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普通人”董宇辉带货直播灌鸡汤,为什么那么戳人

话心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东方董宇辉直播破圈,

他侃侃而谈,没有那么多“铜臭气息”

清流主播的走红看似偶然,

有时候也是一种必然

话心师 · 第二十七话

每隔一段时间,直播平台似乎都会突然有某位带货主播走红,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这个月,是一位名为董宇辉的前新东方教师。

 

他没有出众的相貌,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叫卖。大部分时候,他都在直播间谈书籍,谈理想,谈人生故事,然后才想起推荐产品。

他的侃侃而谈,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传授,更像是自己的有感而发。相比于其他的主播,董宇辉和纯粹的“消费主义”式带货截然不同,难怪有人说他是直播界的一股“清流”,因为他的身上没有那么多“铜臭气息”。

 

知识付费还是心灵鸡汤?

粉丝说,我们购买的不仅仅是商品,也是对知识的一种认可,为知识付费,我们甘之如饴。

但是,董宇辉卖的书,和考试无关,和如何“成功”的知识无关,甚至可以说,和曾经新东方贩卖的东西背道而驰。

 

曾经,大家都纷纷热衷于知识付费,每个人似乎都有“知识焦虑症”,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人对新的知识、新的信息和新的认知迭代都充满了焦虑,担心自己因知识匮乏而落后于社会和他人。

曾经,新东方繁盛的时候,大家都在为留学镀金、考研、英语考级拼得头破血流,大家需要无数的证书来证明自己,把每一本证书都视为一个向上跨越的敲门砖。

而现在的直播间里,这个曾经的新东方讲师,不再教授解题技巧,不再告诉大家如何拿高分,他分享的书,也不是曾经人手一本的新东方小红书。

 

他谈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谈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谈杜甫与苏东坡,谈这些人如何在苦难中泰然自处。他也谈叔本华、尼采,谈托尔斯泰,谈这些哲学家思想家为什么拥有了那么多钱财后,过得并不快乐,为什么他们需要不断追问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哪怕他在卖大米、大虾、玉米时,也谈独特的经历与感受。

会说一些诸如“大自然所造成的奇迹没有办法复制,就像你在那一年正好的年纪里头,当时遇见亭亭玉立的她一样,没办法复制……当时我的年轻我的经历都没有办法复制,后来我遇见很多个人,都不像你。”之类散文一样的句子。

 

网友们一边听着董老师“贩卖理想”,一边忍不住下着单。

自嘲“躲过了李佳琦,没躲过董宇辉。”

 

当然,也会有人不屑于他小作文式的直播,觉得他说的金句格言不过是浅薄的鸡汤。

十几年前,心灵鸡汤火了好一阵子。当时的文化圈普遍看不上心灵鸡汤的通俗读物,暗地里认为它们有点“low”。廉价心灵鸡汤的弊端是,它合理化苦难,鼓吹精神胜利法。将失败者的处境美化,让他们占领道德高地,自认为比成功人士更有优越感。

但在董宇辉身上,那些打动人的讲述,并不是空洞的鼓舞,也不是在提供盲目乐观的幻觉。

董宇辉在直播里,更多的是在告诉大家如何与自己相处,如何解决自己的精神问题。

他没有合理化苦难,而是让大家去直视痛苦与焦虑,化苦难为动力,保持乐观。当记者采访他,直播间里他最喜欢推荐的是什么,董宇辉说“我最想推荐的是书。这个时代,知识如此的丰富,唾手可得,而且印刷越来越便宜,但大家却越来越远离阅读,远离知识,所以人才会感觉空洞焦虑挣扎,其实不是时代的作用,可能是没有养起来的好习惯而已。”

在董宇辉眼里,读书不是为了达到功利的目的,而是解决人们精神困境的方式。

 

看到董宇辉就像看到了自己

粉丝说,“之所以喜欢董宇辉,是因为他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自己。吃了一些苦,为工作熬了不少夜,似乎对生活有了一些体会,然后他替我讲了出来。那些我们因为忙于活着而忘在脑后的浪漫,因为人际牢笼而不得不隐藏起来的细腻的自我,都在直播间被董老师娓娓道来。”

董宇辉一直自嘲自己不够漂亮的长相,也很意外自己的走红和被大众喜欢。

他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孩子,突然捡了个大运气而已,我本身和万万千千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一样,勤奋乐观,皮实自省,十年一日,偶尔小丧,一觉睡醒,继续奋斗,所以没有太多需要关注的。”

“我如这大城市水泥森林里每个努力奋斗的年轻人一样,出身卑微,天生要强,渴望被认可,被理解,被尊重,虽平凡,笨拙,但因为心里有爱的人,所以身披铠甲,一往无前。”

董宇辉的爸爸是一个农民工,他形容,就是扛着袋子,背着被子,在火车站里被推来推去的其中一员。

他的成长,也浸满生存之苦——从大一下学期就开始养活自己,因为当时家里还有弟弟要读书。大学时做导游带着外国人游西安,日晒雨淋,这是很多同学都不愿意做的工作。大冬天的一个夜里,下班后两点多才回到宿舍,宿管阿姨还不给他开门。他只能从郊区的学校,走了一晚上的路走到西安市区,一晚没睡,第二天继续带着外国人游兵马俑、大雁塔……

 

如同很多穷孩子从小想的,是如何靠着自己生存下来。很长时间里,他的人生也只有七个字:我必须养活自己。

在直播间里和网友聊天,董宇辉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的人,看到了众生相,那是一些很鲜活的人,有刚毕业为工作焦虑的年轻人,有带孩子的宝妈,有夜间刷手机不想睡觉的中年人……

 

“我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跟自己性格相似,经历相近,然后志趣相投的人。”董宇辉这样说。所以,卖货时他总是显得很佛系,把网友当做身边朋友一样,“需要你买,不需要你不买都行,我想让你理性消费。”

从这个意义上说,董宇辉的直播提供的,不仅仅是一种“情感陪伴”,还是一种正向的情绪价值。

 

在董宇辉身上,千千万万网友看到的是一个自己的缩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故事——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在充满动荡的生活里,他熬过来了,他迎来了自己的曙光。董宇辉让我们看见了自身的可能性,他的故事本身,为大家提供了方向,提供了能量,让我们去成为自己心底深处的样子。

 

利己时代的利他

董宇辉喜欢谈书,喜欢谈书里的人物,他喜欢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落魄的人,失意的人,而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他说,我们关注历史,不是想让它成为利已主义者的金科玉律和处世宝典,而是关注承受历史苦难的个人。

媒体问董永辉最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说:“我前天和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楼下天桥底下,晚上有几个人无家可归躺在路边睡觉,我最大的愿望如果有办法的话,你们真的有资源,能不能通过一些力量给那些人一个住的地方。”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董宇辉说自己就是一个农民的孩子,所以更懂得人间疾苦。他希望自己以后有能力了,可以去乡村支教,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

在采访中,他谈到自己为什么能坦然接受自己从教师变成一个农产品销售员——“有时坐在北京的办公楼里吹着风,我就会想起陕西潼关农村的农田里,我爸、我妈、我奶奶,我奶奶今年都70了,还在地里干活呢。每当我想到这里,我就会清楚地意识到,我不能忘记那些地方的那些人。只要有力气,有机会,就要竭尽全力地去让他们过得好一点,让他们稍微多赚一点,让他们的生活能体面、健康、舒服一点,那是我的福气。而且我的家人只是一个缩影,在农村,那里还有广袤的土地和成千上万的人。”

 

也许就是这样的质朴和单纯,也让所有观看直播的人对他心生好感。在谈《平凡的世界》时,董宇辉说书里的人物最打动他的是:怀利他之心,行利他之事。

其实每一个网络热门人物的诞生,都有独特的时代背景和大众文化因素,他们的走红看似偶然,有时候也是一种必然。

心理咨询师崔庆龙说:“这个时代一定会教会我们一些东西,它逼迫我们更加深刻地思考自己的处境,思考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尤其是当我们在这种不确定性中被迫停下来的时候,我们或许应该想想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应当去追求什么。如果说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种变化,我们就需要随着它进行一种动态调节,这样才不会与这个时代相伤,这是一种需要进行主动适应的东西。”

 

在董宇辉的直播里,有人找到了温暖,有人找到了代入感,有人得到了心灵的慰藉。只希望这样的主播清流能再多一些,在每个人下单大米和牛奶的时候,也能听一听主播聊聊《活着》,聊聊《平凡的世界》,能让自己在凡尘俗世中,面对过往的幸或不幸,都能获得某种思考与力量。

作者 大鸟kiki

编辑 小鸟kiki 贫嘴龚三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