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全员加速中》,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新浪娱乐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90分钟的时间里加速奔跑,一边躲避猎人的抓捕一边完成任务争取活到最后,无论什么咖位,都有可能在开场十几秒被光速淘汰,甚至活不过片头……如此刺激的体验和综艺呈现,或许只能在《全员加速中》这档节目中看到。2015年,《全员加速中》这个IP诞生,播出两季后消失了整整七年,又在去年重启,今年节目制作到第四季。

在《全员加速中·对战季》第九期节目录制期间,娱理工作室在濮院古镇参与了彩排试跑,亲身体验了这档节目的特殊。猎人带来的压迫感、和对手竞速的胜负欲、为团队做任务的责任心、以及想加速成功的终极目标交织在一起,仿佛体验了一段崭新的人生。

很多嘉宾在这档节目中展现过自己的高能瞬间以及短板劣势,在高度紧张的录制环境里,每一个嘉宾都不得不显露出最真实的自己。第四季接受考验的则是湖南卫视和芒果TV双平台上成长起的两大男团——“0713”哥哥们的再就业男团和从《名侦探学院》诞生的南波万男团——作为常驻嘉宾两团展开团队间的对抗。

新的赛季新的机制,新的成员带来新的观众,节目上周五播出过半,每一期节目都上了热搜,节目内外有很多话题被网友们反复讨论。娱理工作室邀请到节目的制片人安德胜、加速再就业男团队长苏醒、相亲相爱一家人队长蒲熠星,一起聊聊对战、胜负、团魂这些话题。

男团与对战

《全员加速中》前三季基本都是加速队员作为一个队伍,共同对抗猎人的模式,第四季则展开了整季的对战,这个创新模式的灵感来源于上一季。

节目组彼时邀请再就业男团和《名侦探学院》的嘉宾录制了一期会员版,发现两个男团由于年龄和代际差异而产生的不同玩法的碰撞很有意思,当时就考虑第四季可以用这两大男团来一季对抗。

在制片人安德胜看来,两个不同年龄段的男团的对抗,甚至有一些社会学的隐喻:“这两个团正好是两种年龄段,一个是已经出道多年的前辈们,一个团是学历高有勇有谋的年轻人,猎人就像这个社会的公共危机,不同的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是怎么样斗争的?40岁的人和20岁的人面对危机可能想法不一样,20岁的人啥都没有,就是冲,40岁的可能就想先躲着先自保。”

年龄差是一种节目效果,可能也是一种体力上的悬殊。在第一期节目中,苏醒就提出哥哥队平均年龄40+,弟弟队平均年龄20+且个个都是高材生,从表面配置来看,哥哥队似乎不占优势。但目前节目播出过半,弟弟队仅领先一个人头的优势,两队可谓打得有来有回。

对此蒲熠星感慨道,“我最开始都上当了,说什么哥哥队平均年龄比我们大很多,他们体力就一定差,这种就是刻板印象,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弟弟队在体力方面真的碾压哥哥们吗?看结果也看得出来,弟弟队比了这么多期怎么没有碾压哥哥们呢?是我们不想吗?肯定不是,其实大家的实力水平都是难分伯仲的,只有这样,对抗才好看。”

目前录制完10期节目,苏醒对哥哥队的表现非常满意,最开始以为能拿到分数就不错了,没想到现在还能势均力敌。他认为哥哥队的优势就是大家年纪大了,所以比较胆小和谨慎,反而考虑问题更周全,队员之间的沟通和战术布置也会更沉着。总结下来就是12个字:老当益壮,老而弥坚,老谋深算。

尽管节目形式是对抗,观众们看到两队有一些竞争得失,但节目外两团的关系却可谓如胶似漆。苏醒表示,《全员加速中》是他这些年录的综艺里,过程中感觉最有爱的节目,弟弟们的性格很可爱,和哥哥们的相处也都很融洽。

第一期节目首发的14人阵容+制片人安德胜甚至有一个共同的大群,叫“相亲相爱加速中”。大群很活跃,每次录制前一个晚上,大家会在群里互相问候到哪里了,一起约个饭,每次录制后大家也会一起复盘。据苏醒透露,王栎鑫和黄子弘凡是群里的活跃分子,娱理工作室与苏醒对话的时间在第10期录制结束后,与苏醒聊天的当下,群里还有文韬和石凯在讨论节目。

《全员加速中》第一期的先导片里,蒲熠星曾经开玩笑提出,这季节目是让观众们看看,谁才是双平台第一男团。如今再回看当时那句调侃,蒲熠星笑言,“我也就嘴上说说而已,这话谁敢认真说,虽然是我敢说,但节目组也是敢放,我看最后一期怎么收场,谁赢了怎么办哈哈。”

虽然录制没结束,苏醒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南波万男团)是第一男团”。

“我们这个男团啥都可以争,就是不争第一,但求有工作不求争第一,他们就是要做就做No.1,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年纪我觉得也是符合的,年轻就应该去争取更好的名次,但是我们这个年纪我们是只要有活干,给他们No.1。”

输赢与公平

两个男团自带流量和粉丝,他们的加入为《全员加速中》这个IP带来了新的观众群。而作为对战季,一定会有胜负,场上是两团对战,场外粉丝们肯定是更希望自己支持的男团能胜利。

制片人安德胜分析,再就业男团的粉丝们更多是来看哥哥们如何搞笑,而“名学”的粉丝们则更多是典型的慕强心态,希望看到的是学长们如何聪明如何厉害。两方粉丝需求不同,节目组的压力在于,一定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技环境。

“我们对每个PD的要求是必须要把任务的规则跟嘉宾解读清楚,一定不能出现说我藏了一块规则不告诉你,我们节目组要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

另一方面,节目组还要预判一些极端情况。《全员加速中》每一期的录制都要至少彩排两次,一次是嘉宾们各自的PD进行彩排,第二次则是找节目的普通观众来试玩,目的都是测试游戏流程的合理性。

如果普通观众玩起来都很顺利,就意味着任务设置应该很合理,如果普通观众试玩感受到明显的bug,艺人只会让bug变得更大,“因为他们经常找到节目的规则bug,一般跟观众说不能干嘛,人家就不干了,你跟艺人说不能干嘛,他还是要去干,很难控制。”所以节目组要提前预判,并且临场当机立断,不能让bug影响到游戏的进行。

在节目第二期的看天灯密码的环节,石凯就拿到了摄像的机器,通过镜头放大看到了密码。安德胜表示,类似这种情况确实就是卡了bug,虽然很聪明高光,但是为了整体的公平性,节目组当时就跟摄像们说,这种玩法只能搞一次,“我们在彩排里确实没出现过这个情况,一般人也不会想到把摄像机拿走,以前的卡bug是有些艺人找块黑布盖着自己,第一次确实让人觉得好聪明,但多搞几次的话,就会显得有点没新意了。”

《全员加速中》录制到现在,节目组经常为了公平性的问题先在内部争论一轮,比如第二期节目的结局就至今让安德胜觉得印象深刻。

“一般出现那种特别微妙的画面的时候,我印象会很深。第二期最后,是放出了4个紫队的专属猎人,理论上紫队会全军覆没,但是后面文韬一直没被淘汰,我就问什么情况,那个时候我们导演组内部在总控室还争论了,有其他的导演跟我说担心节目播出来网友会不会觉得不合理,4个人抓他一个人还抓不到,觉得我们在保文韬。

但事实是,文韬他躲得很好,猎人在合理合情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看到那个地方的。如果这种情况还要去抓他的话,那就剧本化了,但是如果这个地方逃脱成功了,那是他真的厉害。有时候我们玩网络游戏还会卡bug,他都没卡bug是正常躲藏成功了。这个地方展现的是他的能力,所有人在节目里面展现出的强能力,观众应该认可。

所以我也支持这种结果,我们应该是设计好环节,设计好规则,开放式地迎接结果。”

胜负欲与综艺感

节目组在创造公平的环境,观众们也很在意输赢,但是两队的队长苏醒和蒲熠星都表示,在这个节目中,赢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苏醒看来,在节目里的有效输出比最后的胜负更重要。“如果说我没有最后拿到加速王,或者说我们队没有胜利,但是中间大家每个人都有亮点,有做正面贡献,有很多精彩的瞬间的话,我完全可以接受。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最后在比分上赢了,但是我在中间完全是躺赢的,甚至是毫无头绪的,甚至有时候是拖累别人的,我是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还是更注重自己的有效输出和有没有好的表现,如果最后能取得好的结果,那是最好的了。”

作为节目中唯一全勤嘉宾,蒲熠星表示加速成功当然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但他更在意的是有没有在节目里呈现出一些有意思、很厉害、比较“秀”的瞬间。

“对于我来讲,很早被抓不会让我感到焦虑,但如果没做什么贡献就会让我感到难受。这个节目有对抗有竞技,但是它始终是一个综艺。你在节目上面表现高光,跑得快、策略棒、活到了最后,其实都是给观众提供一种观看体验或者情绪价值,也都是一种综艺效果。

艺人是个服务行业,综艺是个服务行业,我们上综艺并不一定要让观众记住你,但是要让观众看得开心。所以如果早早被抓,但被抓得很好笑我觉得也是值了,要是平平淡淡被抓,这个通告费拿着就不踏实。”

苏醒和蒲熠星本人都认为综艺感重要过胜负结果,但不是所有的粉丝们都这么想。正如制片人安德胜分析的那样,南波万男团常驻节目中长期的口号是“要做就做No.1”,很难让粉丝换一档节目就忘记这个宗旨。

对此蒲熠星表示,“安导说的也没问题,我们之前很多常驻节目的流程设计就是很容易让嘉宾和观众都产生胜负欲,所以才有了要做就做No.1这样的口号,但随着录的综艺越来越多,我们也能看到,这样的观念也在被改变。”

作为综艺前辈,苏醒则是早已过了被观众的期许而左右的年龄阶段了,“我现在干一个事情,接一个活,上一个节目或者做一首歌写一段文字,都是以我自己的感受为主。当然我相信这个也是能够吸引到很多关注,甚至说欣赏我的人的原因,我不能太去取悦于观众,当然我不会去对着干,因为我们节目有一个正向的价值,我只是每一期尽情去施展自己的能力,尽量把我们的团队带好,这样的话观众自然有欣赏的喜欢的点。”

队长与团魂

在目前播出的节目中,哥哥队和弟弟队展现出完全不同的策略和风格,哥哥队以苏醒为团队大脑,而弟弟们则是强调单兵作战能力,人人都能做替补队长。这个游戏是由队长统筹全局来管理更好还是减少管理层级的扁平化管理更优,成为观众们热议的一个点。

作为哥哥队的大脑,苏醒在节目中一直是被弟弟们重点攻击的对象,弹幕上也有观众评价苏醒是“全能的驴”和“累死的驴”。对于这个称呼,苏醒本人并不认同,“就是他们的夸张的表达,这也是想要尝试分化我的队伍的一个手段,我们的队伍很团结的,我怀疑发这种弹幕的是说真话的还是故意想让我们的橙队军心涣散,想搞垮我们。”

与蒲熠星对话当日,节目正好播到弟弟队公开竞选队长那集,蒲熠星以高票当选队长,并且为自己也上了一票。

对于主动承担下这个重任,蒲队长表示其实压力很小:“我们队的队长就是薛定谔队长,你是队长,也感觉自己不是队长,你不是队长,觉得好像又是队长,反正就很奇怪,因为我们队单兵作战能力都很强,大家都有很强的个人实力以及一种傲骨,其实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有时候你什么都不说,队员已经把任务干完了,其实压力很小。”

说到“傲骨”这个词,蒲熠星表示并不是不服管的意思,“当然我也没有特意去管过大家,很多时候大家都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什么的”,就比如在后来的某期节目里,蒲熠星和另外两位队友聊好了一个优质策略,当打电话告知其他队友时,被对面的队友们问“请你们现在阐述一下好在哪儿”。

虽然两位队长都以开玩笑的口吻吐槽了队伍不好带,但两位都高度认可了队伍的团魂。

蒲熠星表示,弟弟队的成员大家一起录过很多综艺,而《全员加速中》的特别之处就是“这是一个很考验团魂的节目,之前大家很多节目都在内斗,要做就做No.1,其他的都被比下去,但是这个节目就是一个纯粹的相互合作,之前非常害怕节目组会安插什么卧底什么内奸,幸好没有,感谢节目组。”

对于弟弟队的团魂,蒲队长的评价是“已经很厉害了,没有上升空间了。”在他看来,队伍看似是一盘散沙,其实大家默契十足,“比如说大家同时看到一个任务,心里都会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可能也会猜到队友会干什么,然后还有一种信任,就是相信自己的队友可以完成某一个东西,所以有时候节目上看好像我们的交流没有那么多和频繁,但是其实我们很多的交流已经在过去的几年做完了,结果就是我们有一定的默契和信任,信任自己也信任队友。”

苏醒说他心目中的七人梦之队阵容是自己+王栎鑫、王铮亮、陆虎、张远、陈楚生、姚政,“亮哥是智商担当,很有逻辑也很会解题;栎鑫是武力担当,非常勇猛,而且动作又迅速,执行力很强;虎子是气氛担当,也不知道分配什么给虎子了,只能是气氛担当了;远远是随意担当,我不在的时候,有需要他的时候,他能挺身而出,他就是想担当的时候可以担当,不想担当的时候就可以跟着我们走,所以比较随意,也可以说他是佛系担当;生哥只来了一期,只能是毫无担当了;老姚是反向担当,老姚是为对手经常担当。”

这个梦之队阵容甚至带上了第五期节目中“坑”了橙队的姚政,对此苏醒表示,“虽然他各种反向担当,虽然楚生只来了一期,但是要选梦之队我肯定选自己兄弟。”而据苏醒剧透,在之后的某期节目里,姚政还会拯救他于水火之中,“在上一期被姚政17年之后继续坑我之后,我俩在节目里来了世纪大和解,老姚录完之后心里特别开心,说Allen的粉丝终于可以不用骂我了,好开心的如释重负。”

本季热议问题,答案在这里

《全员加速中》独特的对抗性和淘汰机制,吸引了很多真情实感的粉丝,每一期的输赢结果、抓捕是否合理都会引发讨论。对于节目中的那些被观众热议的问题,制片人安德胜向娱理工作室一一解答。

娱理:这季是对战季,节目组会控分吗?

安德胜:看到网友也经常说,我们是不是有剧本什么的,其实不存在,因为我们控制不住他们,他们两队谁赢谁,谁赢多少,你控制不住。只能说整个的任务,我大概发布的节奏,早点发晚点发我可以调整一下。比如说第五期我们彩排了几次,结果都是2:2,1:0之类的,结果弟弟队玩了4:0这样的大比分。

娱理:上周五播的第六期节目,因为新的时间回溯机制,曾经在网上引起节目组控分重录的争议,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安德胜:第五期最后任务做的就是一个单环节的时光轮回,第六期我们是做了一整期的无限流,因为我们觉得大家看了这么多期,都是到任务四才抓完,太过于程式化了,希望任务一抓完,然后不断回溯,每一次回去都能够找到下一遍的一些线索。

当时第一个任务不到一个小时,所有人就回到中止间了,网友们就凭着路透分析王鹤棣要重录,但其实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的设定要重录。正好文韬在另外一边掉水里去了,那天是正好寒潮,所以腿湿了走路就有点抽筋,然后去找了护士,帮他去看了一下没有什么问题,但被拍到了一张照片大家就以为他受伤了。

娱理:节目中有时候会请一些比较大咖的飞行嘉宾,猎人抓人的时候会有大咖保护,会把他们留到比较后面吗?

安德胜:没有,你看上一季时代少年团,包括以前TFBOYS、黄晓明都曾经有过很早被抓的经历,在每个时段里面我们只会跟他们说好好躲,优先考虑周围有没有猎人,要活下来做任务才有效。

娱理:中控会告诉猎人哪里有加速队员,引导猎人去抓人吗?

安德胜:不会,我们一般会给猎人划定一个大概的活动区域,有自己的焦点区域也有交叉区域。我们系统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猎人就是去哪抓到谁,通过对讲告诉我们。

有时候我们也看到网友问,为什么觉得猎人有些蠢,有些地方为什么不去抓?因为我们有些区域是放了禁入牌的,猎人守则里他们不能进去抓,但是有的嘉宾非要走去禁入区域。艺人们有时候为了逃命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曾经经历过进去喊艺人三五遍,几分钟以后可能才出来。在节目里所有人都怕被抓,是真的害怕。

娱理:猎人之间会有内部PK谁抓的人多吗?

安德胜:其实我们不太希望他们有这样的PK,因为这样会让猎人有很强的一些功利性,猎人就应该是正常的看到加速队员就抓,不能说是我为了抓谁,我去刻意找谁。猎人基本守则是你不能笑,不能够违背你的眼睛,不能没看到加速队员就去主观意识找这个加速队员去抓。

娱理:节目的设定是90分钟的游戏,我在试跑体验的时候发现实际录制时间更长,所以游戏设定里真实的时间流速是怎样的?

安德胜:会稍微长一点,我们后期剪辑是按照90分钟的量,但是录制的时候现场我要留时间给大家充分去交流。比如任务中你在跟他打电话,他在跟他打电话,这两个素材我都有用,你消耗了一分钟他消耗两分钟,我在后期得把它消耗到同一个时间段里面去。所以大概是1:2的比例,90分钟的节目可能会录到180分钟左右。

我们第一季差不多是1:1.5,120分钟左右录完,但现在慢慢会发现场地确实有点大,如果纯90分钟做完任务,大家跑得太累了。一般我们说倒计时两分钟这个任务关闭,其实是给大家留了差不多四、五分钟,但是全场倒计时最后的几分钟,就是正常时间了。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