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流浪”整整36天后,一个武汉人的辗转回家路

时代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流浪”整整36天后,一个武汉人的辗转回家路

时代周报记者:潘展虹

在宁夏银川“流浪”整整36天后,武汉博主“爪小爪”终于回家了。

2月24日,一下高铁的“爪小爪”看到“武汉站”三个大字,瞬间泪目。现场拍摄的Vlog里,她语带哽咽:“我太激动了!”她激动得甚至飙了句脏话。

距武汉封城已有月余,武汉人回家的大门逐渐打开。

1月30日,湖北表示正研究接回滞留在省外的湖北人方案。2月4日,武汉市发布《疫情防控期间在外人员返汉工作实施方案》,但未提及具体实施细则。2月11日,武汉市江汉区、武昌区等陆续发布“返汉申请”通知,公布详细的申请流程,给滞留在外的武汉人带来了返家的希望。

2月22日,“爪小爪”从银川出发,乘机中转西安、长沙,再转高铁,耗时两天后回到武汉。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一路上,最担心的就是被沿途城市留下隔离。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在打开家门的那一刻落下。“虽然疫情还没结束,但我会和这个城市一起奋斗,等待春暖花开。”

“举报自己”,滞留银川

“赶紧打扫家里、清理冰箱。冰箱都发霉了!”“爪小爪”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描绘自己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

“爪小爪”是一名运动博主,微博粉丝200万。按原定工作计划,1月20日一大早,她飞离了武汉。航班时间早,她没来得及刷新手机新闻。“当时关于新冠肺炎病例增加的新闻已经有了,但还没有证实‘人传人’。”“爪小爪”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彼时意识里并没有对疫情引起足够的关注和重视。“如果知道疫情会发展迅速并持续加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武汉的。”

这与当地疫情通报有关。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11日通报,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41例。“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出现在通报中。1月20日凌晨,武汉市卫健委更新新增病例数据,18日和19日共新增136名确诊患者。与此同时,“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的字句消失在通报中。

一起消失的还有“爪小爪”回武汉的航班。

1月23日原本是“爪小爪”回家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武汉宣布封城。离汉通道被关闭,城市公共交通被陆续暂停,武汉相关航班陆续被取消。

连几天,身在外地的“爪小爪”看着疫情一天重似一天,但完全不曾想过自己回不了家。“我当时就想着,既然直飞航班被取消了,那就中转回家呗。我就计划从原来的地方,经银川至郑州到襄阳,再考虑以租车或其他方式回家。”1月23日,“爪小爪”抵达银川,打算开启曲线回家之旅。

一则警情通报让“爪小爪”打消了念头。

就在同一天,山东高青警方通报称一名武汉籍女士与丈夫、女儿1月14日自驾车回山东,三人没有发烧现象,但当地卫健部门仍对其采取了防控措施。

为了不增加流动风险,“爪小爪”决定主动“举报自己”,向所住的酒店上报情况。1月24日凌晨5点,银川防疫部门、派出所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敲响了她的房门,登记信息、测量体温。“只要配合相关部门每天测量两次体温,酒店方面也明确表示可以续住。”

“缺什么?私信我帮你买”

随后,“爪小爪”进入了14天的医学观察期。换言之,她“被”滞留在银川了。

如何度过这14天?

考虑到生活成本以及便利度,“爪小爪”退住了酒店,找到一家民宿,日常饮食和生活用品都通过外卖解决:“民宿老板得知我的情况后,特意在房间多储备生活用品供使用,她还特别说道,‘一起度过这个非常时期吧。’”

这让滞留在外的“爪小爪”备受感动,而她在银川感受到温暖的还不止这些。

由于更换了居住场所,她的防控情况需交接到民宿所在的社区、防疫部门、派出所等。于是,她的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四五个部门轮番致电,不断要求其上报情况甚至是提交个人信息。

“说实话,这些信息已经多次重复上报、提交,为什么部门之间信息沟通不流畅?”她确实有点不耐烦,但没想到对方态度诚恳,“这确实是我们的工作,也请您能谅解配合。”社区书记在电话那端耐心解释,让她顿时消了气。而后,社区书记每天都会通过短信送上关怀,“每天吃外卖习惯吗?我让先生炒两个菜送到门外了。”“有需要尽管说,别客气。”

一座陌生的城市,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爪小爪”感受到温暖和善意。她把这次经历拍摄成Vlog上传至微博,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缺什么?私信我帮你买。”“在异乡的武汉人,请保重自己。”“等疫情结束了,欢迎再来银川。”还有不少网友提供当地美食建议。网友们的留言给了她不少鼓励。“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大家一点正能量。

滞留异乡的日子里,“爪小爪”依旧做着运动博主该做的事:每天花时间做瑜伽、腹部训练和HIIT(高强度间歇性训练)。

但她更多时间是想家:何时能回?怎么回?“每天就期待和儿子通十分钟的视频电话。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好好洗澡,把自己消毒干净,再抱抱儿子。”

盼着能带儿子去一次游乐场

按照医学观察隔离要求,早在2月15日,“爪小爪”就“自由”了。但现实是,从银川至武汉,1400多公里的回家路,前景未明。

“银川至武汉没有直飞航班,如果要中转,会不会引起其他麻烦?”即便是手持解除医学观察隔离证明,“爪小爪”仍然担心路上还有更多未知阻碍。

“爪小爪”的忧虑,也是众多在外滞留的武汉人担心的。2月4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疫情防控期间在外人员返汉工作实施方案》,公布在外人员返汉的相关政策。但具体至操作层面,大多数人还是一头雾水。新浪微博上关于“从外地如何回武汉”的话题阅读量,一度高达9294.2万。

直至2月12日,武汉市各区陆续公布具体流程,“爪小爪”迎来了曙光。 根据流程,她逐一去联系社区和单位准备材料,包括返汉申请、返汉接收函等。等待申请批复的过程并不煎熬,让她焦虑的是路上的未知,包括中转城市的限行。

由于飞离银川的航班不多,“爪小爪”刚开始计划从银川飞至长沙,再转乘高铁回武汉,但航班接二连三被取消,让她再次陷入焦虑。最终,西安成为她抵达长沙前的中转站。

身上的“武汉籍”标签,让回家的路存有更多不确定性。“听说西安对武汉籍旅客管控严格,出机场就要被统一隔离,买机票之前还特意咨询了朋友和当地卫健、疾控部门。”最终,“爪小爪”得到了肯定的回复:持有解除隔离证明且不出航站楼只转机的乘客,允许放行。

2月23日早上8点,“爪小爪”离开了滞留34天的银川,迈开了回家的第一步。

去机场的路上,“爪小爪”说自己想的全是:航班是否会取消?自己能否顺利登机?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终当耳边传来飞机的轰鸣声时,她忍不住哭了。“这一路有太多的未知,但起码我离家更近了。”

落地西安机场后,她买了一个汉堡、一杯咖啡。平时喝咖啡不爱加糖的她,这次往咖啡里倒进了一整个糖包。“这时候的我,特别需要。”

这一点甜,为她增添了前进的动力。4个小时后,“爪小爪”再次登上飞机前往长沙。这次,她稍微轻松了点。下飞机后,她联系机场流调处,入住当地统一接待武汉籍旅客的酒店。

2月24日,爪小爪”顺利到达长沙高铁站,将返汉接收函等相关资料交给乘务员核实后,被允许在武汉站下车。当天中午11:52,她乘坐的高铁缓缓驶入了武汉站。往常人来人往的站台,如今只有她一个旅客。就连走进站厅,也只看见寥寥几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跟我一样,回家路上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说到这里,“爪小爪”忍不住哽咽。

按规定,顺利回到武汉的“爪小爪”还得居家隔离14天。目前,她自己一人居住,只盼着结束隔离后,早日见到父母和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带着儿子去一次游乐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