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两会特写|约了喝茶,两小时没聊上一句话……同组市人大代表追忆王友农

新民晚报新民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往年每到开两会的时候,友农大哥总要在会议间隙,和我谈邮轮,还会约我喝茶。今天来到会场,我下意识地想往他的座位上走去,突然发现,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今天,在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会现场,市人大代表唐吉慧等向记者追忆因抗疫劳累过度、英年早逝的王友农,以及那些再也实现不了的约定。

图说:市人大代表唐吉慧(右)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刘歆/摄

守望者

人物简介:王友农,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代表,生前任上海吴淞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和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因抗疫劳累过度,突发脑出血昏迷75天,终因伤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11日6时18分离世,享年51岁。

“我和友农都是在2017年当上市人大代表的,分在宝山组。他比我大十岁,我们无意中发现,原来还是住在一个小区的邻居,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他虽然工作忙碌,但很热心,就像大哥一样。”唐吉慧告诉记者。

这几天,身为作家的唐吉慧刚刚写完一套连环画的其中一篇文章,是关于王友农的。“在写书过程中,我对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将他称作‘邮轮事业的守望者’。在我们的聊天中,他谈的最多的就是邮轮。”唐吉慧回忆,王友农高大魁梧、总是脚步匆匆。两人的共同爱好都是喝茶,只是唐吉慧喜欢喝普洱,王友农喜欢喝红茶。“我建议他喝普洱,减肥又降脂。我们认识有几年,约了好多次;终于有一次,友农答应到我的工作室和几个朋友聚聚,喝喝茶聊聊天。”

 那天,王友农如约来了,除了喝了几口普洱茶,两个多小时里,没有和朋友们说上一句话。“只见他把眼镜架到额头上,一直在看手机、回电话,真的是太忙了!”

“2019年年末,我想邀请市青联文艺界别的朋友去邮轮港参观,友农非常热情地表示欢迎,说会为小伙伴们安排登邮轮、参观、座谈。因为疫情,我们的约定被推迟了,没想到成了再也无法实现的约定……”

图说:王友农(中)在疫情期间冲在一线,力保游客及工作人员的安全(资料图) 宝山区供图

人大代表的引路人

2020年7月11日,在病床上昏迷了75天后,王友农静静离开了。王友农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一篇《我在量子漂泊了60多天,终于回归上海啦》的文章,他写道:“山河无恙,欢迎回家!”只是他自己,再也回不了总是为他留一盏灯的家。

对于王友农的突然离去,市人大代表钱翊樑非常震惊,“他曾经手把手教我怎么当人大代表,那些话我至今印象深刻。”钱翊樑回忆,2008年,他第一次认识王友农,当时王友农在宝山区委组织部担任副部长;钱翊樑被选为市人大代表后,曾向他请教怎么当好人大代表。

“他回答了我两句话:一是要紧扣党和国家的政治大局,提出的意见要有高度;二是不要脱离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不要浮在面上,要解决实际问题。”言简意赅的话让钱翊樑牢记在心。后来,钱翊樑连续担任三届市人大代表,提出了大量接地气、有高度的议案、书面意见等。

随着上海邮轮产业的发展,邮轮旅游安全事件呈增长态势,邮轮经营中迫切需要解决市场准入、治安管辖、安全保障和智能监管等问题。为此,钱翊樑深入调研,还专门到王友农的办公室请教。“在一幢不起眼的灰白色小楼里,王友农给了我很多建议和素材;在建议制定《上海市邮轮旅游安全保障暂行条例》的议案成文后,他又帮我修改了许多关键的内容,并积极附议。”2019年,上海市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审议后,在该议案内容基础上,形成全国人大代表议案,并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为了梦想向前冲

市人大代表华雯是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主任,说到王友农连用了几个“遗憾”。王友农的妻子追忆他时说:“他把所有的热情、所有的光芒、所有的闪耀,全部给了他的工作,留给我的就是一个背影,我留给他的就是一盏灯。我和女儿说,爸爸没走,他永远在我们的心里。”华雯说:“正如他的家人,在我们心目中,友农也从未离开,是个为了梦想一直向前冲的‘大男孩’。”

图说:被誉为“东方之睛”的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客运大楼(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摄

吴淞口国际邮轮港,江水环绕着的客运大楼仿佛“东方之睛”,见证了宝山邮轮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更见证了20余项开创性的制度性探索落地生根。“这些制度创新的背后,无不留下王友农的身影、那个邮轮事业守望者的身影。”唐吉慧说。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宋宁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