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华鹏飞业绩困境中寻突围 起诉得道物流、赛富科技追讨资金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华鹏飞提起诉讼追讨数百万股权转让价款,法院近日裁定予以支持。

该诉讼涉及的企业得道物流,华鹏飞于2017年入主,寄希望于借此进入烟草行业物流运营,但在一年有余后即以入主时的原价退出。

华鹏飞董秘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据了解到得道物流并未出现资金链断裂,还在正常经营,但因经营困境没有能力付款。目前公司正积极敦促交易对方尽快支付款项,并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追索股权款。

华鹏飞2018年、2019年已出现连续亏损,若2020年度业绩继续为负,华鹏飞将面临退市风险。

记者关注到,华鹏飞此前已就另一桩股权回购款纠纷——赛富科技案发起诉讼并胜诉。华鹏飞表示,截至202012月末已累计收到股权回购款及相应收益4700余万,将对公司当期利润产生积极有利影响。

业绩持续下滑背景下,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华鹏飞实际控制人张京豫及其亲属已数度输血上市公司以缓解资金压力。华鹏飞一项4亿元的定增已于上月末获审批通过。

追讨欠款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显示,被告石建中、程爱琴、石威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华鹏飞支付股权转让余款655万元及利息,支付逾期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的利息以及律师费、财产保全费。

得道物流成立于201112月,据悉主营烟草运输业务等。华鹏飞系于2017年上半年入主得道物流。

据华鹏飞2017年半年报披露,报告期内,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会议审批同意,华鹏飞以人民币1275万元收购得道物流51%股权;2017 6 月,得道物流完成股权变更,并取得新《营业执照》,工商变更完成后得道物流成为华鹏飞并表控股子公司。

华鹏飞曾表示,通过控股成都得道物流有限公司,打开进入烟草行业物流运营的门槛,使公司综合物流服务不断在多行业、多领域拓展。

而在入主一年有余后,华鹏飞即原价转让所持得道物流股权。

记者注意到,华鹏飞股份有限公司(甲方)、石建中、程爱琴、石威(三人均为乙方)、成都得道物流有限公司(丙方)于201893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甲方同意将其持有的丙方51%的股权(1020万股)转让给乙方,乙方同意受让,其中石建中受让25%的股权,程爱琴受让20%的股权,石威受让6%的股权。甲乙双方确认51%股权(1020万股)的转让价款为1275万元,甲方有权要求乙方中的全部或者任何一方支付全部转让价款。

裁判文书显示,石建中、程爱琴、石威于201893日向华鹏飞支付股权转让款500万元、于20181127日支付股权转让款120万元。上述股权转让余款655万元未支付。

华鹏飞成立于2000年,据介绍从综合物流服务起步,近年来收购了博韩伟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参股深圳市鹏鼎创盈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构建融合现代物流业产业基础及运营服务、多产业协同发展的一体化供应链生态圈。

华鹏飞的创始人为张京豫。其出生于1963年,1993年至2000年期间就职于深圳市运输局下属企业货运中心,后创立华鹏飞。

贝壳财经关注到,华鹏飞此前已就追讨股权回购款发起诉讼。

201412月,华鹏飞受让苏州赛富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并对其进行增资扩股,赛富科技原实际控制人高胜涛向华鹏飞做出业绩承诺。后华鹏飞因赛富科技2016年未完成业绩承诺,要求高胜涛回购华鹏飞持有的赛富科技全部股权,并在2019年提起诉讼。该案二审维持了一审原判,即判决高胜涛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华鹏飞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5400万元及相应收益等。

上述案件胜诉为华鹏飞改善业绩带来积极影响。2020年上半年,华鹏飞亏损1651.61万元。据华鹏飞公告,其自20208月起陆续收到各方支付的股权回购款及相应收益。

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华鹏飞已收到共计2560.60万元股权回购款及相应收益。凭借第三季度被归入投资收益的判决款及分红等,华鹏飞将2020年前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转正为420.92万元。

20201228日,华鹏飞就前述赛富案诉讼进展表示,公司累计收到股权回购款及相应收益4706.07万元,将对公司本期利润产生积极有利影响。

实控人家族持续输血4亿元定增获通过

近年来,华鹏飞发展一度波动较大。

2019年,华鹏飞实现营业收入5.91亿元,同比下降38.02%;归母净利润为-5.29亿元,亏损规模较2018年的-6.02亿元有所缩小。

2020年三季报显示,华鹏飞去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70亿元,同比下降23.34%;归母净利润为420.92万元,同比下降79.36%

20209月,深交所向华鹏飞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就收入下滑等事项作出说明。

华鹏飞回复表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下滑主要受综合物流服务及智能移动服务收入减少比例较大的影响。就营业收入是否存在持续下滑的风险,华鹏飞予以否认,表示随着公司综合物流服务业务转型升级、博韩伟业智慧物流、智慧社区等新项目顺利开展以及供应链及供应链金融业务健康稳步发展,公司预计未来营业收入将逐渐回升,目前营业收入暂时性下滑不会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在回复公告中,华鹏飞亦就短期股价上涨提示称公司业绩支撑不足,与经营业绩不匹配,投资者需了解风险因素。

在此之际,2019年,华鹏飞曾拟引入广西百色国资成为控股股东。

张京豫当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控制权拟变更表示:“2018年年中,资本市场低迷,公司股价跌得比较多,令我之前的质押逼近警戒线,进行了多次补充质押,在2018年年末陆续收到了深圳市高新投的资金援助,缓解了质押问题。但考虑到公司扩大生产、继续拓展物联网和供应链金融等领域仍需要较多资金支持,凭借个人的努力比较难,因此我们需要找到资金实力雄厚且能提供业务协同的战投方帮助公司进一步发展,这样我们才引进了国资大股东。

华鹏飞18日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京豫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5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3.29%;累计已质押853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53.74%,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7.89%

但引入国资控股的计划未能实现。华鹏飞相关人士于2019年年末回复贝壳财经记者称,虽然与广西百色的控制权转让事项终止了,但是未来不排除继续为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

如今,华鹏飞获得来自实际控制人家族的资金支持。

20208月末,华鹏飞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现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京豫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倩和张倩的配偶陈晨拟共同向公司提供不超6000万元人民币的财务资助,用于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

此非张京豫亲属首次向华鹏飞输血。2019年下半年起,陈晨数度向华鹏飞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华飞供应链有限公司及二级全资子公司华飞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提供援助,数额亦达千万。

另据华鹏飞披露,2020年以来至20208月末,张京豫累计向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总金额3420万元,陈晨累计向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总金额18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华鹏飞一项4亿元的定增申请已于202012月末获证监会批复同意。

据募集说明书,华鹏飞拟将1.4亿元投入智慧社区运营管理项目,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7748万元投入共享云仓项目,6205万元投入车货配物流信息平台项目。目前华鹏飞还未确定发行对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朱玥怡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