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好家伙!央视这剧也没逃过续集烂尾结局,观众4个差评,出奇一致

皮哥orange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等了五年,终于来了。

说的就是你,《庆余年2》。

第一季热度爆表,这五年,每年都有观众在官微下催更,如今突然宣布播出,还有点让人受宠若惊。

当年的王炸剧,即便放在今天,也天崩地裂。

《庆余年2》热度堪称恐怖,播前预约破1800w,首播当日热度一小时破31000,两小时破32000,为鹅厂电视剧之最。

直播收视过2,市占率超10,小荧幕无敌。

16日晚,#庆余年 剧王# 登顶热搜,

鹅厂丝毫不谦虚,霸气回应两个字:是的。

可是不是剧王,有时候不能光看热度。

《庆余年》第二部从开拍到现在,可谓一波三折,中间经历了很多狗血戏码和各种谣言。

当下开播的盛况,也不负剧迷期待。

原班人马上阵,王倦再次操刀,鹅厂亲力亲为,观众翘首以盼。

《庆余年2》到底还有没有五年前那部智斗权谋大剧的魅力?

原著的奇幻世界,导演又能不能用36集的体量,再拉我们彻底入坑?

刷完五集,有些话,皮哥不得不说。

01、开播前需要处理的几个问题,以及开播后的魔幻现实

第一部《庆余年》实在太火,火到超出了各方预期。

这反而让《庆余年2》有点难产。

面临的问题其实很实际:

首先,是演员的问题。

拍《庆余年》的时候,剧中的不少演员,还并不火,可以说,一部《庆余年》,跟《狂飙》一样,带火了一众明星。

人火了,片约就多,片酬就涨。

可制片方愿不愿意以提高成本的方式,保留作品的原汁原味?

那么多名角,又该怎样选择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档期,去拍摄续作?

这就带来了《庆余年》拍摄的第一个问题:换角风波。

早在2021年中,腾讯新丽阅文片单,就公布了当年会拍摄《庆余年2》的计划。

但计划仅仅是计划,这个消息放出后,《庆余年2》没有了下文。

接着,角色言冰云换人的言论,开始甚嚣尘上。

作为流量艺人,肖战在《庆余年》中的发挥虽然不算惊艳,但也中规中矩,并未给全剧拖后腿。

但《庆余年》后,肖战又因《陈情令》爆火一把,成功成为全国最火爆的流量小生。

虽然戏份不多,但肖战不再出演第二部,以及片场轧戏的各种舆情,随之爆发。

随着咖位的提升,肖战不再出演《庆余年》似乎板上钉钉,直到今年阵容官宣,我们也才发现,言冰云的确由吴幸键出演。

这也间接实锤了当时的“换角风波”。

当然,除了言冰云,《庆余年2》还有不少角色被换。

比如由赵柯扮演的宜贵嫔,换成了隋俊波。

由韩玖诺饰演的叶灵儿一角,换成了金晨。

这些角色都不是主线核心角色,所以换角见仁见智。

只不过因为角色的变换,多多少少让《庆余年》第二部,失去了前作的些许味道。

《庆余年2》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抄袭。

这里要说的倒不是原著内容,而是海报。

第二部官宣海报的时候,有网友发现,这张海报有网友发现,《庆余年2》的海报设计,跟美国插画师伯尼的作品一模一样,连细节都没有变。

舆论瞬间发酵,片方也迅速核实,并挨打立正,火速道歉。

这也算间接承认了海报抄袭,接二连三的风波,让《庆余年2》的上线之路荆棘满布。

直到2023年5月,《庆余年2》才开机拍摄,主创的说法,是这三年来都在“磨剧本”。

就《庆余年》的体量,剧本打磨三年,当然说得过去,曾经剧中挖过的大坑,大家自然也记忆犹新。

比如第一部结尾,一向“一切为了大庆”的言冰云,为什么突然背刺范闲?范闲到底死了,还是没死?

比如,影子到底是谁,是不是如原著所说是四顾剑的弟弟,费介揭开了影子的面具,剧为什么不直接透露他的身份?

再比如,范闲身险,五竹叔为何不来救范闲,庆国皇宫里的大宗师到底是谁?

这一个个谜团,在观众心里盘踞了五年,就跟戏外的各路谣言一样,让人难辨真假,抓耳挠腮。

现如今,《庆余年2》终于开播,很多谜团马上揭开。

事前的热议都变成了上线的热度,这第二部,到底能不能打?

02、第二部的几个优点,仍然值得肯定

带着范闲被刺的疑问的观众,很可能会喜欢《庆余年2》。

编剧也知道,这个吊了五年的坑,必须尽快填上。

这就引出了《庆余年2》三个优点的第一个:原著味浓。

当然,这个味道,并非与猫腻小说相比,而是与五年前的第一部相比。

开场就是揭秘,三个局层层嵌套,一口气揭开了观众的疑惑。

上一部结尾,范闲被刺身死,甚至尸体都被火化。

这个消息迅速传遍庆国,包括庆帝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范闲死了。

其实,这是范闲、王启年和言冰云计划好的。

目的就是在摆脱二皇子追杀的同时,拯救费介、范思辙以及滕家遗孤。

“假死局”秘密揭开,但这也仅仅是第二季的开场。

因为是范闲做局,所以他不得不以身入局。

一方面,是二皇子也得到了范闲假死的情报,意欲在消息传遍朝野的时候,揪出活着的范闲,给他按死“欺君”的罪名。

另一方面,为了破局,范闲不得不秘密进宫面见庆帝。

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做的局,自己当着皇帝的面解开,这样才有生还的一线生机。

于是,围绕假死和进宫,范闲集团的势力,再次和二皇子缠斗在一起。

这段矛盾,集中爆发在抱月楼。

抱月楼本就是二皇子给范闲设下的套,他引诱范闲在此处查到滕家母子的踪迹,并设计让活着的范闲出现在此。

为了让自己脱身,范闲不得不请太子帮忙,四方势力汇聚抱月楼,智斗效果拉满,上一部的感觉,就这么回来了。

第二个优点,是难能可贵的轻喜风格。

我们都知道,《庆余年》第一部虽然是权谋剧,但喜剧风格明显。

因为范闲来自现代,所以很多现代和古代冲突的梗,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尤其范闲醉酒背诗的段落,堪称爽文中的爽文,看过的人没有不叫好的。

轻喜剧可以缓解权谋的严肃感,对观众来说,观剧体验自然也更好。

第二部中,导演延续了之前的风格,在喜剧方面,甚至比第一部更加突出。

范闲死后,回到庆国的他发现全程都在悼念自己,还出了很多“周边”。

什么悼唁诗仙,什么“汉饱”打折,上香收费,还有模仿大赛……

一个劲儿往上招呼,看得人捧腹。

范闲和王启年之间的插科打诨,也很有看点。

一个是爱财如命的忠实手下,一个是颇有正义感的小范大人,尤其王启年助范闲回家的那一段,很有第一部二人互动的感觉。

即便连二皇子这样的反派,也有很多出其不意的桥段和梗,能逗笑众人。

比如二皇子咬牙切齿地骂范闲“化成灰自己也能认出来”。

下一秒,手下收集的范闲骨灰,就被拿到了眼前。

什么地狱冷笑话……

相比于第一部,《庆余年2》的观剧感觉,确实轻松了很多。

看的过程中不时发笑,也让这部久违的大剧,重新圈粉无数。

第三个优点,是表演。

皮哥在这里重点想说三个人。

第一位是饰演庆帝的陈道明。

听到范闲死去的消息,陈道明从宫殿飞奔出来的镜头,显然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庆帝。

已经很久没有在荧幕见到过陈道明的身影,这一出场,还真有点丧子之痛的癫狂味。

后面的剧情中,还有庆帝微服出京,直奔大东山的情节,一来二去两相对比,这个威严又反差的帝王,或许只有陈道明接得住。

第二位是饰演王启年的田雨。

田雨的表演,突出一个松弛。

一来是王启年这个角色本身讨喜,就是剧中“丑角”一样的存在,一半梗都是在他身上的。

二来,田雨表演自然稳重,抖包袱恰到好处,也不让人觉得尴尬。

尤其切换自如的状态,体现了老戏骨的功底。

在家里,面对虎妻的“妻管严”,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假意投诚二皇子的段落,眼神里闪过的那一丝狡黠,依旧让观众心里一凉:

这货不会是真叛变了吧。

演技好,观众才会有这种疑问,也才能更容易被带入到角色和剧情中。

第三位是女配王晓晨。

《庆余年》中不缺美女,尤其这次,换角选角,美女无数。

但前五集里,发挥最出色的女性角色,还的是抱月楼的妈妈桑,王晓晨。

王晓晨这个名叫袁梦的角色,是个表面纯良,内心如蛇蝎一样的女人。

杀人放火有她一份,她是二皇子的爪牙,当然也是抱月楼的实际控制人。

塑造袁梦的时候,王晓晨并没有刻意突出她的反派状态,而是呈现出一种伪装的复杂。

大东家来的时候,她一个劲儿往上贴,别提多温柔。

私下里管教手下的姑娘,也是打骂有度,似乎跟平时的妈妈桑没有区别。

但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当老金头死亡后,她一边走一边说出的那些话。

一个老父亲为女儿赎身而死,袁梦却没有一丝同情。

反而交代手下,看紧老金头的女儿,并鼓励她做个“花魁”。

这样以后到老爷子坟上去,也有面子。

对底层人生命的漠视和对手下姑娘牲畜一般的态度,体现着袁梦本质上的贵族心态和阴鸷狠辣。

尤其当这种话云淡风轻地说出来时,这种后怕则更加强烈。

等了这么多年,《庆余年2》当然会带来一些好消息。

但这三个优点,却掩盖不住,整部剧正在渐渐垮塌边缘的事实。

虽然在某些程度,《庆余年2》确实跟第一部接轨,且抚平了观众填坑的心思。

但更多的,是剧集质量上的硬伤,让人无法容忍。

03、几个缺点,你认同吗?逻辑垮塌人物浮夸,烂梗多水时长,神剧要崩?

既然定位是权谋,那就注定了《庆余年》无法用喜剧桥段,消解全部的严肃剧情。

剧集的整体定位,一定是跟第一部一样,严谨的,严肃的,悬疑的甚至是暗黑的。

这种感觉在第一部很明显,也做到了点到为止的幽默和危机之间的相对平衡。

但在第二部,这些优点几乎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四个不忍直视的缺点。

我们一个一个看。

第一个,是完全崩塌的逻辑。

有人说,一个奇幻穿越,巴雷特都能出现在古代的穿越剧,讲什么逻辑?

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

穿越是设定,但逻辑,则是人物动机和故事发展的核心。

越是权谋,就越要讲逻辑,如果不能在逻辑上说服观众,所谓的“权谋”也就变成了噱头。

可惜的是,就目前来看,《庆余年2》的逻辑,基本是崩塌的状态。

范闲假死,就是最大的逻辑bug。

剧集的前三集,基本就是围绕“怎样让范闲洗白假死欺君的罪名”这个核心点展开。

但所谓的“假死欺君”,本就是个伪命题。

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所理解的欺君,是某个人主观欺骗了皇帝,造成了某种严重的后果。

但范闲假死的动机,是为了保全自己,金蝉脱壳,拯救受害者,动机上没有任何问题。

而“假死”这个消息本身的散播,跟范闲也没有半毛钱关系,都是隐藏在身边的各种探子,用飞鸽传书的方式送到庆国去的。

范闲是假死了,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假死的消息会传到哪儿,传到谁耳朵里。

传播消息的也并不是范闲,欺骗庆帝的更不是范闲。

按道理来说,欺君的应该是陈萍萍,是范建,是二皇子……偏偏就是没理由是范闲。

庆帝多聪明,多有城府的人,会不懂这个逻辑关系吗?

关于“假死”逻辑的不合常理,直接让剧的前三集,建立在强行设定的欺君罪名之上。

观众看着自然也就不太明白,为什么剧中主要角色,都在纠结“假死”这件事。

剧中类似崩塌的逻辑,还有很多。

比如老金头去抱月楼找女儿,被打手一刀划破后心。

他偏偏硬撑着走出门,跟范闲交待了很多关键的信息后,才倒地嗝屁。

有种活着是为了传递情报,死了是为了刻意煽情的工具感。

妥妥的正派死于话少。

立不住的逻辑,让《庆余年2》的吸引力少了几分。

相比之下,下面的这个缺点,就更不能忍了。

第二个,全员浮夸的人物。

第一部中,几个演员的表现都还不错。

虽然张若昀的表演有点过分松弛以至于太过“现代”,但他的角色本身就是现代穿越而去。

所以一个现代人在一堆古代人之间,自然也可以理解,看得下去。

但到了第二部,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有失表演水准。

张若昀一如既往的浮夸刻意,表情比较尬,有时候演戏看镜头,也让人出戏。

但其他演员,也似乎更改了性情和设定,变得浮夸起来,给人一种“全员现代演古代”的错觉。

吴刚饰演的陈萍萍,就割裂感严重。

上一部中,他是个多么阴暗冷酷,喜怒不形于色的权谋家。

但到了这一部,范闲假死,陈萍萍甚至卑躬屈膝,跑过去哄孩子一样得哄庆帝去了。

要知道,陈萍萍的人设,有时候连庆帝都不放在眼里,对话对视都有一种睥睨的感觉。

到了第二部开场,却演得像个谄媚的大太监,有损观感。

同样浮夸的,还有高露饰演的王启年妻子。

虽然王启年怕老婆,但好歹是在古代,不提三从四德,至少该有的夫妻礼仪是不可缺的,这是一部剧世界观的基础。

但高露这个母老虎,就有点过分。

见了王启年龇牙咧嘴,刻意扮狠。

转头看范闲,又迅速切换笑脸,妥妥的现代肥皂剧演法。

得知王启年和抱月楼的关系,那一耳刮子的五个手指印,看得人心里发毛。

范闲是穿越了,女权也穿越了么?

在古代,哪有这样当着外人面对待夫君的妻子?

浮夸,充斥现代感的人物,不止这几位,范思哲、三皇子、二皇子都是如此。

搞得“抱月楼合谋”这场高潮戏,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拜托,欺君罔上,掉脑袋的事,几个人耍耍嘴皮子就过去了,严肃感还不如密室逃脱剧本杀,有点让人无语。

第三个是烂梗太多,搞笑刻意。

如果说第一部中的搞笑,是融入在剧情和人物性格里的黑色幽默。

那第二部中的搞笑,则是恶意段子的拼凑和缝合。

没想到,《庆余年2》中,恶俗的搞笑烂梗这么多,有时候真有暴揍自以为是编剧的心思。

这些梗包括但不限于:

烂俗伦理梗。

为了剧集显得可爱,加入王启年的小女儿王霸。

这个名字,显然就是为了父亲叫女儿一声“霸霸(爸爸)”去的。

让人生理不适的是,王启年这个女儿奴,不仅对这种倒反天罡的爱称十分偏爱,还授意女儿喊自己“小年年”。

反正我听这对父女互动,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好笑,反而觉得有损伦理纲常。

抖音网络梗。

作为三皇子的东家,在视察抱月楼的时候,几乎成为了抖音烂俗梗制造机。

什么“五彩斑斓的黑”。

什么“又粗又细的烛台”。

这些梗对剧情没有任何影响,放在剧中反而有损观剧体验,实在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想的。

《庆余年2》里,此类梗还有很多很多,数不胜数。

(皮哥表情.jpg)

本来想沉浸式体验两小时权谋智斗,结果被烂俗梗尴尬了两小时,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第四个是节奏慢,水时长。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这一部《庆余年2》,只有36集。

相比于第一部46集的体量,要拍完整部《庆余年》,估计还得个三四部。

更艰难的是,虽然电视剧少了10集,但水时长的桥段和剧情,显然变多了。

一个假死困局,足足演了三集。

五集都过了,范闲还没进京都城。

抛开“抱月楼”这种必须展现范闲在范家掌控力,以及凸显下一阶段范思辙命运的必要桥段。

其他各种水时长的剧情,恨的人牙痒痒。

为了渲染范闲假死的神秘感,一会信鸽一会悄悄话。

结果一集过后,除了街道上的NPC,所有人都知道范闲假死了,也不知道水这些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突出王启年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剧集花费了大量时长,塑造王夫人的母老虎人设,凸显王霸的可爱,甚至连名字的由来,都要专门介绍。

一个“掉鸡蛋”的梗,足足演了三回,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抱月楼那么严肃的场景,花费大量的时间,讨论三皇子是怎么睡着在桌子上的。

范闲说完范思辙说,范思辙说完还要亲身互动,一来一回一折腾,五分钟又没了。

加上大量的剧中广告,前后的序幕歌曲,以及剧情的衔接,45分钟的单集体量,剧情的推进连30分钟都不到。

也不知道36集能演到原著的什么桥段。

毕竟后面还有接手内库,反贪污,春闱舞弊,下江南等等重要剧情。

这一部能不能等到,还是个未知数。

消失五年,我们似乎没有等到想看到的《庆余年》。

没想到,《庆余年》也落入了爆火剧续集拉胯的怪圈,步了很多热播剧的后尘。

一部剧大火后,演员、导演、编剧及主创收获名声金钱,似乎是应该的。

但这,却成了优质剧的“死亡循环”。

因为在国剧圈子里,名气越大,资本越关注,剧的质量就会越差,越敷衍。

毕竟成本在那,效率在那。

剧集制作方,制作思维从考虑剧的质量,吸引目标受众,变成了怎么样用最小的投资,获取最大的回报,

陷入恶性循环,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庆余年》只拍一部。

毕竟,那是最好的《庆余年》。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蜉蝣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发布于:江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