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老刘是个沉思者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王朱

去年夏天,一部《复仇者联盟4》席卷全球,不仅在内地斩获高达42.5亿的惊人票房,更是直接突破28亿美元大关,成为全球影史第一部票房破28亿美元的影片。

而其之所以有如此大的票房收割能力,除了超级英雄自己的魅力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其是漫威宇宙的终结之作——不管是斯坦·李老爷子的银幕客串绝响,还是初代英雄们的集体落幕,《复仇者联盟4》在电影外都有其更为特殊的意义。

从2008年的第一部《钢铁侠》到如今,12年,23部电影,漫威宇宙已经拿下了全球数百亿美元的票房收入。而正是漫威宇宙的巨大成功也促使好莱坞商业电影走向了“创造宇宙”之路的2.0时代,诸如DC电影宇宙、星球大战宇宙、X战警电影宇宙等等,成为今天全球电影景观中不可忽视的存在。

这,也是如今《唐人街探案》的思路。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要将一个影视IP做大做强,再创辉煌,从全球IP产业发展历程来看,迪士尼、漫威、DC都给出了标准答案,那便是做“IP宇宙”。

2020年开年第一天,《唐人街探案》网剧在爱奇艺上线,与此同时,电影《唐人街探案3》则定档在了1月25日(大年初一)。

“网影联动”在国内不无先例,但像“唐探”IP这般声势浩大的则无出其右——因为观众对它的期待,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故事、一部作品,而是那个被我们念叨了许久的“唐探宇宙”,终于要诞生了。

何为宇宙?三个词足以概括:空间、连续、繁衍。当构建“宇宙”的三个关键词与影视相结合,空间、连续、繁衍便代表着影视故事文本的空间性、人物角色的连续性,以及IP价值自我繁衍的能力。

每当说起侦探组合,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华生和福尔摩斯,或者柯南和毛利小五郎。但如今,相信很多人心中的侦探组合又多了一个:秦风、唐仁。

一个是天赋异禀、清秀俊美的天才少年,一个是风流好色、相貌猥琐的三流侦探。俊美少年名秦风,猥琐大叔叫唐仁。

唐仁,秦风的姑姥姥的老公堂弟的媳妇家的亲侄子,简单点说就是秦风的远房表舅,表面上自称是“唐人街第一神探”,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稍微懂点风水的糊涂侦探。

秦风,一个拥有高超推理能力的天才少年,梦想是考入刑警学院,做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推理高手。

在这里,陈思诚玩的是经典的反差梗——明面上是嬉笑怒骂的油腻大叔搭配天赋异禀的结巴少年,亦庄亦谐,暗面上则是现代感配中国风。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唐仁对风水的认识,身上的符咒和饰品,包括探案中对寻龙尺的运用,有很强的中华文化符号在里面;而秦风无论是形象还是推理风格,都是现代感的体现。

反差感之所以经典,除了强烈的记忆点,也给人物足够大的成长空间。唐仁和秦风,一个吊儿郎当极不靠谱,一个涉世未深经验不足,这些设定既能制造很强的冲突感,另一方面也塑造了这个「唐探宇宙」影视故事文本空间性的起点。

起点有了,接下来便是宇宙的拓展与串联。于是到了《唐人街探案2》时,陈思诚便引入了全球侦探手游“CRIMASTER”的概念,以“世界名侦探排行榜”为载体,增加了唐仁、秦风外一大批特色鲜明的侦探形象,并尝试通过更多故事、铺设暗线等方式,来贯通“唐探宇宙”世界观。

人物角色的连续利用,是“宇宙”概念中非常明显的特征之一。新角色的出现和旧角色的再次出现,并不仅仅是为了剧情服务,一个完整有序的电影宇宙,每一个角色既要独立成章,彼此之间又要有联结和递进。

而陈思诚用一个“CRIMASTER世界侦探排行榜”的概念,既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剧情,同时也用“侦探上榜”的形式串联起了这个IP之下各作品的人物关系。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句话被引用在《唐人街探案2》的开篇引言中。而“唐探宇宙”也正在试图依此建立——由每位侦探出场呈现一个案件故事,进而引出侦探本身的故事,通过角色的递增,将“侦探联盟”汇聚成体系并无限延展下去。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我更希望《唐人街探案》是一个平台,会有不同类型的侦探,源源不断地出现在这里面。”陈思诚曾在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而事实也证明,这个做法是有意义的。

2018年春节档《唐人街探案2》票房达一度飙升至33.97亿,成为年度亚军固然让人惊喜,但影片上映后观众注意力不仅局限于刘昊然[娱乐影响力人物榜✨第60名]和王宝强,开始关注到各角色背后的联系,并发帖预测后续剧情走向、人物关系等才是真正让人概况良多。

一个宇宙要怎么形成?或者说,怎么让人意识到,我们的野心不是出一部接一部的系列卖座电影,而是“IP宇宙”?答案其实很简单:当多条主线既有时间上的平行,也有交集大汇聚,人物故事都能串联起来的时候,IP宇宙也就成型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电影都能编出一个“电影宇宙”的。不信?来看看国内比较有名的一些“系列电影”,如《战狼》系列、“囧系列”、《叶问》系列等。这些系列电影是“电影宇宙”吗?很显然不是,它们目前仅仅局限于“系列”二字,并未形成庞大的高互文性宇宙感。

其它像香港警匪大片如《扫毒》系列,《追龙》系列和《使徒行者》系列等,故事剧情和前作没有任何关系,有些甚至演员都换了,可以说是徒有IP之名,并无IP之实。

究其原因,大多数国产影片的续集打造往往不在原计划内,而是由于一部影片的火爆跟风而做,影片之间并无太多故事脉络亦或人物关系的衔接性,是“IP宇宙”至今无法成型的最主要因素。

而已经开播的《唐人街探案》网剧中,作为主角的侦探“林默”正是全球侦探APP“Crimaster世界名侦探排行榜”中第四的阿寞。他是唐仁的徒弟,同时也是电影中黑客少女KIKO的好友。还有新侦探野田昊二、五大灵童,同样也是排行榜上的人物,而这些新出现的侦探们,则又会集结到电影《唐人街探案3》中。

根据官方放出的故事线来看,《唐人街探案》网剧三个单元,承接了电影系列的故事线的同时也在不断引入新的人物:

2018年,新侦探“林默”通过“玫瑰的名字”崭露头角,拜唐仁为师;同年,唐仁徒弟林默经历“曼陀罗之舞”案件,亚洲公海发生五大灵童参与“幽灵邀请赛”;与此同时,“唐仁秦风”奔赴纽约,破获“五行连环杀人案”(《唐人街探案2》);最终,三组人物在前往日本东京汇聚于“东京密室杀人案”,这个发生在《唐人街探案3》中的故事,也将为“唐探IP”开启新阶段。

由此,《唐人街探案》网剧当中的三个单元——《玫瑰的名字》《曼陀罗之舞》和《幽灵邀请赛》,不仅弥补了《唐人街探案》三部电影之间的空白,更理顺了整个“唐探宇宙”第一阶段的故事逻辑。

至于林默、ivy、Q和五大灵童等新角色,则由观众熟悉的电影角色由唐仁、坤泰、宋义、思诺带入,降低观众接受门槛的同时,也打破了角色间的壁垒,实现了不同故事中角色的对话与连接。

至此,“唐探IP”的产业价值才也具备了最大程度挖掘的空间与可能,也即是影视宇宙形成的三个关键词当中的最后一个——IP价值的自我繁衍能力。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探讨影视文化产业的“宇宙”说,少不了要聊聊IP价值,而IP价值最明显的特征是其是否具有工业化裂变与IP衍生的能力。

众所周知,IP衍生是迪士尼等好莱坞大公司的重要营收来源。例如18年全年,迪士尼主题公园、体验、以及消费品业务创造了202.96亿美元的营收,占据总营收的34%,是比内容更重要且稳定的收入来源。

陈思诚之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其实早在拍《北京爱情故事》时他就有过做类似裂变、衍生的想法。“可惜《北京爱情故事》没有工业化裂变的基因,没法做乐园、游戏。这类现象在中国其实很普遍,现在已有的一些实景娱乐项目里采用的IP,其实并不适合用来做成娱乐项目。”

但随着唐探IP的成熟,实现一个由中国故事孵化、运营、收获一整个产业链条即将形成,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开发一款CRIMASTER的手游——陈思诚认为,工业化的影视内容生产不能只局限于影视本身,必须具备更大商业外延的可能性。

“我希望‘唐探宇宙’最终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被中国观众所接受的、我们自己独创的IP,甚至可以漫画化、游戏化、衍生品化、乐园化,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下一个蓝海。”

网影联动、IP先行,陈思诚的“唐探宇宙”渐露真容

陈思诚表示,“唐探”IP已经在各种维度寻找商业外延,力求形成多维化立体生态,比如“唐人街探案”旅游路线、唐仁秦风的定制服装、唐仁秦风的同款手表及漫画作品、游戏等产品。

当然,想要真正实现那一步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电影作品的成功和网剧的落地仅仅只是开始,“超级IP”的管理、运营和丰富目前来看仍需数十年甚至更久的漫长孵化与构建。

但我想,既然决定做,那这个宇宙的最终形态大概率会是一个以十年至二十年为最低规划的宏大布局——这样说当然不是为了恭维谁,只是国产电影终于开始有模有样地做出一个“电影宇宙”了。对此,我愿意抱着最大的期待,并给予最美好的祝福。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