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100万人想看的《断·桥》,够惊喜吗?

1905电影网官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部有生猛故事和风格的犯罪片,马思纯+王俊凯+范伟的三人组合,能带来多大惊喜?在猫眼、淘票票平台的上映新片想看指数里,《断·桥》都名列前茅,综合想看数达百万。

作为出品制作方劳雷影业的掌舵者,方励身兼本片的监制、编剧和客串出演。从《红颜》到《断·桥》,方励也和导演李玉合作了十八年。

《观音山》是方励和李玉此前合作口碑较好的电影,上部电影《阳光劫匪》在试水奇幻童话类型后,《断·桥》又回到了方励和李玉最熟悉的表达领域。

方励认为,《断·桥》在艺术性与商业性的合成,以及社会批判方面,在他心里和《观音山》不相上下。

“《断·桥》是不是我们今天经常可能面对的情感困境、社会困境。有没有可能下一代人还有兴趣再看,再下一代人也认为这个电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其中一个缩影”,方励希望观众看完能有所触动和反思。

曾在商业战场呼风唤雨,到了电影行业,年近七旬的方励持续奔波在电影幕后第一线。他不靠电影赚钱,不关心能拿多高票房,坚决不为商业拍电影,即便亏钱,也要做出有文化价值、能流传后代的电影。

《断·桥》来了,给这一代,也留给下一代。

《断·桥》藏有方励的经历

《断·桥》故事起源于一座大桥垮塌后,牵扯出的一桩案中案。

在桥墩中,惊现一具被活埋多年的人骨,在一位自称孟超的男孩的协助下,杀人凶手指向死者女儿闻晓雨的养父朱方正,闻晓雨对父亲闻亮的命案真相苦苦追寻,最终揭开背后利益勾结的残酷黑幕。

这个故事起点在2019年,李玉提出想拍女性复仇的电影,于是和方励在2020年3月开始聊内容、写剧本。

剧本第一稿里的案件发生在钓鱼船上,闻亮被人用船桨打死。方励想改,他想起在70年代末看的一部意大利电影《警察局长的自白》,黑手党与官员串通,把阻拦他们赚钱的建筑商浇灌在混凝土里活埋,令他印象深刻,便成为《断·桥》如今案件故事的灵感来源。

电影里的炸药厂、大桥场景情节来自方励的手笔,他13岁时在炸药厂待过三个月,17岁时修了一年大桥,这些真实经历,让电影最终呈现出来的细节更有了真实感。

方励女儿年轻时的叛逆和对他的误解,也帮助影片写就了闻晓雨对父亲的情感变化张力。

剧本完成后,《断·桥》很快在2020年9月开机,12月杀青。从制片人角度来看,影片拍摄过程最难、最耗费他精力的部分,是找到电影里非常关键的冷却塔场景。

正是在这个冷却塔里,全片爆发出了最强大的戏剧性冲突,马思纯、王俊凯、范伟也是在这里,激发出了他们在整部影片里最强烈的表演能量。

我当年没挺马思纯

马思纯是第一个定下来的主演。收到初稿剧本后不久,她写了很长一封信给李玉,李玉看哭了,方励也被打动了。

“我说这就是晓雨,她深度的感受,感性的读解,超过了我们两人对剧本的感觉,她对闻晓雨的感觉走得太深了。她第一次看剧本就入戏了。”

方励回忆说,他在2017年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担任评委,评选最佳女主角时,他没有把票投给《七月与安生》的马思纯,为此一度和其他不同意见的评委争执。

因为《断·桥》第一次见马思纯,方励和她谈到电影里的父女情,“她眼睛红了”,方励知道她懂了。闻晓雨需要说四川话,刚好马思纯的外公是川渝人,她能把方言这关啃下来。

“我跟马思纯说,我当年没挺你,但是我现在很喜欢你,就是因为你对这个角色的认知和感觉。”

那刻开始,王俊凯不笑了

王俊凯和方励都是川渝人,第一次见,方励让他说家乡话,一说方言,方励感觉找对人了,“我就跟李玉说,这小子有野性。”

李玉同时做了一个决定,她告诉王俊凯,“这个角色背负命案、逃亡八年,从现在开始,你不会笑了。”方励印象很深,聊完结束后,从告别那一刻开始,王俊凯真的不笑了。

“那天他完全素颜,加上不笑,一下子脸上有了忧郁感、有质感。之后在(片场)工地上,大家都会叫他——那个不会笑的小孩。”

试戏、培训、围读剧本,王俊凯越来越进入状态。方励和他下一次见面是两个月后,王俊凯已经减下20斤,方励很惊喜,“完全尖脸,整个形体感觉都对了,就是个野孩子。”开机前一天,剧组大合影,方励甚至找不到他,“完全像一个流浪汉。”

电影大概拍到一半的时候,王俊凯经纪人告诉方励,说他开始郁闷了,这样的生活快结束了,“他已经不只是拍戏了,他活在这样一个状态,是他觉得特别幸福的。”

佩服范伟的即兴发挥

闻晓雨和孟超两个弱小的力量,联合对抗朱方正和杀父凶手背后的利益集团,范伟顶住了朱方正这个反派的强大气场。

角色起初设定要说四川话,而在和范伟讨论剧本和角色后,双方一拍即合,巧妙将这个角色修改为从外地来到四川的人。电影里有一处对话细节,朱方正呵斥手下报告不要说四川话,也一下子点出了他的外来者和发怒暴躁的负面形象。

方励表示,范伟在电影里有很多这样的即兴发挥,他和马思纯在生日约会的激烈对峙戏,范伟求闻晓雨饶了朱方正的表演细节处理,简直神来之笔。

他既在利益链里滚雪球般走投无路,一念成魔,也心怀对晓雨的愧疚和救赎,人性的复杂两面、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的层次感都细腻诠释了出来。“完全是朱方正附体了,完全入戏。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商业拍电影,我不碰

方励不仅和李玉长期合作,也一直在扶持不同导演、不同类型的影片。

他将《百鸟朝凤》这样的小众文艺片推向市场;帮助韩寒推出他的第一部导演长片《后会无期》;自己也当导演,拍摄纪录电影《里斯本丸沉没》。

他欣赏李睿珺,一起做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在李玉的推荐下,方励近年来合作了两位新人导演的项目《兔子暴力》和《1999》。

“我是第三者的眼光,我能帮你修理。”方励坦言,他从来不会问投资到不到达,而是考虑剧本有没有达到标准,有就拍。

他被《后会无期》里,时代变故下的交叉命运所感动;他让《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重剪,补拍最后一场戏;他认为《兔子暴力》点子很好,不过原剧本不及格,他牵头改了两年半。

《后会无期》后,方励联合出品了《乘风破浪》,并没有参与制作,有合适题材他还会和韩寒合作,但他也直接告诉过韩寒,“纯商业的东西我不碰,策划就是为商业做的电影,我不沾,跟我没关系。”

在方励的认知里,“电影是不值得我们去赚钱的,这是一个民族文化的金字塔,声音和影像能够长久保留,完整生动记录时代、记录人。”

“好的电影是未来价值,它不是今天价值。它是更大的商业价值,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文化的商业价值,它能延续好多代人。”

方励是现实理想主义者,是特别感性的电影人,他喜欢有情怀、能记录时代和一代代人的电影,他也一直坚持在做这样的电影,《断·桥》同样如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