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与子同袍风雨里 岂曰无衣“豫”难中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据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提供的消息,截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稿时,河南强降雨已造成56人遇难、5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39亿元,全面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备受社会关注的京广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继续,已确认有人员遇难,具体人数还在核实中。

目前灾后重建工作正在推进。河南省防指已要求郑州市和省直驻郑单位全员动员,深入街道、社区,全力以赴投入抢险救援和灾后恢复;限期排除城区积水,恢复供电、供水、通信和交通;采取强有力措施,保障物资供应和食品安全;加强疫情防控和卫生消杀,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发布

河南757.9万人受灾

连日来,河南遭遇强降雨。目前灾后复工复产工作正在推进。据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提供的消息,截至昨天19时许,河南强降雨已造成56人遇难、5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39亿元,全面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

16日以来,河南遭遇强降雨,目前已造成全省133个县(市、区)1306个乡镇757.9万人受灾,因灾遇难56人、失踪5人,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585193人,紧急转移安置919519人,需紧急生活救助208033人;农作物受灾面积576.6千公顷,成灾面积168.2千公顷,绝收面积25千公顷,倒塌房屋3830户9943间,严重损坏房屋7071户21879间,一般损坏房屋23406户62233间,直接经济损失139.83亿元,其中房屋及居民家庭财产损失40.25亿元。农林牧渔业损失41.16亿元,工矿商贸业损失11.04亿元,基础设施损失36.4亿元,公共服务损失10.52亿元,其他损失4494.5万元。

此次暴雨中被淹没的郑州京广路隧道备受关注,上百辆汽车横七竖八地堆在该隧道南出口,目前救援队正对该隧道进行抽排水,但隧道内仍有大量积水,已确认有人员遇难,具体人数还在核实中。

此外,因连日暴雨郑州荥阳市个别乡镇受灾严重,目前仍有群众失联,具体数字不详。

昨天下午,河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防汛救援及灾后重建情况。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李长训介绍,河南省防指先后启动防汛应急Ⅱ级和Ⅰ级响应,加强会商研判和调度指导,协调解放军、武警部队1.7万余人,消防指战员1.8万余人,专业救援队伍1.5万余人,社会救援力量24.5万余人投入抢险救灾。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现场

滔滔河水中 搭建应急动力舟桥

目击地点:新乡清水河村

新乡市牧野大桥及新乡市凤泉区,卫河两岸大面积村庄、社区、农田、道路被洪水淹没,水深处达两米以上。凤泉区下辖村庄大量房屋被洪水淹没,水深处一层建筑几乎没顶。所到村庄的村民大部分已疏散转移至附近救助点。

据悉,截至23日16时,新乡市境内共产主义渠合河站水位76.04米,水势平,超保证水位0.94米;共产主义渠黄土岗站水位71.46米,水势涨,超保证水位2.11米;卫河汲县站水位70.53米,水势落,超保证水位1.48米。

7月23日,河南新乡清水河村。

“小心一点,慢一点。”村口路上,浑浊的洪水没过膝盖,救援人员排成两列站在水里,中间是一条长长的绳索。在救援人员的保护下,村民们扶着绳索,一步步向前来接应的动力舟桥靠近。

这是一处集中转移被困村民的“码头”。22日,受强降雨影响,新乡市多条河流超过保证水位,卫辉市良相坡蓄滞洪区前稻田村、后稻田村等多个村庄遭洪水围困,上千村民需要救援,情况异常严峻。

国家防总工作组当日赶赴现场后,与河南省相关部门一同协调组织被困村民救援,从中央防汛抗旱物资储备郑州仓库中紧急调拨40艘冲锋舟,协调应急管理部自然灾害工程应急救援中心(中国安能)2套动力舟桥前来支援。

汛情就是命令!中国安能102名专业救援人员,携应急动力舟桥、全地形两栖救援车等装备30台套,当晚就抵达现场,紧急搭设应急动力舟桥。

23日早8时,滂沱大雨中,一台动力舟桥启动出发。前行的水路并非坦途,沿途有的地方被电线阻拦,有的地方水下是障碍物。经过一番摸索,动力舟桥终于在清水河村村口靠岸。此时,进村道路已淹没在水中,村民陆续在村口集结,救援队员利用绳索将村民护送至动力舟桥上。

由于雨势太大,为确保安全,这一趟拉了30名村民,但一个相对安全的“码头”由此确定。此后,救援人员通过绳索或者冲锋舟接驳等方式,护送被困村民从这里登上动力舟桥。

在现场指挥救援的中国安能一局副总经理白文军介绍,该应急动力舟桥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水上救援装备之一,可实现快速架设浮桥和结合漕渡门桥,组合成各种形式的浮式结构,保障大型装备和人员通行,有效解决涉水抢险难题。

“这次救援,我们将3个河中舟、1个岸边舟拼在一起,组成漕渡门桥,共搭设2台,每台展开后长40米,宽8米,车行道宽5米,总承载力可达到65吨。”白文军说。经过一夜奋战,2台动力舟桥架设完成,每台满载450人。

23日上午,茫茫洪水中,两台绿色的动力舟桥犹如“生命之舟”,在不间断救援。截至中午12时,已有约1400名被困村民被转移至安全地带。

文/本报记者 张夕 张月朦 实习生 邓安然 张心仪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沉沉黑夜里 司机弃货车堵决口

目击地点:鹤壁彭村

“我们在坚持!”22日晚,一段卡车填堵决口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热传,视频里,两辆拉满石头的卡车相继驶入河堤决口,有人在旁边大喊“跳车”。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发布视频的网友“大宁”名叫刘广宁,是鹤壁一家渣土清运公司老板,22日晚他和司机们开着30余辆装满石土的卡车填堵卫河鹤壁段决口。

22日,新乡市发布紧急通知,称共产主义渠合河站水位已超保证水位并持续上涨,洪水漫溢进入卫河。急流的河水顺着卫河下流,下游鹤壁段水位猛涨,并在浚县新镇镇彭村出现决口。

彭村村民赵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决口大约是在22日晚8点左右开始的,洪水从决口溢出,冲入村里。彭村村民陆续向外转移,不少人站在处于高点的河堤上。

刘广宁是一家渣土清运公司的老板,22日晚接到消息来填堵决口。刘广宁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把公司三十多辆卡车装满石土都开了过来,原本打算用车上的石土填堵决口,结果到了现场发现堵不住,临时决定连卡车一起开进去。

刘广宁说,车辆驶入决口的位置要特别准确,担心偏离方向,卡车司机都是距离决口两三米的地方才跳车。“司机都穿着救生衣,如果不行就随车一起跳下去。”刘广宁说,他们先后把7辆卡车开进了决口,但目前决口仍然没有堵住,河堤路也因降雨冲刷损毁,车辆已无法行驶,目前正在修路。

据鹤壁市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3日消息,受省内多地持续降雨影响,浚县新镇码头村卫河左岸塌方,形成决口。解放军某部200余人及干警100余人到现场抢救。已封堵部分缺口,剩余部分正在全力填堵,右岸已按泄洪方案,扒口向长虹渠滞洪区分洪,水位正在下降。目前无人员伤亡。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实习生 王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写

“最曲折”列车K599次的四天五晚

7月19日下午4点多,K599次列车如往常一样从内蒙古包头开出,目的地是广州。20日下午3点多,列车因水漫铁轨停车,临近线路防护墙倒塌,部分硬座车厢的乘客被疏散,随后3号、4号车厢出现倾斜。因暴雨影响,K599次列车在河南滞留了53个小时。

20日下午3时

水漫铁轨 司机果断临时停车

7月19日下午4点多,K599次列车像往常一样从包头发车开往广州,按原计划,全程运行需42小时4分钟。7月20日上午10点半,邯郸机务段客车运用车间司机张志杰登上K599次列车的驾驶室开始他当日的值乘任务。

当天下午3点多,列车行驶至京广线南阳寨至海棠寺区间时,降雨越来越大。这是从业26年来,张志杰遇到过最大的一次暴雨。张志杰发现,积水已经没过铁轨下面的石砟,于是他立即撂闸停车。张志杰和副司机马文杰随即向车站和列车乘务员报告,并下车检查情况。

当时,车上共有1156名乘客、40名乘务人员。4点20分,4号车厢列车员崔佳俊在车厢值守时发现车下水流湍急,3号、4号车厢外,临近线路的防护墙被暴雨冲塌,危及列车安全,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列车长。

车队干部赵磊及列车长、班组党支部书记陆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下车查看发现道床松动,轨枕悬空,列车随时有倾覆危险。时间就是生命。陆超、赵磊立即召集“三乘”人员及班组党员简短碰头,迅疾启动应急预案,将1至6号车厢的664名旅客紧急疏散至其他车厢。

武女士带着3岁的女儿在安阳上车,打算在终点站下车,再搭车回中山。同样在安阳上车的还有高二学生李小丁(化名),他一个人打算坐车到信阳找父亲,在安阳二战考研的小张和李小丁一样,此行目的地也是信阳。

疏散时,列车员一节一节车厢通知。一开始,3、4号车厢的人是往两边疏散,有一部分人到了1号车厢,“3号车厢的人过来,我们才知道外面墙倒塌了,”乘客小侯说,“我们直接从1号车厢下车,从车外转移到18号车厢,路上有高压线,列车员还提醒大家不能打伞,大家都是一路小跑着转移,还有列车员帮我们拿行李。”18号车厢是货车车厢,里面有酒、洗衣机等货物,但没有窗户。

疏散完毕10分钟后,3、4号车厢在下沉的路基上开始慢慢倾斜,随后,车上的电也断了,空调也停了,原本拥挤的车厢变得闷热起来。

李小丁在12号车厢坐着,不敢动,怕一动就流汗,同时,他看到已经有不耐热的乘客因闷热晕倒,但有列车员在帮忙照顾。

20日晚10时

“分道扬镳” 列车组舍弃1至8号车厢

7月20日晚10点多,列车组决定舍弃1至8号车厢,对这部分车厢实施甩车作业。

张志杰驾驶着拆分下来的火车头前往附近车罩进行检修,大概晚上11时40分到达海棠寺站。此后他就一直在车上待命,直到22日上午10点半才从车上下来转移到郑州公寓。原本只需要3小时20分的值乘任务,他在车上整整待了48小时。

在张志杰前往海棠寺站的同时,9至18号车厢则载着全体旅客由救援机车牵引转移至南阳寨站。当时,南阳寨也是停电的状态,乘客们在黑暗中下车到站台上透透气。武女士还记得,当时列车上通知老人、小孩优先下车,“因为站台上有一些食物要发放,但数量有限,优先考虑老人孩子。”

21日凌晨1点左右,列车在南阳寨换了车头后恢复供电,空调也恢复正常,乘客们再次回到车上。在列车上,乘务组腾空了宿营车,优先为老幼病残孕等重点旅客提供卧铺。

天亮后,雨也小了,列车开始统计直接在南阳寨下车的乘客。因为南阳寨已经属于郑州区域,小侯选择直接下车。

21日下午3时

折返新乡 再遇暴雨停车受困

21日11点左右,K599次列车重新启程折返新乡。列车到达新乡站正常停靠时,武女士听到广播通知,列车将原路折返,不再往广州走,她决定暂时不回广东,随列车返回安阳。

武女士没预料到的是,K599次列车此次折返再次遭遇暴雨,受河南持续强降雨影响,新乡市凤泉区附近累计降雨量达到507.9mm,当天下午3点多,列车再次临时停靠在新乡北站1200米的曲线弯道上待命,所幸车体一切正常。

由于长时间运行和滞留,列车用水告罄。赵磊、陆超协调当地政府及新乡北站等路内兄弟单位克服道路中断等困难,动用消防车为列车注水,解决如厕难的问题。

此外,在相关部门协助下,乘务组先后三次为旅客协调补充面包、香肠、牛奶、矿泉水等应急物资,尽最大能力提供餐饮保障。

22日晚9时

再次启程 列车重新开往广州

K599次列车在新乡北站附近又停了一整天。22日下午又迂回到新乡站,5点多进站后,乘务组又统计了乘客的情况和下车意愿,6点左右,武女士、李小丁和小张都选择下车,自行回安阳。武女士看到,她下车时,其所在的车厢80%的乘客都下车了,其中就包括不少原本打算往南走的乘客。

在李小丁一行人下车后,K599次列车仍在新乡停留待命,直到22日晚9点左右,列车接到调度命令再次启程,沿着京广线向广州方向运行。至此,K599次列车已经在河南的暴雨中艰难跋涉了53个小时。从始发站到终点站,K599次列车备受关注,最曲折的四天五晚行程终于在23日晚结束。

文/本报记者 戴幼卿 实习生 袁嘉明 张心怡

供图/包头客运段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京广隧道连救5人的司机:“救人只是本能”

7月22日,全郑州都在寻找一位身穿白衣的“无名英雄”,在受灾严重的郑州京广北路隧道,他多次往返深水中,接连救下5人。救人者名叫杨俊魁,今年45岁,是一名网约车司机。

7月20日下午4点5分,45岁的杨俊魁驾驶着公司配备的新能源电动车,自北向南驶出京广北路隧道。他记得,那个时候,隧道地面没有积水,进隧道车速很快,畅通无阻。原本杨俊魁出隧道后要走陇海路回家,但是5分钟后,他被堵在隧道口,动弹不得,那是4点10分。

雨越下越大,4点半左右,雨水冲进隧道出口,杨俊魁的车被冲得左右摇摆,水深差不多有30厘米了,他看了看周围,几乎没有司机下车,大家都还不愿意放弃。

又过了10分钟,水位继续快速上涨到车门附近。杨俊魁和周围司机开始下车,大家相互敲击车窗,提醒还没下车的人赶紧下车。很快,杨俊魁身边聚集了30多人,大家手拉着手走到隧道旁的台阶上,一步一步向外挪动。

众人还没走出隧道,杨俊魁扭头一看,一辆车顺着水流滑下来,一对50多岁的夫妇被困车内,正在摆手求救。杨俊魁和两个小伙子看到后,走下台阶向二人走去,一起把两人从车里救出并带到台阶上。

就在杨俊魁准备继续向外走时,他又看到更远处有2男3女5个人站在车顶,正在奋力呼救。不到1分钟,这辆车就被水淹没,5人也落入水中。杨俊魁告诉北青报记者,两个会游泳的男子向岸边游,另外三个女子在水里挣扎。“我当时什么也没想,也顾不上害怕,就想着得把人救了,让她们先找个东西拽住,保命要紧。”

20日晚,杨俊魁和几个获救的司机住在宾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家。“我没跟妻子、孩子说详细过程,害怕他们担心。”因为多次往返水中救人,杨俊魁的腿上有多处擦碰伤,当日刚从隧道出来时,双腿血流不止。

谈及这次救人,杨俊魁连说千万不要叫他英雄,他只是出于本能救人,“我在部队受过训练,水性不错,我觉得我能做到。”杨俊魁透露,他的车如今还在京广桥隧道下,不过公司已奖励他一辆新车。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京广隧道拍车救人的大哥:“生命是第一位的”

备受关注的京广隧道下,一位操着河南口音拍车门劝司机下车的大哥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没下(来)的赶快下来,没下(来)的赶快下来,赶快下来,赶快下来,往前走!往前走!”面对不断上涨的水位,这位大哥一边拍打着车门,一边不断大声喊着,很多司机也因为他的催促逃过了一劫。据了解,这位救人的大哥叫侯文超,来自河南周口。他对媒体表示,曾有车主犹豫不愿下车,他就不断劝对方保命要紧,毕竟生命才是第一位的。

据环球网报道,这位靠“吼”救人的大哥叫侯文超,40岁出头,来自河南周口,目前定居郑州,是北京一家建筑公司在郑州的负责人。

7月20日下午4点多,侯文超从北往南行驶在京广路和陇海路交叉口隧道,快到出口时发生交通堵塞,他被堵在隧道口。

车外暴雨越来越大,很快就漫过车轱辘的三分之二。侯文超曾在媒体报道中看过,如果不及时打开车门,等水漫上来时车门就会因压力无法打开,错过逃生机会。

于是,侯文超果断下车。下车后,他发现自己前后车上很多车主还没意识到要开车门逃生,他便挨个敲他们的车门,提醒车主们赶紧下车逃生。侯文超自己拍摄的视频显示,他在水中不断拍着车门,高喊:“没下(来)的赶快下来,没下(来)的赶快下来,赶快下来,赶快下来,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

据侯文超回忆,当时有些车主还在犹豫,他就赶紧说保命要紧,水要来了。侯文超说,从自己离开车到水漫过大部分车的车顶,只有短短20分钟左右。陆续拍了约几十辆车门后,车主们在他人帮助下来到安全地点。不少车主回头看见自己的爱车被水淹没心疼不已。侯文超说,他能理解车主们的心情,但相比车子,生命才是第一位的。

侯文超拍车门的视频在网络走红后,有网友评价他:“世上哪有挥动翅膀的天使,只有拍他门的侯哥。”侯文超表示,自己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换成别人也会这样做。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本版统筹/蒋朔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