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看点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夹竹桃87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我出生来到这个世界。许多年后,我妈告诉我,当时为了生下我,被罚款100元,而且村妇女主任的位置也不保。

当时,计划生育虽然仍在执行,但在农村,首胎生育女孩的家庭,一般还可以生一胎,这是当地默认的做法。

进入21世纪,一些地区抓计划生育依然气势汹汹,让我有点费解。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几年前,政策突然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人口政策,几乎是一夜之间变化了,让很多人有不适应感。

那时候,卖钢琴的上市公司甚至都可以涨停!因为专家预计新生儿增长,有利于未来青少年培训市场规模扩张。奶粉企业、婴幼儿用品上市公司的那一波涨停潮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杜蕾斯、冈本这样的企业有点无奈,因为二胎开放,安全套的使用量可能会有所下降。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法国里昂,母亲带着孩子逛街。夹竹桃87  摄

生育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但似乎中国人的意识里,这种观念已经淡然无存了。

奇怪的是,中国人已经过了那种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生育率节节败退。因此,才导致专家“痛心疾首”,给出各种“药方”。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刘志彪,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几天前,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刘志彪、张晔的研究报告提出建立生育基金,“40岁以下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 基金,并进入个人账户。”的观点激起社会强烈反弹。

刘志彪是产业经济的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但要说是人口政策的专家,还真没有人信。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网站显示,研究院以洪银兴、刘志彪教授为带头人,汇聚一支拥有十多位长江学者、“千人计划”等称号的核心研究团队,聚焦中国经济运行、产业经济、金融发展、中国宏观经济、开放经济和企业发展战略六大方向,秉持“热情、专业、理性”的理念开展智库研究。

当然,强行将人口与经济联系在一起,倒也没有关系。介绍说,刘志彪发表论文500多篇,专著20余部,其中多以“长三角经济”为主题。官网事无巨细的罗列了刘志彪发表的各种论文,甚至专门按照年份标注论文发表目录。

刘志彪26岁那年就发表了4篇论文,题目是《苏北乡镇企业发展层次的战略抉择》等。

南京大学新闻网已经撤下了《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一文,但在南京大学长江经济产业研究院的官方网站上,这篇文章依然存在。

上述文章的另一位作者张晔,是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曾获得第十三届孙冶方经济学奖和首届浦山-中银奖。当然,说白了,也不是人口研究专家。

刘志彪是个高产的报告撰写者。8月13日发表那边至今仍在发酵的文章后,8月17日,刘志彪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理论文章《深入参与全球价值链》。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回到刘志彪那篇惹出争议的文章本身。

文章引发极大争议的是这一段:“设立生育 基金制度,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为了减轻国家财政的压力,建议设立具有强制性和保障性的生育基金制度,鼓励家庭生育。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并进入个人账户。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生育基金采用现收现付制,即个人累计缴纳而尚未取出的生育基金,可用于政府对其他家庭的生育补贴支付,不足部分再由国家财政补贴。”

媒体报道时,强调了上述标红部分的内容,引发公众强烈的不满。有评论说,这是赤裸裸的缴纳“罚款”思维。

8月17日,刘志彪向公众回应,这篇文章是出于对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放开生育的情怀,出于对人口大幅下降的忧虑,写的一篇政策报告。

刘志彪回应认为,“提高生育意愿,降低生育成本,还包括提供住房、教育条件、医疗条件,我们都讲了,但大家只看到了生育基金这一点。”

刘志彪还补充道,文章写的有错的地方,他可以道歉,但骂人是不对的。目前刘志彪已经收到了500多封骂他的邮件。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所谓智库,就是写点前瞻性的内容,尺度当然是超过当前的。但这次,公众似乎对刘志彪的建议信以为然,以为是即将执行的政策,因此群情激昂。

有专家就表示,生育基金本质上是一种税,按照税收法定原则,新增收税需要全国人大批准,最多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制定条例执行。也就是说,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要真的等这项制度实施,说不定娃都可以打酱油了。

公众的哗然,在于生活的艰难,需要一个出气口。“生活那么艰难了,还有人往你口袋里捞钱,能不骂人么?”

眼下的状态,社会浮躁不说,房价高企,股票韭菜割的一茬又一茬,买点理财一个不小心成为了P2P,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艰难地生存。

我有个朋友,生完娃三个月回来上班,中午要挤奶冰着,晚上带回去。企业相关产假待遇落实有难度,如果让她再生一个,可能真的要骂娘。如果实施生育基金,哪个人愿意掏钱缴税受这样的苦?

用流行的话来说,这一届的中产不行,是伪中产,因为瞬间可以“致贫”。

国家说要减税,政策还没有落地,国税那边又宣布税收超额完成,丝毫没有减税的迹象。

当然,刘志彪的忧虑并非没有道理。在生育政策上的调整已经晚了,因此在财政支持上,也急需想出新办法来。

目前,中国有一个生育保险基金制定。也就是说,女性生孩子的费用,基本是可以用这个基金的钱来报销的。女性生孩子的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内,由生意保险基金承担。

但是,这个生育保险基金,目前资金紧张了!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2018年7月,北京公布财政决算。北京市2017年生育保险基金赤字达到76648万元。生育保险基金赤字金额达7.6亿多。

自2012年1月1日,北京市生育保险制度扩大参保范围至机关、事业单位和非京籍职工。 政策调整后,生育保险的参保和待遇领取人数增加至800万人。到2018年,参保和待遇领取人数突破1000万人。

生育保险基金收入受缴费人数、人均缴费基数和费率三个因素的影响,目前缴费人数增长已经趋于饱和,费率不变,基金收入的增长主要依靠社平工资调整后缴费基数的增长拉动,预计增长率将逐渐稳定在10%左右。生育保险基金支出的增长则受各种政策性因素和宏观因素的影响,包括生育人数增加、二胎政策放开、产假天数变长、晚育人数增加等等。

2018年3月,人社部发布通知,强调要确保参保职工的生育医疗费用和生育津贴按规定及时足额支付,杜绝拖欠和支付不足现象。全面建立生育保险基金风险预警机制,将基金累计结存控制在6-9个月支付额度的合理水平。对于基金累计结存不足(﹤3 个月支付额度)的统筹地区,要及时调整费率。

说白了,就是生育保险基金出现了紧张的苗头。这和社保基金的情况如出一辙,全国有的地区出现了赤字。

2016年,全国生育保险费率0.618,比2014年下降了0.09。2016年,生育保险基金收入521.9亿元,支出530.6亿元,出现阶段性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2017年数据尚未公布)。但人社部强调,尽管出现阶段性的收不抵支,但生育保险基金总体安全,全国生育保险基金累计结余675.9亿,可支付15.3个月。

生育基金的鸡血你喝了没?

各个地方的弥补措施也陆续出台,比如新疆人社厅在2018年5月发布通知,要求将生育医疗费用纳入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范围,实行住院分娩医疗费用按病种、产前检查按人头付费,实现经办机构与定点医疗机构费用直接结算。充分利用医保智能监控系统,强化监控和审核,控制生育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

刘志彪的忧虑不无道理,但他的逻辑有问题。

国家没钱怎么办?向老百姓征收!这是中国历代王朝解决财政危机的不二法门,那些焦虑的中产,那些骂人的网友,根本上,可能是对这种思维下的政策逻辑,表达不满!

夹竹桃87  综合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