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Qing听丨“手语律师”的执业传奇:他帮聋哑女孩通过司法考试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聋哑人维权或者聘请专业律师进行辩护时,需要精通手语翻译的交流对象。来自重庆的唐帅是为数不多专门为聋哑人打交道的专业律师,对于这样的工作,他已经坚持多年。

经过艰辛努力,女孩谭婷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通过司法考试的聋哑人。这要得益于唐帅律师的无私帮助。

哑巴被骗  需要懂手语的专业律师出面

1月14日,唐帅和他的团队为一起聋哑人诈骗案忙到了凌晨4点:一个东北籍的聋哑人受到通晓法律知识的健全人指导,规避法律风险,诈骗全国近百个聋哑人,所涉及的诈骗金额近千万。

犯罪嫌疑人在与受害的聋哑人视频时,采取欺骗手段,鼓动其他聋哑人参与网络赌博,有人因此网贷几万甚至十几万。

尽管一些聋哑人去公安机关报案,想要说清来意,但由于公安机关没有配备相应的专业人才,聋哑人普遍文化水平较低无法写出流利字句,公安机关与聋哑人之间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和交流……

唐帅目前是我国唯一精通手语的律师,同时由于近年媒体的不断报道,他在聋哑人群体中远近闻名。因此,许多聋哑人受到了侵害,不论事件大小,他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唐帅。

唐帅最开始接触到这个案件是因为有东北、山东等各地的聋哑人来报案。唐帅及团队在进行进一步的工作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且发现此案并不是表面上的民间借贷,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赌博。

尽管许多聋哑人上当受骗,但只有少数人来报案。唐帅不想让没有维权意识的聋哑人受到伤害,也不想不法分子利用弱势群体实施犯罪。他正在重庆寻找受骗的聋哑人,同时跟全国各地被骗的聋哑人沟通,以便整理证据、资料。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几次在下班时间联系唐帅,他都因为正在办案而不得不推迟采访时间。

帮聋哑人维权,给聋哑人普法,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每天在家和律所来回奔波……这就是唐帅两点一线的日常生活。

由于聋哑人法律意识低,遭遇什么事情没有保留证据的习惯,因此唐帅需要帮他们梳理事情经过,还原案件事实,教这些不会说话的受害者收集证据……办理聋哑人的案件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是办理健全人案件的三四倍,唐帅已经多年没有完整的休息天了……

“最无助的时候就是感觉自己精力有限,中国有两三千万聋哑人,自己能帮多少呢?”唐帅说。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聋哑人因为申冤无门找到唐帅时,他能深深感受到聋哑人的无助,这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推着他奋勇向前。

寒门学子   为帮残疾人他自学“方言手语”

唐帅之所以能对聋哑人的绝望与无助感同身受,起因于他的父母。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获悉,唐帅有一对聋哑人父母,他的父母皆因药致聋。1985年,唐帅出生。这个能听会说的健全宝宝给全家带来了希望,父母盼着这个宝宝能像元帅一样有所作为,故取名“唐帅”。

唐帅的父母身为聋哑人,深感聋哑人生活的不易,因此希望儿子能有正常生活,不愿让他同聋哑人圈子接触,从小便把他送到了外公外婆家。

让唐帅下定决心学习手语是在四五岁那年。唐帅陪着阑尾炎发作的父亲一起去医院,他看到父亲在病床上疼得打滚,却无法明确和医生说明自己的症状。当医生回过头来问陪同的家属时,他们却一句也答不上来。

“看见父亲生病,但无法和医生正常沟通交流。那种着急和无奈,在四五岁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感触了。”唐帅回忆。因为这件事情,外婆当时说的一句话让唐帅坚定了学习手语的决心:“不会手语,以后他们老了,你怎么和他们沟通?带他们看病?”

这之后唐帅借着上学离得近的名义,在父母的工作地重庆大渡口一个工厂里吃饭休息的同时,悄悄向厂里的聋哑工人学习手语。这所工厂在20世纪80年代是重庆市接纳聋哑人就业的重点工厂之一,有200多名聋哑人在这里工作。

在学习手语方面,唐帅展现出了极大的天赋:对于手语过目不忘,并成为了厂长的“御用”翻译。每当工厂中的聋哑人在生活中同健全人沟通交流中出现问题时,厂长总会让唐帅前去帮忙。

看到唐帅学习手语后切切实实帮助了许多聋哑人,唐帅父母的态度慢慢转变……但在唐帅五年级时,他与聋哑人沟通的自信心一下跌入谷底,因为父母的同学来家做客后唐帅才明白:全国各地的手语存在着极大的差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聋哑人都在使用方言手语。

于是他利用周末和假期去重庆解放碑和朝天门同外地来的聋哑游客学习和沟通,在近十年的学习中,唐帅基本掌握了全国各地的方言手语。

唐帅的外婆支持他学习手语,更支持他用心学习文化知识。外婆虽然是文盲,但她从小给唐帅灌输“文化知识可以改变家庭命运”的思想。1993年父母下岗后,外公外婆甚至忍痛省下看病的钱供唐帅上学。

唐帅深知家里人的不易,于是在14岁时,瞒着家人开始了半工半读生活:做冰淇淋推销、做家庭教师、做家政清洁……在18岁时,由于经济原因,唐帅不得不请求舅妈假扮母亲,偷偷带他去办理退学手续。

当时舅妈非常反对,但是唐帅安慰道:“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出去打两年工,两年后我继续回来上学,我一定会上大学。”

就这样,唐帅背上了包袱,到了上海、北京等地挣学费……

爱心指引    他靠个人努力成为“聋哑人维权律师”

离家后的这段经历让唐帅体会到聋哑人与社会之间的隔阂,也深切感受了哑人有口难言的痛苦。命运用这段经历把唐帅深深抛进了聋哑人的世界,唐帅也通过这段经历实现了人生的转折。

2005年,唐帅辍学后,主要在外地做家政服务。有一户人家,总会在结工钱时多给唐帅一些。为了报答那位好心人,唐帅有时就买水果去看他。也是在那个时候,唐帅才知道这位好心人从事公安工作。正好在那天,好心人表示单位抓获了聋哑人犯罪团伙,但是请聋哑学校的老师翻译了十几个小时无果,听说唐帅了解哑语,想让唐帅试试。

唐帅通过与犯罪嫌疑人的交流,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基本上将十几个聋哑人的犯罪事实查清。同时,犯罪嫌疑人也主动供述了自己参与过的其他犯罪行为。

这位好心人得知唐帅以后想继续读书的想法后,建议唐帅可以选择法学或医学,结合手语,将唐帅的才能发挥到最大。

后来,唐帅听从了建议,开始自考学习法律。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唐帅就经常参与公检法办理刑事案件的手语翻译当中去。

在这段经历中,唐帅看到了许多冤假错案。手语翻译中有人做出了错误的翻译,有人为了让聋哑人快点认罪而说谎,有人公然敲诈聋哑人……

没有法律意识也没有文化知识的聋哑人有苦难言,许多健全人对此完全不知情。那个时候,唐帅体会到“聋哑人刑事案件的真正审判者是翻译人员”这句话的含义。他想通过法律为聋哑人发声的想法越发强烈。

2011年,唐帅通过自考考取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用两年半时间,修完了4年的本科课程。

唐帅记得自己以“公民代理”的身份帮姓谢的聋哑老人成功维权。通过此事唐帅明白了“你的能力关乎他人后半生”的道理,这种感悟促使唐帅成为一名律师的愿望更加强烈。

2012年,唐帅顺利通过司法考试,获得法律执业资格证书,成为一名专职律师,开始为聋哑人提供法律服务。

为了更有效地服务全国各地的聋哑人,唐帅及团队于2018年创办了帮众律师公众号,通过视频等方式为聋哑人提供法律咨询,并且两个小时只收费39.9元。

在关于对聋哑人犯罪的调查分析中,有专家指出聋哑人犯罪的主要特点有:作案专业,以侵财案件为主;等级森严,团伙犯罪为主;居无定所,流窜作案为主;素质偏低,以未成年人为主;处罚较轻,以累犯惯犯为主。

与聋哑人打了三十多年交道的唐帅表示,这是有原因的:“聋哑人家庭的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本来就是残疾人,读再多书也没用,所以很多父母不支持聋哑孩子读书。其次是现在的聋哑人教材已经不能适应社会需求。”

经过测试,唐帅发现高中毕业的聋哑人文化水平实则只有健全人小学四年级的水平。另外,聋哑人的思维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们只能用眼睛和触觉感受世界……种种原因最终导致聋哑人法律意识淡薄,受到诱惑后,可能会走上犯罪道路。

唐帅还发现,近年来一些聋哑人犯罪团伙同健全的不法分子合作后,犯罪手段从偷、抢等显性犯罪转换成隐性犯罪……因此,给聋哑人普法至关重要。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获悉,唐帅及团队的工作重心从维权变成了维权普法两手抓。他们创办了国内第一档聋哑人普法栏目《手把手吃糖》,还到各地开展聋哑人普法讲座……唐帅希望更多的聋哑人能够懂得法律,运用法律知识保护自己,也希望聋哑人同样能享受到司法体制改革带来的收益。

星火燎原   聋哑女孩谭婷通过司法考试

唐帅做律师9年,从事法律工作已经16年。“这么多年来,我觉得最高兴的就是现在。”唐律感慨地说,“因为通过我的努力和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最让唐帅觉得开心的事是,经过三年培养的聋哑女孩谭婷,通过了2020年的司法考试。

“一个根本不是法学专业,并且思维与我们健全人天差地别的聋哑人考过了司法考试。这是我们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通过司法考试的聋哑人。”唐帅说话时带着满满的自豪,“为我们国家司法体制的改革和推进画上了前所未有的一笔,同时也告诉了世人,聋哑人是可以学习法律的。”

唐帅发现让健全律师学习手语很难取得成效后,转变了想法:最能感受聋哑人苦难的是聋哑人自己。于是2017年起,唐帅尝试每年招收5个聋哑人进律所学习法律,并给他们每个月发放五六千元的工资、给聋哑人的家庭提供资助以便他们安心学习。

谭婷就是第一批被招收进律所的五个学生之一。谭婷来自四川凉山,此前曾作为舞者在艺术团工作,跳千手观音。在应招时,她表示想通过努力去改变并提升自己。这种决心打动了唐帅。

但聋哑人考虑事物的思维与健全人不同,教他们学习法律是难上加难。在学习法律的过程中,有许多聋哑学生坚持不下去离开了,现在律所只剩下谭婷与左端阳两个聋哑女孩仍在坚持。

谭婷也曾想过离开,唐帅及律师团队虽然会劝说。

唐帅告诉记者,让谭婷坚持下来的最主要原因不是他人的劝说,而是她自己的同理心和决心:谭婷看到来律所寻求法律帮助的聋哑人,总会落泪。

谭婷曾向唐帅倾诉,一些受到伤害的聋哑人经历让她意识到,如果自己不成功,就无法更好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谭婷连续三年参加司法考试:2018年,以10分之差没有通过法考;2019年,以4分之差落榜;2020年,她终于成功了。

谭婷参加2020年法考一波三折。在考试前两天,谭婷接到噩耗,她的母亲因为查出肝癌晚期住院。而在2019年,谭婷的父亲因为肝癌去世……为让谭婷安心参加考试,律所的人一起出资给谭婷母亲治病,这个女孩流着眼泪坚持了下来。

目前,通过司法考试的谭婷正安心在医院照顾生病的母亲。

接下来,谭婷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一年后就可以转正成为一名职业律师……

另一件让唐帅觉得开心的事是,他与西南政法大学合作开设的“卓越公共法律服务人才实验班”于2021年1月10日下午正式开班,计划每年在新生中遴选 40 名学生,培养一批既懂法律又懂手语、能够直接为聋哑人提供法律手语服务的专门人才。2021年9月份,该班也将招收第一批聋哑人大学生学习法律。

“以自己为星火,望有一天可以燎原,让更多人成为他们的耳朵。”唐帅在自己的一篇微博中说,他将尽己所能,在帮助聋哑人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实习生 桑旦白姆 统筹/张彬

内容来自北京头条客户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