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城沣微评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武汉市中心医院伦理委员会医生刘励,因感染新冠肺炎病逝。这是今天(3月20日)上午的事。

刘励是此次疫情期间武汉市中心医院去世的第五名员工,此前李文亮、梅仲明、江学庆、朱和平四位医生先后去世,现在还有四位医生濒危。

更让人心情沉重的是,4000多名职工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有超过230医务人员感染,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数均排列武汉各医院之首。

作为一家人才济济的、专业性很强的三级甲等医院,却伤亡如此惨重,让人悲愤,也让人叹息。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一切,在两年前就已埋下了伏笔。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一场战役,能否打胜,不在于士兵有多强,而在于统兵的将军。

此次战疫中,作为一线战斗的最直接指挥者,有的人冲在最危险的地方,有的人悄悄压低了枪口,当然,也有的人不但退缩不前,还把往前冲的士兵给训了。

比如说,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身患渐冻症的情况下仍然冲锋在前,带领全院夜以继日殊死搏斗。

武汉金银潭医院共有医务人员近七百名,是最早接诊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也是收治重症和危重症病人最多的医院之一。自2019年12月29日转入首批7名感染的患者以来,该院累计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超过2000人。

这么危险的地方,按理说,医务人员的感染率与死亡率应该是最高的,可事实是,全院只有21人被感染,而且全部安全出院,无一死亡。

伤亡率如此之低,与该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是分不开。

张定宇是临床医学博士、主任医师,长期从事医疗一线工作,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疫情发生以来,他更是一直冲锋在前,带领全院医务人员夜以继日战斗抗击疫情。

更让人感动的是,张定宇还是一名渐冻症患者。他的双腿已经开始萎缩,行走不便,他的妻子也被感染了,可他还是亲力亲为,始终坚守在抗击疫情最前沿,用渐冻的生命为患者托起信心与希望。

除了过硬的临床技术、经验以外,张定宇医者仁心,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对下属。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相比之下,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当家人,手脚健全、没病没灾的蔡莉书记,却从未爆出去病房的新闻。

其实,她去了也没用,之前当过武汉市卫健委人事处处长的她,是个行政官僚,到了病房,拿不得手术刀,打不得针,岂不被下属耻笑?

会不会干活是一回事,去不去是另外一回事。

在疫情暴发后的两三个月后,蔡莉昂着高贵的头颅到隔离病房,看望慰问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但是大部分医护人员并没有见到她的身影,而是在朋友圈中见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病区空无一人,只有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五位领导。他们并排站在病区门口,打出了剪刀手。相机从背后记录下这一场景,最中间的,防护服上写着“蔡莉”两个字,而最右边的,胜利手势也打得最高,是彭义香,该院院长。

更可笑的是,在接到卫健委24小时在医院的指令之后,蔡莉才常驻医院,并且装了床,装了浴霸,因为她洗澡怕冷。

与张定宇相比,蔡书记,你不觉得羞愧吗?

如果,你只是一个官僚,不懂技术,但最起码,传染病要预防应该懂吧。 可你却偏偏违背最基本的常识,乱指挥瞎发话,不允许医生戴口罩,不允许一线医护在接诊时穿防护服、戴防护面屏,更强令各科室和医生不得传递疫情信息,不允许医生私下谈论疫情。

明知道已经“人传人”了,却还欺上瞒下,不采取任何措施,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不让医生戴口罩与穿防护服,就是在蔡莉领导下整出的泼天大祸。对此,作为书记的蔡莉,罪不可恕。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不同的领队人,决定着不一样的命运!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的去年12月底,就有多位医生发出了预警。

一个是武汉中心医院的急诊科主任爱芬,她的检查结果被李文亮转发到了不同的群里,另一个是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

只是,他们的命运却在疫情来临时走向相反的两面。爱芬被训斥,李文亮写检查并被警方训诫,而张继先则被记功表彰。

一个在满是病毒的病房里孤独前行,目睹身边人相继被感染,另一个则是用坚持上报来捍卫自己的专业尊严。

这不仅仅是他们个人命运的背离,更是两家医院领队人不同风骨的碰撞。

直到看到财新对爱芬的专访,我们才明白,作为中心医院的医护,他们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无力。

早在12月底,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爱芬发现接诊的患者化验单上,有SARS高度置信的阳性指标。她第一时间上报院领导,并把化验单发给同学进行探讨。

1月1日,门诊涌入更多的病人时,爱芬急了,再次将情况上报,并提醒医护人员做好防护。但她没有等来领导的肯定,而是监察室的约谈。理由是:“没有原则,造谣生事,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全市发展、稳定的局面。”

随后,院方下发通知要求,不允许公开谈论病情,不许发送相关文字和图片,除非一线医护因工作需要方可口头交流。

在大疫爆发前夜,院方想到的不是第一时间确认病毒的危害程度,提醒医护人员做好防护,而是如何捂紧盖子做好维稳,置全院职工生命于不顾。

这样错位的政绩观、价值观,这样对生命的漠视,也只有蔡莉这样的官僚才能做出来。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我们再来看一看留名记功的张继先,她所在的中西医结合医院是怎么处理的。

同样是在去年12月底,张继先所在医院也收到了4名非同寻常的发热患者,她立即向业务院长夏文广、医院院感办和医务部作了汇报。夏文广把情况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病例越来越多,但区疾控中心没有回应。两天后的12月29日,夏文广叫齐了各科专家,对收治的几个病例逐一讨论,结果惊讶地发现,除了症状类似,不少人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这引起了夏文广的高度警惕,立即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

在生命安全面前,夏文广选择和医生、和患者站在一起,和真理、和良知站在一起。虽然上报的通道不断被关闭,但他还是坚持上报,坚持再上报。

这就是医者应有的风骨。

如果没有夏文广的支持,张继先现在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如果没有夏文广的良知,中西医结合医院会怎样?

会不会也被训诫、写检查?会不会医护人员大面积感染?

眼看着疫情汹涌却无能为力,张继先“把一生的眼泪流光了”。她一定心如刀割过。那种深深的无力感挫败感,只有她知道。

不怕外行领导内行,就怕领导装内行,瞎胡闹。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

昨天(3月19日),国家监察委赴汉调查的李文亮医生“造谣”训诫事件有了结果,警方正式撤销训诫书,就错误向当事人家属郑重道歉。

关于武汉中心医领导层是否存在玩忽职守问题,调查组给我们留下一个悬念。

国家监委调查组负责人在答记者问里面,有这样一段话的表述:对调查中发现的有关单位和人员应对疫情反应迟缓、防控不严、履职不力等情况,将由有关方面进一步深入开展调查,严肃追责问责。

有关单位和人员具体指的是哪些单位,哪些人员,是否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及有关领导,不得而知。但这家医院伤亡如此惨重,不该承担罪责吗?

公众值得进一步期待:疫情结束时,国家会否开展全面总结,该有的追责是否会缺席?

据网上爆料,蔡莉书记是个裸官,除她之外,家人都是有加拿大国籍,其中,女儿刘畅,生活极为豪奢,在武汉开着宝马7系、出入奢华场所。刘畅经常在她微博晒自己的炫富照,如在国外的奢侈品店血拼,购买爱马仕等奢侈品,还说自己刷妈妈的卡刷到爆炸。

这些问题是否属实,湖北监察委该介入了。

在她的治下,倒下的是五个生命。

作者:城沣,专栏作者,作家,曾先后做过记者、评论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