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被捧太晚?他这么说

新浪娱乐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娱乐圈更新换代的速度向来很快,尤其是古偶领域,通常被视为新人辈出的赛场。年轻属于优势,算一种共识。但这两年,“老来得粉”似乎并非是特例现象。

眼看一再有30+演员打破所谓的定律,披荆斩棘的风俨然吹到了古偶里。像是最近,随着主演作品《花间令》高开播出水花,刘学义的流量就分分钟有了明显的提升。

在大众眼中,已成大器晚成的代表之一,被分析走红路径,被讨论发展前景,演员自己会怎么看待?新浪娱乐去和刘学义聊了一下。

01

作配多年,没有焦虑

今年具体是出道的第几年,刘学义已经记不清了。

就在前些天,#16岁的刘学义#被考古上了热搜,当时是出演了《青春偶然事件》寻亲记篇,如果自这个有角色扮演的央视教育片开始算起,他接触表演已有18年之久。

早年,在读北舞附中的刘学义,曾于众多学生中被电影导演选中,外形气质得到了颇高的认可,“帅,无论是皱眉还是淡淡的微笑,都透露出一种孤傲的感觉”。

后来,因为想上的音乐剧专业那一届不招生(每两年招一次),刘学义转去考了中戏的表演,很顺利,一试即中。

成为明星的条件,刘学义无疑是有的。但在拍戏之初,他并没有预判过自己多久能红。

从被评孤傲到自认三十而碎嘴子,时间一晃多年,一直到2021的时候,才有第一部男主剧播出,他也始终没有焦虑过。

相比把拍戏视为扬名立万的途径,刘学义更多是有一种打工人的平和心态,没什么一定要成功上位的执念,“正常地工作,正常地对待,然后就好了”。

虽然好些粉丝和路人都曾为他的资源意难平过,认为他被耽误了,出头机会来得有些迟,但刘学义自己却有不同的看法,没有什么应该被大捧特捧,我觉得就是顺其自然,到了什么位置就做什么样的事”。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遇到一个好的作品,才可能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没觉得理所当然,只想要顺其自然。拍的每一部都有收获,走的每一步路都是积累。外人想象中刘学义会有的一些不满或焦躁情绪,事实上,不存在。

《少年歌行》无心是光头,他剃发,成了观众的“梦中情秃”。

《琉璃》昊辰要守护三界,《千古玦尘》天启要保全三界,从帝君到真神,他被封“三界代言人”。

演了多年配角,刘学义直言拍戏不是为了要拍男一号,最重要的是角色让自己有创作欲望。

所以回看过往,刘学义很肯定地表示自己过得很开心,没有遗憾,也没有想过要退圈转行。

02

老来得粉,安分守己

《花间令》不是IP,是原创剧本,当初接触到这部的时候,刘学义刚完成了上一段工作,因为考虑到男主的原型在市面上影视化的比较少见,加上对悬疑探案比较感兴趣,他也就接下了

播出之后的反响这般热烈,其实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被说上桌,被调侃老来得粉,谈到心情时,刘学义没有流露太多喜悦上头的感觉,反倒比较清醒谨慎,“真的是唯唯诺诺,安分守己,我就想好好地拍我的戏”至于网上的那些纷纷扰扰,且随他们去。

作为演员,问到怎么看待“流量”,刘学义用到了“双刃剑”这个词回答。

没有流量,意味着机会难得,可能接不到很多喜欢的题材。而有流量,需要有比较夯实的业务能力作为基石,否则会迅速流走。怎么正确地运用流量,使其成为助力,刘学义认为是很重要的。

现阶段的颜值,刘学义给自己6分及格分。

对于我来讲,这个就已经算高的了。”

从20+到30+,他笑说自己的变化是脸垮了。

听到网友评“90生四帅”,自己的票数在前排,刘学义一脸意外,他觉得有很多演员都非常优秀,“只不过可能现在没有一个很好的作品被大家所知道,但不代表他们不帅”。

现阶段的演技,刘学义给自己7分

因为觉得和别人比较没有意义,唯一要比较的只有自己,刘学义表示会在每天的拍摄中琢磨,也会看大量的片子,来提升演技层面的专业性。

这次拍《花间令》是原声,刘学义还提到自己有个一直合作特别好的配音指导马程老师,比起细究一些抑扬顿挫,她是会根据他的声音,遵循他的感觉,两人一起去尝试创作出适合于潘樾这个人物的一种腔调。

现阶段的运气,刘学义给自己9分。

在刘学义看来,他不觉得哪条赛道是自己的统治区。无论哪条赛道,都是很多人适合,只不过有些演员已经被看到,有些暂时没有被看到。

身处娱乐圈这种比较公认的竞争激烈甚至是残酷的地方,刘学义虽然不言自己在蛰伏期遭遇过的冷水打击,但话语中,会一再回护目前还欠缺一点运气的演员。期待自己在不同地方或者同个类型继续添光添彩的同时,他也希望大量暂缺机会的同行有朝一日都能够在自己的赛道大放光彩。

还有不到四个月,刘学义将满34周岁。

近年的古偶赛道,依旧拥挤,依旧主打一个出名得趁早。然而,也先后出来了几位30+才出圈的。对此,刘学义觉得很正常。

年龄从来不是演古装剧或者所谓的偶像剧的束缚。

20+,有年轻积极的气息;30+,有岁月沉淀的韵味。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特质,刘学义认为都是很打动人的。

哪怕因为年龄,可能需要面对一些中偶之类的争议,刘学义自己也不觉得这是问题,“所有的戏本身也没有打算就是让所有人都喜欢去看”。

有校园题材,有探案题材,有权谋题材……很多类型的角色人设,分别适合不同年龄段。相比年龄,刘学义认为有些剧其实跟题材有关。30多岁的演员不见得一定违和,20多岁的演员也不大可能驾驭得了全部。

“观众真正爱看的是他自己喜欢看的题材,并不是说他爱看多少岁年龄去演的戏,我觉得这个是不一样的。”

总是有缘分接到带“花”字的剧,先后搭档过85花90花95花,刘学义说跟她们合作,不管是做人处事,还是专业方面,或多或少自己都有收获,但要问不同年龄段的演员有没什么差别,他直言并没有,“其实都一样”。

从不会避讳提起年龄,甚至某些时候看到粉粉黑黑的土味情话或吐槽之后,自己直接主动cue,有一个原因可以说是,他没有把这个视为会影响演员发展的大忌。

着眼当下,刘学义只想专注在表演上。

03

不留遗憾,不会焦急

目前为止,刘学义的四部男主剧成绩都不错。

第一部男主剧《清落》,是优酷年度短剧集Top3;

第二部男主剧《夜色暗涌时》,是芒果年度Top5;

第三部男主剧《画眉》,是央八年亚;

第四部男主剧《花间令》,是优酷本年度至今最快破万剧。

论投资回报率,怎么都不能说低了。

这对于刘学义来说,动力和压力都会有,“希望有很好的作品能够持续输出,我会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更加严格地去挑选后面的工作”。比起近来流行的窝囊、娇夫之类的人设,他想尽可能去尝试市场上比较少见的一些形象。

提起有四部待播剧(《念无双》《春花厌》《生活在别处的我》《落花时节又逢君》),“只要是我自己演的,我都觉得还蛮好的”,刘学义也期待会有很好的收获。

不过,严选归严选,期待归期待,刘学义依旧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没有心急纠结,要先完成手头上的事情,才会去想下一个工作。

我没什么规划,就是让自己开心一点,拒绝精神内耗。每天完成好工作,不留遗憾,这就是我的目标”。

问到可以接受无缝进组几年,刘学义是没有简单给个数字的,他只能确定目前的工作状态OK,之后就要看心态了,“未来半年的事情跟未来一年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上桌之后,诚然可能大多人会思考怎么样稳坐,可他,在这个方面却没有强烈的诉求。一如往昔,没太大野心,没渴望更进一步成为90生代表。

关于电影,他想接触的程度是“还行”。

关于唱跳,他直接说“不”。

早年的跳舞经历和音乐剧学习经历,没有让刘学义萌生挑战唱跳歌手的念头。现在演戏的节奏,以及武戏动作戏,或多或少得益于自己在音乐和舞蹈方面的经验,这也算没白学。

关于综艺,他表示会放缓这方面的脚步。

之前爬山成了笑梗,刘学义经常看弹幕提及。出于珍惜羽毛的想法,出于对未来角色的保护,他不愿频繁出现在节目上,尤其是比赛性质的故意要找梗类的。可能要有合适的慢综艺,他才愿意去适度尝试。

关于转型,这个很多演员会面临的问题,刘学义也没有困扰。

知道有些人把自己定位为偶像演员,刘学义不大认同,“每个人看每个人的型是不一样的,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去设一个呢”。无论别人如何评价,他都觉得要先做好现在的工作,走一步看一步,等未来有更合适的机会时,再去做新的尝试,新的突破。

被网友调侃凭碎嘴子躲过网暴,刘学义虽然笑称自己经常破防,但他属于怼完就差不多放下的类型,不太会被舆论裹挟着去改变什么。

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工作不想展望得过于长远,认真对待表演就好。

生活则更向往随心所欲一点的,随时找平衡点,根据情况调整节奏,“身体上的累,就让自己多歇,吃点好吃的,看个电影,做个足疗,按按摩。那精神上的累呢,就会找哥们,喝点小酒,放松一下”。

结束一段工作后,刘学义依旧会考虑出去旅行散散心,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看剧本。

流量在变,外界对他的认知评价在变,但刘学义自己的心境一直未变。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