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手握全球65万亿财富 家族办公室资产猛增

中国经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本报记者陈嘉玲北京报道

    随着财富传承、家族治理等需求愈发迫切,当前中国富裕人群对家族办公室的兴趣越来越浓厚。

    近日,中航信托联合瑞银(UBS)发布的一份《2021年中国财富与家族办公室调研报告》显示,尽管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但今年家族办公室行业依然有所扩张。7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拥有某种形式的家族办公室,此数据高于去年的64%。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上述调研报告以对中国67名家族成员、家族办公室高管和家族财富管理人员的问卷调查以及11位家族成员和家族办公室专业人士的研究访谈为数据基础。

    “在家族办公室调研分析中可以看到,投资和继承是两大类重点主题,信托在家族财富传承中发挥着核心作用。”某信托公司家族信托部门负责人表示。

    国内家族信托逼近3000亿

    “越来越多的家族正在考虑设立家族办公室。这绝对是一种趋势。”报告显示,在目前没有家族办公室的受访者中,有91%的人计划设立或加入家族办公室,其中46%将在2022年建立,54%将在2023年或之后建立。

    中航信托总经理助理、家族信托部门负责人姜燕告诉本报记者,从行业数据来看,2014年到2019年期间,整个中国家族信托行业逐渐成长到1500亿元,到目前这一数字已经接近于3000亿元。这侧面印证了中国家庭财富管理行业需求的旺盛,以及其发展过程中的良好韧性。

    CampdenWealth亚太区董事Nick Hayward也表示,中国家族办公室迅速扩张的新现象,反映了中国经济的成功。全球家族办公室市场不断增长,总体资产管理规模至少为65万亿元。

    据了解,多数中国家族办公室系2015年后建立。目前中国境内家族办公室主要使用了单一家办、混合家办、私人联合家办的架构。

    值得注意的是,由外部商业机构做主体的外部商业联合家办份额仅5%左右,而在境外私人银行背景的联合家办是非常重要的服务提供商。

    对此,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创始人范晓曼认为,其市场份额的增长需要有一个过程。在选择金融服务提供商时,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将信任和声誉列为最重要的标准,还包括机构服务能力以及是否以家族客户为核心出发点等重要因素。

    “报告显示,家族客户选择的专业外包服务集中于法律、税务、信托、保险。其中,在继承方面选择信托作为外部服务的占65%,内外部联合服务的占30%。”某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去年在家族信托业务发展中,重点提升了股权信托等专业法务规划服务,引进了税务专业人才,保险金信托合作规模也扩展了一倍。

    对于信托提供家办服务的模式,姜燕表示,一方面,将单一家办、混合家办、私人联合家办作为信托公司的服务客群;另一方面,对已经做扎实的信托、投融资、私募股权和慈善信托等服务进行升级、整合和迭代,继而向家族客户提供一揽子服务。

    据本报记者了解到,针对超高净值客户,多家信托公司尤其是头部公司已经布局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家族办公室服务。

    投资策略转向保值

    上述报告指出,设立或加入家族办公室的最主要原因是希望成功规划和执行财富继任,其次是寻求投资工具以及希望同时拥有交易和投资平台。可见,家族办公室的主要功能之一是投资。

    在投资方面,中国家族办公室出现了新的趋势:投资策略开始转向保值、平衡;青睐股票和直接私募股权。调研报告还显示,新冠肺炎疫情之前(2020年之前),39%的家族办公室奉行的是以增长为导向的投资策略。而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这一占比降到了30%。更多人转向以保值为导向的策略(由28%上升至35%)和平衡式财富管理策略(由33%上升至35%)。

    2020年,股票和私募股权超越了固定收益,成为中国家族办公室投资的第一大资产类别。股票占平均投资组合的21%,其次是直接私募股权和固定收益,分别占比20%和19%。

    在私募股权领域,增长型和风险资本最受欢迎。86%的受访者持有处于成长阶段的公司、风险投资和实物资产,而吸引直接投资的主要行业是科技、医疗保健/社会援助和金融。在进行直接投资对象选择时,流动性前景、成本以及控制是家族办公室考虑的重点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资业绩方面,过去12个月,家族办公室的直接股权投资平均回报率为35%,股票平均回报率为28%,均较前一年19%和13%的业绩数字有了相当大的提升。房地产直接投资、对冲基金和固定收入等的回报率也较前一年显著增加。

    根据调研报告的访谈情况,有的家族办公室认为疫情整体影响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或消极;有的家族办公室利用资产低估,收购科学技术创新领域的高质量企业获取高收益;还有的家族办公室由于早期在数字资产进行投资,整体投资业绩超过了预期。

    “去年全球家族办公室的平均收益率为11%~14%,高于往年的7%~10%。”范晓曼指出:“过去一年的投资收益让人惊讶,但这并不代表以后。更重要的趋势是,家族办公室越来越重视长远的可持续的投资和回报。”

    “继承者”计划仍缺乏

    “各家族在将家族办公室作为投资平台之余,还应使家族办公室在继承计划中发挥作用,让家族财富和家族精神得以实现多代流传。”范晓曼还建议。

    公开数据显示,未来5到10年内,国内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其中90%为家族式经营。现在,50岁以上的民营企业家比例已经占到了七成。这意味着,代际传承将成为绝大多数企业无法逃避的问题。

    但现实情况是,中国家族办公室的管理架构很大部分集中在核心投资服务以及家族资产的管理上,中国继承计划的制定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

    报告显示,与54%的全球平均水平相比,只有39%的中国受访家族制订了某种形式的继承计划,其中19%有正式的书面计划,11%有口头同意的计划。

    “为了确保初代财富创造者创造的那些来之不易的、有教育意义的成就及金融成果不至于流失,提前做好计划十分必要。”上述报告认为,想要做好计划,家族必须要转变观念,将目光从短期的金融计划放远至长期的遗产增值。最具前瞻性的家族会提前几十年,而不是几天,开始计划继承事项,并逐渐完善相关的长期及短期(应急)计划。并且这些家族更重视正式的机构及协议,而不是口头和非正式承诺。口头及非正式承诺可能会导致混乱,措手不及,甚至内讧,尤其是在财富创造者离世后。

    根据调研报告,在继任风险方面,63%的家族办公室认为下一代没有能力掌控家族财富,42%的家族办公室治理结构不完善,40%的家族办公室管理结构无法完备应对冲突。家族办公室设立被认为是改善继任架构的契机。

    对于较难实现家族代际继承、代际传承出现矛盾或争议的原因,范晓曼认为,一方面是中国家族的传承意识不强,也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另一方面,多数企业家的控制权很强,真正能放开的较少。

    “在中国,第一代财富拥有者通常会对他们的家族办公室实施和维持控制。因此他们更倾向于担任家族办公室中相关的管理角色。”上述报告援引了一位单一家族办公室首席投资官的说法,指出“当前的家族一代非常不情愿放下控制”的现象。

    相较之下,较为积极的趋势是,超过一半的受访家族办公室有下一代的参与。在打算建立或加入家族办公室的人中,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下一代将对家族的慈善事业产生很大影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