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需要开启JavaScript体验 >>

上汽大众高管因吸毒被拘留 2018销量14年来首次下滑

经济观察报

关注
上汽大众高管因吸毒被拘留 2018销量14年来首次下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干群芳 1月4日,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在汽网站上公布一则“朴春旭吸食毒品案”的案件,这个编号为“徐公()行罚决字〔2019〕100019号”的吸毒案件,因为“朴春旭”这个人名引起了外界的关注。1月11日,有细心人士表示,案件中所指的“朴春旭”被认为是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大众品牌营销事业执行总监,其是上汽大众大众品牌的营销负责人。

那么,这个朴春旭是不是就是上汽大众的那个朴春旭呢?1月11日,经济观察网记者都从多个渠道进行了核实,因为吸毒而被行政处罚的这个朴春旭的确是上汽大众的高管。“已经封锁消息了。”接近上汽大众的消息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讲述了该公司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态度。而从消息人士处获得信息显示,朴春旭吸毒案件爆光之后,其已经在内部被“双开”。

“其实处罚还没有完全定下来。”另一位消息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官网显示,朴春旭因吸毒于1月4日被予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资料显示,朴春旭在上汽大众集团先后出任多个职位。2010年11月,朴春旭从集团售后服务部总监转任斯柯达品牌营销事业部执行副总监;2015年5月,朴春旭继而转任大众品牌营销事业部执行总监,并兼任市场部总监。

在朴春旭负责上汽大众斯柯达品牌营销工作期间,斯柯达在华销量从2011年的22万辆增长至2014年的28万辆。其2015年接管上汽大众大众品牌营销工作后,大众品牌从2015年至2018年,保持了国内单一品牌销量冠军的成绩。有分析人士认为,朴春旭因为吸毒的问题而曝光,反应的也不仅仅是个人问题,甚至有上汽大众的在这几年中发展问题。

最近几年,上汽大众越发封闭,因为背靠“大众”品牌而在产品和销售上都很少再有领先的举动。但是从以往上汽大众的发展,在其合资之后的长达三十余年的时间中,上汽大众长时间都是中国合资车企的榜样。而今,高管队伍一个人的腐坏,可能正侧面展示“居安不思危”的上汽大众这几年的“精神状态”。

因为新造车企业的崛起,原本上汽大众的精英团队基本被挖角,甚至整个项目组都被挖角。比如曾经操盘设计研发朗逸的团队。而现在,上汽大众整个产品质量也下滑严重,其产品减配严重,在新产品定价上,远不如“同门兄弟”一汽-大众实诚。

比如途观系列,途观是大众在中国第一款国产SUV,一直都是上汽大众的销量和利润来源。但是在途观L上市之后,其销量下滑严重,且在价格上也不断降价。目前,途观在某些地区的起步价已经在15万元上下,令人瞠目。而因为受到中保协碰撞测试评分的影响,途观L的的减配和安全性也受到质疑。

2018年12月底,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C-IASI公布了2018年首批试验成绩,其中途观L在C-IASI碰撞试验评分给出了M(一般)的成绩,低于中国自主品牌领克和WEY的G(优秀)表现,甚至连A(良好)的表现也没有获得。在一些汽车垂直论坛上,车主们反映途观L各种减配问题的发言也十分多。

比如,海外版的途观下摆臂和支撑架都是铝合金材质,但是国产途观L则是非常廉价的单层冲压钢板。另外,上一代老途观的副车架是铝合金材质,而新途观L的副车架则换成了铁材质。与其说“简配”,倒不如说是为了“节省成本”。海外两驱版途观总重量为1.5吨左右,国产后的两驱版途观则达到1.6吨,而途观L四驱版则超过了1.7吨。此外,在具体配置上,也有很多地方减配。而途观系列不断下滑的的表现也证实了消费者在用脚投票。

过去的2018年,上汽大众集团销量出现14年来的首次下滑。1月2日,上汽大众公布了2018年销量,上汽大众集团全年销售206.5万辆,其中大众品牌全年销售171.3万辆,虽然继续位列国内单一汽车品牌销量榜首,但是严重下滑近两万辆;而斯柯达品牌全年销售35.2万辆,同比增长5.7%。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