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需要开启JavaScript体验 >>

一地鸡毛:共享汽车的2019,就是共享单车的2018?

投中网

关注

来源:投中网 作者:刘本迪

一地鸡毛:共享汽车的2019,就是共享单车的2018?

2018年7月底,刚拿到驾照的王宣(化名),交了1500元押金,成为途歌的用户。

王宣是一名在深圳工作的设计师,85后。途歌是一家共享汽车企业(又称“分时租赁”),成立于2015年,总部在北京,在行业中,规模属于中等。

王宣告诉投中网,使用的过程中,用户体验还算不错,性价比也不错,但是到了9、10月份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车辆在变少,“有时候会找不到车。”

发现途歌出了问题,是在11月中下旬。

当时,王宣因为出行需求的改变、以及找不到车的情况在增多,决定不再使用途歌,于是发起退款申请。但是等了一段时间后,退款进度还是没有更新,于是王宣打电话给客服,“(对方)给了一些解释,说在处理过程中,去帮我催,于是我继续等。但是一个多星期之后,还是没有退,于是我又打了一次(电话)。”

第二通电话让王宣感觉到敷衍。

他在想,要回押金怎么这么难,途歌这家企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于是上网搜索,这时候才发现,网上早已有相关报道……

“我觉得途歌不应该出问题”

实际上,2018上半年,网上就出现“途歌退押金难”的报道。进入2018下半年,相关报道越来越多,人们开始怀疑,这家企业是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情况恶化得很快。2018年10月,要求退还押金的用户,来到途歌位于广州等地的办公地。之后,北京总部也被用户和上门讨债的供应商包围。有报道称,现场的情况较为混乱、激烈。

有关途歌的最新消息是,2018年12月27日,途歌在西安和成都的办公地,已无人办公。另,北京总部疑似“人去楼空”。

共享汽车行业的重资金、重运营、投资回报期偏长等,都是途歌陷入危机的原因,但是除去这些之外,企业本身也存在问题。

在独立汽车咨询顾问张翔看来,途歌出现资金链问题,一部分原因在于,其是一家创业企业,背后没有大集团的资金支持,“车企投资的(共享汽车)公司,比如上汽投资的EVCARD,力帆投资的盼达,资金相对充沛。”

在共享汽车企业“驾呗”的创始人、CEO徐征鹏看来,途歌的模式存在弊端。

“途歌用的是燃油车,相比新能源车,成本上有劣势,并且不太容易上规模。”徐征鹏表示,另一方面,途歌没有自己的停车网点,而是使用公用停车场,这在一些场景下,存在找车难、停车费用高的问题。

王宣告诉投中网,最初使用途歌,觉得找车、停车并没有不方便,使用过程中,用户体验也不错,而且能感觉到,途歌在产品和服务上的用心,“一直在改进,比如停车范围的扩大,比如加油卡的使用,再者,(燃油车)也不会像电动车那样,有里程焦虑。”

共享汽车技术服务企业“易微行”的董事长杨洋对投中网表示,途歌的用户体验,在行业里做得不错,“我们看了很多财务模型,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盈利和用户体验,企业只能二选一。途歌配置了大量的运维人员,超过千人,人车比高,因此他的用户体验好,但是财务模型就不好。”

王宣坦言,得知途歌出事的时候,自己颇为惊讶,“我觉得途歌不应该出问题,他们的产品还不错,至少我觉得,产品本身不是出问题的地方。”

但是一个事实是:出了问题的途歌,其影响已经扩散到整个行业。

“坦白说,给我们造成了困扰”

业内普遍认为,2017年是国内共享汽车的元年。

虽然早在2011年,就有企业开始运营汽车分时租赁,但是行业兴起和快速发展,是在2015年和2016年。

进入到2017年,政策支持、资本追捧、市场兴起的大环境下,共享汽车进入爆发期,企业数量突破300家,规模迅速扩大——头部企业的车辆数纷纷破万。与此同时,融资新闻接二连三。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报告,2017年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764.59亿元。

如果说2016年是共享单车之年的话,那么2017年,共享汽车就是共享经济“皇冠上的明珠”。

然而跟共享单车一样,2018年的共享汽车光环渐失,甚至连共享经济本身,都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2018上半年,滴滴、美团等巨头的进入,让行业尚能保持兴奋,但是进入到2018下半年,途歌资金链问题的发酵,让整个行业都有些灰头土脸。

张翔表示,途歌在行业里属于“小有名气的中型企业”,出现资金链问题,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国内共享汽车的热度,已经降下来了。”

徐征鹏告诉投中网,途歌出问题不仅对用户、对投资人、对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造成影响,同时也影响了其他共享汽车企业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如用户,他与共享汽车企业的分歧变大了,可能就没以前那么信任了。”

“作为老用户,其实有点痛心。”王宣说,“坦白说,愿意使用途歌的人,可能并不等着1500块钱的押金用急,但是他们的处理方式,让人觉得气愤。哪怕一次性退不完,分几次退,作为我都可以理解。但是至少要给到一个具体时间,不能敷衍、不讲信用。”

“坦白说,给我们造成了困扰。”徐征鹏说。

令人困扰的,不单单在于途歌事件本身,更多的是关乎一个问题:共享汽车作为一个行业,其本质究竟是什么?

“途歌代表不了共享汽车”

2017年年中,吴铭(化名)经常在地铁上看到EVCARD的广告,看过几次之后,他觉得使用流程颇为简单,于是注册成为用户。

吴铭是上海一家广告公司的销售,90后。如前所述,EVCARD背靠上汽,是国内规模领先的共享汽车企业,车辆数超过四万。上汽集团副总裁陈德美在2018年12月底表示,EVCARD平均每1秒钟处理一张订单。

吴铭告诉投中网,EVCARD的用户体验不算好,有时候找不到车,有时候预定好车了,上车之后才发现,车里面没有打扫过。此外,网点的停车位和充电桩经常被私家车占用,“感觉他们有点管理不过来。”

张翔表示,重运营,是共享汽车的一大特点。

徐征鹏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线下色彩颇重的行业,“虽然利用了‘互联网+’,但是本质上,共享汽车是汽车租赁的一种创新,本质上是相对传统的行业,需要精细化运营。”

因此,对于“互联网打法”所提倡的规模为王,徐征鹏不是很认同,认为规模应该基于运营。他坦言,一些互联网创业型企业的“互联网打法”,对行业造成影响,“我们现在跟停车场谈合作,以前是500,现在要800、甚至1000,因为价格被哄抬上去了。一些互联网创业型企业跨界(共享汽车),用所谓的‘互联网打法’,破坏行业规则,到最后可能一地鸡毛。”

杨洋对投中网表示,共享汽车不是互联网生意,而是传统生意,“途歌代表不了共享汽车。”

“一家企业经营中遇到困难很正常,一个行业里,有企业出问题倒闭也很正常,但是这样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够体面。”徐征鹏说。

据了解,途歌方面给出的退款方案,是每天退15个用户。按照这个进度,要到2019年年中才能退完。

“不是行业不好,重点是怎么做”

现阶段共享汽车不盈利,是几乎公认的事实。多位行业人士对投中网表示,绝大多数共享汽车企业,目前不盈利。

途歌的资金链问题曝出之后,人们越发困惑:共享汽车到底能不能挣钱?共享汽车的未来在哪里?

如前所述,徐征鹏认为,共享汽车属于汽车租赁的一种创新,“汽车租赁这个行业是有利润的,至少是微利。”

他同时认为,政策对行业利好,“发展好共享汽车,对于发展好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都很有意义,所以行业是享有‘新能源+’的政策支持的。”

杨洋认为,国内汽车租赁的“需求池”,会越来越大。

根据罗兰贝格的报告,2018年,国内共享汽车的潜在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

对于如何盈利,具体而言,投中网了解到的方式包括:车身广告、利用技术提高车辆使用率、控制运营成本、寻找合作方(比如与商场、与长租公寓)、以及衍生服务。

根据罗兰贝格的数据,一辆车的盈亏平衡点,是4小时左右的使用时长。也就是说,一天中,如果一辆车的使用时间超过这个时长,就是盈利的。而技术的进步,提供了很多可能性。

徐征鹏告诉投中网,驾呗之前使用的旧款新能源车型,已经接近盈亏平衡点,“现在的车型会越来越好,续航越来越长,充电速度越来越快,联网和自动驾驶也会越来越高级。用户的体验会更好,车辆的租赁率也会提高,盈利是有预期的。”

据了解,业内普遍认为,行业即将迎来一轮洗牌。一些企业将出局,行业集中度将会提升,会出现区域性的头部企业。这被认为,对行业是一件好事。

“有些企业的出发点,很大程度上就是投机。”杨洋说,“其实有些投资人也是(投机)。”

吴铭告诉投中网,最近很少使用共享汽车,“有一次续航只剩10公里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停车网点,当时很担心车就这么停在路边……我感觉(共享汽车)还需要很多改善。”

王宣则表示,共享汽车提供的产品本身是好的,满足了一些需求,但是途歌出了事,要重新获得用户的信任,需要一段时间。

“不是行业不好,重点是怎么做。”徐征鹏说。

2018年,共享单车的一切,是对整个创业创投圈的问诘:为什么一个本来不错的产品,到最后竟然一地鸡毛。

2019年,共享汽车可以避免重复发问么?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