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人物故事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曾有人这样评价李叔同:“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风流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

他写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足足惊艳了几代人。

他不论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都令人高山仰止,无不叹服。这是因为他无论做什么都做到极致,完全不将就。哪怕后来出家,他也做成了让后世景仰的一代高僧——弘一法师。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1、诗词歌赋,样样妙绝的李叔同

他做学问,是北大校长的得意门生,1901年,李叔同师从蔡元培先生,既接受系统的儒家经典教育,又接受新学说,因成绩优异,成果斐然,是蔡老的得意门生。

只是,乱世之下,李叔同愤然退学,支持新学潮。他发布了一篇篇掷地有声的文章,令他在上海声名鹊起,成为名声大噪的富贵才子。愤然退学是对旧思想的决裂,支持学潮是新青年血气方刚挥斥方遒。

他做诗词,成为一时名家,加入文人社团“城南文社”,与许幻园、张小楼、蔡小香、袁希濂结拜金兰并称“天涯五友”,他们留恋亭台楼阁之间豪饮,在舞榭歌台中弄诗作赋!

他作词成就《送别》,他作曲用当时很少人使用的五线谱,他将《诗经》等古文填词在西洋音乐里,一时传为佳话。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他做书法书画更是一绝,他与沪上书法名家成立上海书画公会。除此以外,李叔同还是书法周报主编。他也是中国现代美术之先驱,是中国油画的鼻祖。

他当老师,桃李满天下,学生有丰子恺、潘天寿、刘质平,都是后世名家。

一举一动,一学一说无不极致优秀!你以为他是天才,老天赏饭吃,可孰知他只是一个刻苦的“地才”,他学一样就极致的专研,做一样就非常“吹毛求疵”,才造就了他的才华!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2、他是培养国家栋梁的教书匠

李叔同是一位飘逸的艺术家,却还可以成为一位令人敬服的“古板”教书先生。

李叔同也曾在杭州第一师范学校当老师,自到了学堂以后,他一改留学时的西装革履,而是一袭布衣,眼镜也从金丝边换作黑色铜丝边。他注意细节,更有颗七窍玲珑心,不做则已,要做就做好。

本以为是公子哥沽名钓誉之举,哪知李叔同打定了认真教学。在师生见面第一堂课,李叔同早就将全班同学的名字烂熟于心,能准确叫出每一个学生的名字。

不止如此,李叔同要求自己的学生除必要课外活动,所有时间必须用于练习绘画和音乐。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以前,我国的美术课只能临摹,李叔同却开设了室外写生,还开设了在当时惊天动地的裸体模特写生。他编写的西洋美术史讲义,在国内属首创。李叔同本就是声名远播的篆刻家,于是他在学校师生里成立“乐石社”,桃李天下。

李叔同的音乐课,他更是加倍打磨,力求将理论联系实际,他亲自作曲给学生示范,李叔同传世歌曲,有60多首都是他任教时候给学生做示范时创作的。

李叔同不止有为人师表的才,更有为人师表的德,并且,作为老师也是很严格的。比如,学生的成绩若是不达标,就必须重修,直到成绩为优良才罢。

每每上课,李叔同总是很早到教室,将板书写好,端正地坐着等学生来。而讲课时,他时常看手表,精确时间,一秒不浪费,一秒不拖堂。只要上他的课,学生们会自觉地不迟到不早退。

这一日上课,李叔同看到有一位同学看课外书,他扶了扶眼镜,严厉地对那位同学说:“我的课难道不好,你若是要看其他书,请下课看。”还有一位同学上课的时间向着地上吐痰,李叔同接着说:“现在是文明社会,请你文明。”

为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李叔同对学生严厉,对自己高要求,这是他凡事要做好的习惯使然!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3、最美的情郎扮作最俏的姑娘

我们看到李叔同当老师着实一板一眼,可哪知他曾是风流倜傥的公子,你以为他只能是风流倜傥的少年,可他却摇身一变成为风姿绰约的女儿,这又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时间回转到李叔同在日本留学之时,1907年2月13日,时中国农历春节,刚成立的春柳社上演话剧《茶花女》,而李叔同扮演了女主人公玛格丽特。

演出中,李叔同粉色西装与白色长裙配合得相得益彰,眼波流转之间,仿佛他就是那位惊世绝伦的巴黎女子。

这次的演出引起了日本戏剧节的关注,引得一个戏剧家隔了十年还写了一篇文章大加赞扬,说他完全把茶花女演活了。

虽然这个剧团后来消失了,不过李叔同的演出影响了很多爱好艺术的留学生。

李叔同的每一次文艺尝试,都以完美收场,收获许多的鲜花与掌声,可是,谁也想不到,忽然有一天,他下定决心出家,从此便从这喧闹又斑斓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李叔同出演《茶花女》的女主人公玛格丽

4、出家,我修最苦的禅,甘之如饴

1918年,李叔同开始断食,接着他将自己的“身外之物”,包括收藏的金石玉器悉数送出,自己仅仅留下几件旧衣裳,跑去虎跑寺出了家。

而后,李叔同的挚友夏丐尊在宁波见到恩师,再三恳请他去白马寺住几天,李叔同不好回绝学生的好意,便应允了。

李叔同带了一个破席子,几件旧衣裳,一条又黑又旧的毛巾。夏丐尊忍不住说是否可以帮老师换一条新毛巾,可是李叔同不以为然,说这个毛巾和新的没有区别。

夏丐尊每顿送一碗饭两碗素菜来,可李叔同觉得浪费了,只准他送一碗素菜来。

而这些寡淡的素菜,李叔同吃得津津有味,仿佛吃着海味珍馐一般幸福。

还有一次,另一个友人送了菜来,夏丐尊吃着说太咸了,可是李叔同却说,咸着也好吃。

后来李叔同非得坚持自己去夏丐尊家吃,不让他送饭菜来,李叔同说这是出家人乞食。

李叔同出家,修的是世间最苦的禅。一个曾经习惯十里洋场,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如今穿得破烂,一粒米都极度珍惜。

他不爱凑合,对他而言,要么不做,要做就将此事做好。

每一面都追求极致,他是李叔同,也是弘一法师

入世是一个公子哥,便是最会风花雪月、吟诗作画的富贵公子,无关前程,只为欢心。开蒙以后,是最好的艺术家文学家,一笔一划都要力求精准,一句一词都要美满,无关名利,只为真心。

出世既是出家人,与红尘无关,万事抛开。

爱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就深爱。

不爱红尘俗世,就彻底离开!

狠狠爱过这个俗世,做世间最美的情郎,做雅善音律的文学家,做舞台上最动人的“姑娘”,做学生都“怕”的严师。

转身离开,李叔同放下世间最美好的一切,遁入空门,去修最苦的禅,一食一物加倍爱惜,最终成为近代闻名遐迩的四大禅师之一——弘一法师。

凡事追求极致,哪有什么做不好?可到了人生的最后,也许我们才能意识到,极致的终点便是放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