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我的街舞是英语老师教的!丽水山村小学的孩子们厉害了,曾拿下省级比赛3个一等奖

钱江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莺

“我的舞蹈是英语老师教的!”听到这句话,你是不是会犹豫,这是褒奖舞跳得好,还是说英语老师教了跳舞所以没打好舞蹈基础?

但如果是浙江丽水遂昌县应村乡中心小学的孩子们说这句话,那绝对是自豪——给英语老师桂思雅点赞,她带出来的街舞社团太厉害了,我们就是整个县里最潮的仔!

应村乡距离遂昌县城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几乎全程都在深山中。这里是很标准的山村小学,学校里75%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几乎所有孩子都是寄宿生。

这个没有专门舞蹈教室、没有专门舞蹈老师的山村小学,却有一个酷炫的街舞社。

这些跳街舞的孩子们,不靠课外班,拿出所有的空余时间跟着自己的英语老师练习,在省一级的比赛中拿到了三个单项奖,他们跳舞的视频也是让人看一次夸一次,这是山小的孩子?太颠覆了吧。

1】喜欢跳舞的桂老师组织了街舞社

曾拿过省里比赛三个单项一等奖

能在大山里跳出这样酷炫的街舞,一定要夸一下学校的英语老师桂思雅。桂老师是2017年来到应村乡中心小学的,那一年她才毕业,当时学校要求每个老师都带一门社团课,一直爱跳舞的桂老师就结合自己的兴趣和特长,开设了这个街舞社团。

“我从小就学跳舞,原来学民族舞、现代舞,现在最喜欢跳街舞,每周我都会练习,遇到寒暑假也会去外面自己出钱培训跳舞和编舞。”桂老师说,跳舞是她的特长,所以能教孩子们。

说到“我的舞蹈是英语老师教的”这句话时,桂老师笑了:“在我们这里,英语老师教跳舞绝对不是说不专业呀。”

桂老师带着孩子们拿到了2020年浙江省健美操锦标赛三个单项一等奖,分别是“2015街舞规定Jazz”“2016街舞规定Jazz”“自编街舞”,在2021年获得了“丽水市第十届中小学健美操、啦啦操比赛”乡镇小学甲组第二名,2022年拿到了此项比赛的第三名。

街舞,在应村乡中心小学是对全部孩子开放的,学校还荣获了“全国校园大课间啦啦操推广实施单位”。

2021年6月,学校成为了“希望工程·街舞联盟筑梦基地”,如果你去学校,还能发现他们的大课间操放的音乐是《少年》,孩子们跳普及版街舞,门槛低,但是一样节奏感十足、活力四射。

2】缺教师缺基础缺资源

老师们想尽办法填缺口

在山小,想要教孩子们跳街舞容易,要教好却是真的不容易。

现在山小的硬件条件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有带着大镜子的音乐教室,也有了含塑胶跑道的操场。

但是对于需要十多个孩子一起跳的集体舞而言,这些条件又“缺”了点。

桂老师说:“我都是带着孩子们先在音乐教室里练习动作,整体配合部分就要到操场上去排练了,夏天很晒,冬天风大,虽然孩子们并不怕这样的苦,但有时候我很心疼孩子。”

山小的另外一个“缺”,是孩子们越来越少。桂老师说,5年前她刚到应村乡中心小学时,这里还有400多个孩子,现在整个学校加起来才100多个孩子,“500个孩子里选有跳舞潜质的,和100多个孩子里挑选,是不一样的。”孩子的基础参差不齐,就需要更多的练习来拉平孩子们的差距,“集训的时候,中午午休时间,下午下课后、晚自修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我们都用来练习了,不仅保证练基本功、学动作的时间,也要保证团体磨合的时间。”

我问桂老师,放假的时候,孩子们会找跳舞特长的课外班继续练吗?

桂老师摇了摇头:“读书时候,孩子们都住校,我会管牢他们的训练,但课外时间几乎没听说孩子们还有课外班的,一个是附近资源有限,还有就是家长没有办法接送。他们多数时候都是跟着视频练习。”

出去比赛,对于山小的孩子们难度也更高。

多数孩子的父母都外出打工,孩子们跟着祖辈生活,很难找到“跟队”的志愿者。带着十多个孩子出门比赛,老师不仅要管比赛,还要管安全,“有时候,我们坐公交车回乡里,我都是先送一批孩子上公交,让保安在学校门口接孩子,然后再陪着另一批孩子等下一辆公交车。”有时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桂老师不仅要管服装,管孩子的发型,还要管化妆,“街舞的化妆还是有点讲究的,和一般健身操的化妆不太一样,要酷一点,炫一点。发型要自己设计,一个个帮孩子做造型。”桂老师有张照片,她在学校的走廊上给孩子们化妆,背后是青山和校园,看着挺感动。一场炫目的演出背后,是老师和孩子点点滴滴的付出,在大山里开出了一朵不一样的花。

3】打造更自信更能吃苦的孩子

“你现在是酷酷的孩子了”

孩子们对于街舞非常热爱,老师在的时候跟着老师学;老师偶然请假了,他们跟着视频练习。先学会的孩子也会一遍遍教不会的孩子,动作是什么样子,怎么卡点,互相帮忙纠正动作。

六年级的方语嫣3年前开始学街舞,她说:“最开始就是看了电视上的跳舞节目,觉得跳街舞很好看,我也想学。但是后来发现练基本功又辛苦又枯燥,就放弃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又舍不得了,决定再回来努力一把。”现在方语嫣学会了跳十多支乐曲,最喜欢跳的乐曲是《少年》,跟着音乐就觉得节奏感来了。方语嫣觉得在街舞社最开心的,是能和同学一起出门比赛,“一开始去外面,还会害怕,现在比赛多了,就不害怕。”

四年级的周可欣是因为想学优雅的民族舞,才跟着桂老师学了跳舞。她没想到都是跳舞,民族舞和街舞气质竟然完全不同,“我现在也喜欢上街舞了,我妈妈说,我变成了一个酷酷的孩子了。”

孩子们都很能吃苦。桂老师说,有一次孩子们来和她说,一个小朋友瞒着老师偷偷哭了,她一看孩子太瘦了,练习翻滚动作技巧时没有掌握好,又练得有点过量,所以背上就有起了乌青,但是他练习时一直忍着,也不想耽误其他同学,回宿舍了才开始哭。桂老师记得,那个孩子当时才二年级,“我和他妈妈打电话时还有点忐忑的,孩子到底是受伤了。孩子妈妈反而安慰我,皮外伤不要紧,受点伤,孩子会更坚强。”

跳舞的孩子也会更有自信心。桂老师的舞蹈班有过一个孩子,是父母离异的留守儿童,孩子在低年级时不太说话,也不爱理人,后来因为舞跳得好,孩子找到了自信,也有了好朋友。“最明显的是孩子话多起来,愿意和人交流了。而且腰背也挺了,和人打招呼大方了很多。”桂老师觉得,无论这些孩子以后会不会继续跳舞,有了这样的精气神,对孩子的未来总是有好处的。

4】打碎“留守儿童”的刻板标签

阿里天天正能量为桂老师颁出特别奖

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联合钱江晚报·小时新闻,为桂思雅老师颁发天天正能量特别奖,感谢老师种下梦想的种子,我们一起静待花开。

颁奖词里这样写道:

没有舞蹈教室,就在操场上练,经费有限,就自掏腰包……

英语老师带领山区小学的孩子拿到省级街舞比赛的冠军,这不是遥远的童话,是她用五年时光和不计回报的付出缔造的“奇迹”。

青山绿水间,时尚酷飒的她如“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为孩子们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他们自信而有力量,尽情展示着不一样的自己,打碎“留守儿童”的刻板标签;这个世界里,梦想有了更多的颜色,未来也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芒。

当年轻的她为了孩子们的胜利而欢呼、为孩子们的失落而流泪……我们看到,一个青年教师对教育事业的情感也在慢慢升温。

带出“街舞冠军”的她,也是我们心中的冠军!

谢谢你,桂老师。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