胸针送给梅艳芳,梅艳芳一直舍不得用,锁在保险箱里。他们在卡地亚的店里同时看中一个像玛瑙也像灵石的小相架,便各自买一个送给对方。

他离港,她不便去送机,他上机前,还打电话给她。而一到日本,梅艳芳就给他打电话,此后,他每晚来电话,每次一谈就是一个小时。

1985年,近藤真彦和中森明菜早就已经在一起了。1983年底,因拍摄电影《爱之旅》中饰演情侣,近藤真彦和中森明菜时假戏真作而产生恋情,通常的说法是因为松田圣子的插足而未能携手人生。是不是命中注定?中森明菜和松田圣子,在歌坛就是一对死对头,一向是后不见后,到了私生活中,还要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最后两败俱伤,是什么仇什么怨让她们不是冤家不聚头?

而梅艳芳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一个怎么样的角色也是一个谜。1989年,梅艳芳演唱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歌曲,也就是近藤真彦《夕焼けの歌》的粤语版《夕阳之歌》,她能拿到这首大热金曲歌,并以最忠实于原唱的版本来演绎,有没有一点私人的关系做桥梁?梅艳芳是翻唱近藤真彦最多歌曲的香港歌手,除了这首大热金曲,梅艳芳的《梦伴》和《爱将》也翻唱自近藤的《梦绊》和《大将》,她和近藤真彦还在演唱会上一起演唱《梦伴》。

在香港结识过了不到半个月,梅艳芳便飞去日本见他,半个月的时间,梅艳芳的说法是“恍如隔世,很痴缠”。她逗留了一个星期,临走那夜,他哭了,问她为什么要走,她说要工作,当晚,“我陪了他一夜”(请注意:是一夜。)

近藤真彦1984年就公开他和中森明菜的爱情,梅艳芳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她却说,近藤真彦“说已经没跟那女子(中森明菜)一起,我才跟他来往的。”她还说,她发觉他们还有往来,问他时,他依然否认。他甚至还带梅艳芳到他家,去见他的母亲,告诉她,这是他的女友,只是表现的很紧张。

他们都忙,见面次数越来越少,通电话的次数从每天一个小时,下降到一个星期一次,1986年,两人分手了。

后来近藤真彦接受采访时说:“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找的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好吧,你脚踏三只船,找的都是最红的歌手,就是为了找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是不是?说得太轻巧,鬼才信。一代歌姬,就以这样的方式走下神坛。在自杀事件之前,中森明菜拿了日本歌坛所有的大赏,经此一事,3亿日元演唱会酬劳、2亿日元的广告收益、30亿日元的唱片收入通通泡汤,更重要的是,中森明菜的状态一蹶不振,虽然在90年代短暂复出后还曾红过一阵,但很快人气下降。暴瘦,从132磅暴跌至88磅,你看她唱《駅》,腮红和红唇都掩饰不了眼神中的忧郁,一蹙眉,长长的睫毛覆盖,唱着唱着,明白了,时间,还有,动听的,不是歌声,而是无奈。

就是张国荣对近藤真彦的印象也很差,1992年张国荣接受《壹周刊》访问:“近蕂真彦在香港很红,但态度很差,直情当自己是Megastar!!!我最记得有一次,我和近蕂真彦同台演出,我很有礼貌地见到他便竖高拇指,他望着我说:‘Why??’那你想我说什么??说你‘好屎’ 吗??我有礼貌才这样,其实我想说,你几‘渣’,近蕂真彦你是什么??我现在和你斗唱,都‘撼’ 到你不知去了那里。到了现在,便有Leon、华仔撑住乐坛,我觉得是好事,为什么香港乐坛不能杀出几个偶像歌手?”

讲到梅艳芳,巧了,梅艳芳演唱的《装饰的眼泪》就是《车站》的粤语版本,收录在梅艳芳1987年的专辑《似火探戈》中,也是谭家明导演、女神王祖贤和梁朝伟主演的电影《杀手蝴蝶梦》的主题曲,那时候的王祖贤真年轻啊,好好看。

吴若希在2012年推出的专辑《蓝天空》中翻唱的一版《装饰的眼泪》也非常精彩,推荐一听。《装饰的眼泪》作词是张国荣《风再起时》、张靓颖《画心》、张学友《分手总要在雨天》作词的陈少琪:

人似风身边飘去

没劲身驱已累

冷冷枕边再无伴侣

如何令我能入睡

和车站没什么关系了,和陈少琪的另一首经典作品《夕阳之歌》倒有点关系,就是名利场中的疲累、厌倦,陈少琪比谁都看得透。他在《夕阳之歌》中写的那一句“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我每次听到都好感慨。可是,他有没有问过梅艳芳:你厌倦了吗?你厌倦了和这个他曾经深爱的男人在一起吗?2003719日,近藤真彦生日,子宫颈癌晚期的梅艳芳拖着病体,乘飞机到日本给近藤真彦庆生,而此时,近藤真彦早已于1995年娶了比他小一岁的富家女和田敦子,43岁时还喜得贵子,梅艳芳居然一点都不忌讳。梅艳芳生前好友刘培基也说,近藤真彦是梅艳芳一生的挚爱。有一次,已经知道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关系的她对刘培基说:“我很苦恼,我真的很爱近藤,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培基说:“人只能活一次,你就自私一次吧。”

梅艳芳竟取了800万港元,飞奔前往日本,买了一个很小的单间,陪伴在爱郎身边,甚至甘愿为近藤真彦洗厕所!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到2003719日,东京六本木一酒吧,阿梅见到近藤真彦,笑得很开心,那一晚他们从9时许聊到深夜12时,他们两个像从前一样用简单的英文和日语交流,说一些琐碎的旧事。

2003年12月30日,梅艳芳去世。直到阿梅去世翌日,接到好友连炎辉的电话,近藤真彦才恍如五雷轰顶。“接到电话时,我身在夏威夷,当时很震惊,完全不能相信、不能接受。”2004112日阿梅出殡,近藤真彦出席了丧礼,“那一个晚上,很不开心,我跟朋友哭了一整晚……”

晚了,即使痴情如梅艳芳,香消玉殒之时,一切的爱与恨,也成云烟。

2011年,中森明菜先是带状性疱疹,后是两腿肌肉萎缩,不良于行,无法自由外出,疑似是22年前自杀未遂后服药治疗的后遗症。她去年201010月宣布因健康问题暂停工作,复出歌坛可能遥遥无期。在自杀未遂之后,她暴饮暴食,终使免疫系统失调,她长期酗酒,喝伏特加喝得很猛,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很严重的损伤。好运不再眷顾她?却让她唱出那么精彩的歌,2014年的翻唱精选专辑《歌姬》在日本赢得一片喝彩,评论普遍认为,她是山口百惠之后最优秀的歌者,因为她唱的是她的灵魂。

我们看到,《车站》咏唱的那种纯洁的逝去的爱,在现实中,在近藤真彦、中森明菜、松田圣子和梅艳芳的身上是那么狗血,一个男人曾经同时和三个女明星拍拖,同时伤了三个女人的心。2015年715日,中森明菜度过了50岁生日,仍然孑然一身,我只是为我们的明菜感到不值;松田圣子离了两次婚,第三次嫁了个大学副教授,她幸福吗?还有在天堂的梅艳芳,告别演唱会时穿着婚纱,唱着《夕阳之歌》时的回首一瞥,还在留恋什么,是舞台,还是感情?

啊 天生孤单的我心暗淡

路上风霜哭笑再一弯

一天想 想到归去但已晚

——梅艳芳《夕阳之歌》(陈少琪作词)

孤独图书馆:一个人的图书馆,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我的孤独是一座天堂。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