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短剧和AI的热浪吹到了春推会

新浪娱乐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日程压缩,论坛减少,春推会的交流价值已经逐渐大于它的“交易”作用。

如今的春推会更像是提供给影视行业从业人员的一个交流机会,至于发行和交易,已经完全不依赖于春推会这个特定的场景,除了开幕致辞和一场行业论坛之外,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的换届大会和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年会也是两场重要活动,总局领导列席,视频平台、影视公司的行业大佬们也都纷纷参加,有这样重量级的嘉宾坐镇,春推会的行业地位也就稳了。

但由于和香港国际影视展的举办相隔时间太近,不少此次参与春推会的人员都刚刚从香港回来,且香港国际影视展参展的人员众多,该见面和对接的事项都已经在展会上完成了,因此,春推会的房间之内也略显冷清,大多数都只是提前约好一些未能在香港见面的朋友一起聊聊天。

穿梭在春推会的现场,总能听到关于短剧相关项目的询问,“你们在开发短剧项目吗?”“短剧的海外发行怎么做?”“海外的短视频平台需要什么内容?”这样的讨论在房间里、走廊里、电梯里都可以听得见,此次春推会也有不少短剧从业者参加,虽然还没能坐上“主桌”,但也已经挤进了主流的视线。

短剧成为新贵

在2024首制协年会推优名单上,除了传统长剧集得到了表彰之外,微短剧也开始被关注,“年度值得关注微短剧”这一项中,《反诈风暴》《大妈的世界贺岁篇》《逃出大英博物馆》《全资进组》《我回到十七岁的理由》《锁爱三生》都是过去一年中,成绩不错的微短剧作品。

得到行业主流的认可,也就说明了微短剧目前的行业地位,传统影视公司开始涉足短剧行业,也有不少短剧导演、制片人来到了春推会现场,他们大多还很谦虚,抱着学习的态度在和大家交流着。

在政策方面,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在培育新质生产力,推动新质生产力方面也有着重要举措,其中第一项就是优化基金扶持,全面加强支持力度。在扶持类别上将打破电视与网络的界限,对电视剧、网络剧、动画片、纪录片、节目等类别分别进行整合优化,并且关注培育网络微短剧、网络电影等新型业态。

在数据表现层面,中国视听大数据在今年将开展针对网络剧、微短剧的网播数据、社交数据以及行业专家评价。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戴清在论坛中犀利地表示,“微短剧不仅是单纯的短剧了,而是一种大众审美的选择,微短剧就像小猎狗一样的来了,如今的长视频、中视频创作面对着非常大的竞争压力,如果有短小精悍且能够获得高利润的内容出现,大家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去做长视频呢?长剧和短剧的劳动量差距很大,当下正处在一个急速变动的格局当中。”

2023年,有1.5万部不合格的微短剧作品下架,2024年,也有优秀作品得到表彰,在戴清看来,“微短剧同样要走精品化的道路。”在数量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未来一年,短剧提质也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短剧的迅速发展对于长剧的冲击日渐明显,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戴莹说,“现在有一个比较现实的情况,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短剧很吸引观众,也抢占了他们非常多的时间,某种意义上消耗掉了一部分他们的耐心。”

追求直观的爽感的短剧给了观众最直接的刺激,那些需要循序渐进,让观众了解人物、了解故事,才能慢慢开始感兴趣的长剧内容可能就会被观众放弃,再加上短剧的“高收益”吸引,一时间,短剧甚至超越了长剧,成为了春推会最热门的话题。

有影视公司开始涉足短剧业务,同样也有影视公司还处在观望的态度,自觉没有创作短剧内容的“基因”,进而选择投资但并不参与创作的公司也不在少数。无论是哪种方式,短剧这片蓝海,也即将被挤满了。

AI改变影视行业

除了短剧之外,AI的发展和运用也给了从业者一些危机感。

完全由AI制作的长片电影《我们的终结者2重制版(Our T2 Remake)》在洛杉矶首映让国内的影视行业从业者看到了科技的无限可能,《复仇者联盟(Avengers)》导演罗素兄弟中的Joe Russo谈及AI在影视上的应用时曾公开表态,“通过虚幻引擎或AI工具,任何人都可以讲述故事。”

随着对AI越来越多的讨论,也有人开始有了危机意识,“是不是很快我们就要失业了?”原本需要一个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只需要一个人一台电脑就能完成,那如今大批量的从业者,未来又在何处呢?

北京时间2024年2月16日,OPEN AI发布模型SORA的研究报告,并放出多条视频DEMO,而所有的视频内容都是由文字直接驱动生成的,此前不少人预测,2024年将是AI元年,AI的影像时代真的到来了。

AI技术的运营大大缩减了影视行业的人力、物力,虽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运用,但也已经在影视行业中发挥出了重要作用。AIGC的技术手段正在帮影视行业提高效能。

戴莹在论坛中列举了一些实例,影视剧项目在提案阶段是没有海报的,但是目前,输入剧本内容,人物形象的文字,就可以输出一些概念海报,甚至到了后期,也可以输出一些宣传物料作为参考。这也就注定,未来行业中一些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都可能被取代。

在拍摄方面,早年间,《理想之城》的LED虚拍帮助剧组节省了大笔开支,而如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剧组只需要在摄影棚内搭建前景,整体的后景都可以靠虚拍来完成,并且随着镜头的推进,虚拟的后景也可以自动完成景深的变化,大大节省了美术置景搭建成本,也提高了影视剧的制作效率。

在内容创作方面,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编剧张巍也感受到了AI给她工作带来的影响,“我是个大学老师,首先我要提防学生们拿AI写剧本交作业。”至于如何去辨别,目前张巍的办法是去跟学生讨论。但截止目前,她还没有看到AI创作对真正的编剧工作有很大的冲击。

影视行业依旧是一个需要人不断创造的行业,人的思维和情感的复杂性在目前的阶段依旧是高于AI的,未来,AI即将如何发展或者人类会把AI培养成什么样子还是未知,但就目前来说,AI技术的运营,已经可以帮助影视行业进行改革了。

《异人之下》中有AI数字人“二壮”出演,综艺《我们仨》中,也有AI助理导演“爱芒”加入,科技的力量正在改变影视行业早已经不再只是一句虚喊的口号了,未来已经来了。

发行的新玩法

影视公司房间的大门紧闭和发行公司的门庭若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较于影视行业繁荣发展时期的春推会,今年参会的公司相对较少,再加之发行和售卖也已经不再拘泥于春推会房间内的交流,所以,房间内也相对冷清。除去报到和撤展的两天,真正留给他们在房间沟通的时间只有一天而已,但也有不少影视公司在下午4点左右就早早离开了。

做影视剧海外发行的公司则在不停地迎来送往,客户一波接着一波,某发行公司的工作人员笑笑拿出自己的工作笔记,香港国际影视展中沟通的工作还没完全消化完,春推会中又有了很多新的工作。

随着短视频平台在全球的发展,国剧出海也不再仅局限于海外电视台、网站、YOUTUBE、Facebook等平台,TIKTOK、INS、THREADS也成为了发行渠道之一,除了传统长剧,短剧、红人、二创都可以成为出海的对象。

在扫楼的过程中,娱理工作室偶遇了一家从事此类业务的公司在推介自己的合作渠道,通过将长剧切条,进行翻译或者配音的工作,发布在短视频平台也已经成为了一项热门发行渠道,只要拿到版权,这样二创类的内容也可以有不错的收益。

虽然影视剧海外发行的大盘不如国内版权剧市场那么大,但多种玩法的出现,也在给行业注入新的活力,在为影视项目创作更多收益的可能。

长剧的出海通路已经相对完善,今年,很多竖屏短剧也有了出海的可能。国内生产的短剧在海外的短视频平台播出,也是一种发行渠道,且目前版权的价格也还没有到虚高的程度。

横屏短剧也同样可以开展海外业务,“将3~4集短剧合并成1集内容,短剧也可以在海外的电视台或者长视频平台播出。”从事发行工作的小南说。据他介绍,在众多短剧内容中,甜宠剧的受欢迎程度更高,流量表现也更好一些。

短剧、切条二创等内容的海外发行大多是以分账形式结算,目前的分账金额也相对有限,当然,也有一些公司以保底+分账的形式推进,短视频的整体海外发行规则还没有长剧海外发行那么完善。

回望今年春推会的现状不难发现,影视行业确实因为短视频和AI的冲击焕发了一些新的活力,从疫情的阴霾中走出,从业者们都在期待一个光明的未来。影视行业也在不断地变革中求发展。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