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遭紧急约谈背后,O!what的粉丝经济:虚拟交易“圈粉”打榜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购买明星周边产品,一直未发货。”7月全星时空公司被紧急约谈。随之,“饭圈”并不陌生的o!what平台被推至台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这一深耕粉丝经济App,公开资料中宣称升级为明星生活方式购物分享平台。不过,除了销售产品,为明星周边带货,还有针对粉丝的“花式”服务售卖虚拟产品以及为粉丝提供资金统筹的渠道。

“饭圈有时候会发一个小橘子的符号,大家就默认需要给爱豆应援追星多年的资深粉丝阿雨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如果爱豆发专辑以及打榜开演唱会或者参加活动需要应援物品、生日应援,这些都需要资金投入。

阿雨介绍,这种情况下,粉丝会在这些平台上购买虚拟产品,选择想购买的“份数”。但是实际上“份数”对应不同的资金,最终平台上相关商家或组织者再进行资金分配。

明星周边产品生意:几元起步,小商品打包卖

“o!What、摩点这样的网站在饭圈十分知名,只要是追星族稍微投入一些资金,都会知道这些平台”阿雨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类似于o!what平台的资金走向一般分为两种用途,一种是粉丝在平台上购买明星周边,真实发货,另一种则是粉丝购买虚拟产品,为明星备用。

记者了解到o!What是明星忠实粉丝的互动平台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传播管理、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工具。记者首次登录o!What App注册时需要填写喜欢的明星,平台上除了有各大明星动态,也可以购买产品包括明星商品、自营商城杂志美妆等选项

记者搜索关键词“朴灿烈”后,出现商品从三四元到近600元不等,商品包括朴灿烈同款数字气球,机场同款口罩以及朴灿烈代言的爽肤水等。

这一平台上设有专门的明星商品频道,部分销售的明星周边产品包括姓名条、折扇、镜子、徽章等,打包售价55元。值得一提的是,销售信息页面显示一旦付款,不接受任何退款申请。此外,有任何问题私信后援会,o!What上不设置客服。

近期,北京朝阳市场监管通报,7月2日以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接收有关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群众诉求数千件,消费者通过全星时空o!What平台入驻商户“朴灿烈吧”购买明星周边产品,至今一直未发货。

经核查,全星时空o!What平台入驻商户“朴灿烈吧CHANBAR”已于6月25日锁定交易。该商户锁定交易前,全星时空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向“朴灿烈吧”全额打款。“朴灿烈吧”实际负责人暨此次明星周边收款人唐某某涉嫌挪用部分款项未向供货商支付,导致供货商拒绝发货。对此,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紧急约谈全星时空公司。

对此,owhat表示,货品清单包括超1万个手幅3000多个防蚊贴2000多把扇子1200多个钥匙扣等根据owhat说明“朴灿烈吧”为2015年入驻商户。这次事件让平台下决心调整模式,接下来公司三个月的所有开发任务都围绕着粉丝权益的提升为核心。

o!What平台经营者为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30日,法定代表人为丁杰,注册资本142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软件开发;经济贸易咨询;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等。

该公司大股东为北京太乐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2.9106%,后者为北京太合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是自然人丁杰,其也是创始人。企查查介绍,他曾是中国国际时装周PR、话剧制作人,还做过3年的明星公益活动相关工作。

根据企查查,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完成3轮融资。2014年9月获得35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4月1日获得远东控股、创丰资本等A轮融资;2016年11月24日获得太合音乐的1000万元A+轮融资。

虚拟交易成“公开秘密”,粉丝打卡为明星筹款应援

o!What不少虚拟产品信息其中,粉丝会线下广告投放项目宣称可以实现纽约时代广场上为自己的爱豆投屏该商品由owhat广告投放部直接出售可以预定档期为3个月内需要和专人进行对接商品支持用途周年纪念日支持、演唱会支持、影视剧推广、出道支持。

除此之外,明星需要应援时Owhat还可以提供开屏应援服务一名粉丝向贝壳财经记者介绍,所谓开屏应援,就是当天打开o!what的所有用户都可以在最初几秒看到关于明星的庆祝界面。

根据Owhat报价,为水晶男孩出道24周年提供的开屏应援服务需要6666个真实账号点击0.01支付链接打卡成功即可获得

owhat上的文章打赏也可通过虚拟交易完成。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有店铺主营各类原创故事,故事可在详情页直接阅读,所有订单均虚拟发货,没有物流,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可以点击购买进行“打赏”。截至7月初,有产品已售出18574件,按照单价0.1元计算,打赏金额1857.4元。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owhat平台对粉丝资金进行统筹也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一般是官方后援会去开账号、做认证、开通权限,之后就可以发起资金统筹了”,此前在某明星工作室任职,并担任过全球后援会会长的叶放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叶放介绍一般资金统筹分为两种一种是每天打卡资金会流入储蓄罐作为应援活动的长期备用资金另一种是生日特殊活动的项目制应援会单独开一次活动筹集资金设定目标比如10粉丝的钱会暂时由平台保管此后由注册账户的后援会取出到对应账户中一般由会长或者后援会中的会计财务保管

owhat这样的平台资金集散账号会绑定一个后援会个人成员的银行卡因此也出现过成员退出后援会时银行卡内资金情况。担任明星应援站站姐”的“吃吃向记者表示自己就见过这种情况平台派出了法务帮忙追款和诉讼

记者在owhat官网看到,《平台应援支持者协议中写着owhat作为第三方粉丝应援互动平台,为发起人与支持者之间仅提供平台支持。支持者授权owhat对于应援项目资金去向进行一定的审核,发起人有义务按照要求提供相应的证明资料等,但owhat的相关行为并不视为其参与了发起人与支持者之间的共同应援行为,使用平台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发起人与支持者自行承担”。

实际上如今后援会与明星工作室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密叶放介绍后援会虽然是由粉丝组成但也可以和工作室中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或者经纪人直接对接

有时候工作室为了给明星制造排面会和后援会一起安排应援叶放表示比如有的明星刚出道时公司希望把生日会出道纪念日做大后援会钱不多工作室就提供一些资金

公司希望能营造一种这个明星有粉丝粉丝有钱黏性很高的感觉吃吃向记者表示后援会原本是一个情感维系的松散组织但为了明星的商业价值工作室会和后援会合作

不过,后援会本身赚钱据介绍后援会个人接送明星观看表演过程中拍出高质量图片可以对外出售“500张演唱会的图打包卖1200实际上有很多都是连拍”“后援会本身就已经赚翻了”

此外,后援会办活动时对外宣称成本三元的小卡实际只要几毛钱如果制作的量比较大成本还能再低一些理论上你想管理好一个后援会是不应该收钱的几十万的资金从里面抽一些钱根本看不出来吃吃说。

吃吃”称2018年时某明星后援会曾应援9万元宣称资金会全部用于这位明星结果却为准备了一桌烧饼

20207月,艾瑞咨询与IMS天下秀联合发布中国红人经济商业模式及趋势研究报告》,首次对中国红人经济全产业链进行系统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粉丝经济产业正处于快速增长通道,2019年粉丝经济关联产业市场规模超过3.5万亿元,同比增长24.3%,预计2023年将超过6万亿。

报告显示作为粉丝经济的核心构成,红人经济中的红人群体作为被“粉”对象,是带货、打赏、付费、广告等商业模式展开的基础,并已形成广告主、红人经济新型基础设施服务商、内容分发与变现平台等商业化图谱。

越来越多的玩家参与到红人经济产业当中,也对整个红人经济产业上下游协同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作为为上下游各方提供基础设施服务的红人经济新型基础设施服务商,成了整个红人经济产业的重要链接枢纽。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林子编辑王进雨 校对 李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