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怎么冬奥运动员菜单里没有胡椒花椒?

青年文摘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前一段时间,北京冬奥会组委会公布了运动员在冬奥村的菜单。多达678道菜的长菜单,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向下滑动查看完整菜谱

意想不到的是,主厨们在采访中提到,给运动员吃的菜中,不能使用胡椒、花椒、香叶之类的调料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些香料,都是食源性兴奋剂。

啊?吃花椒就兴奋了?那考1000米跑之前吃盆水煮鱼,准能达标呗?答案是否定的。

这是啥道理呢?别急,慢慢讲。

图/@央视新闻

自古谁不爱兴奋

其实,兴奋剂远不是今天有的,也不止运动员才使用。人生苦短,何况古代。好多人都想让自己活得长点、活得爽点、跑得快点、力气大点。

古代奥运会就存在使用兴奋剂的问题

可以想见,从吃不饱肚子的年代,人们就开始追求“兴奋”。毕竟谁要是跑步射箭开了挂,谁就能实打实地多得两只野猪驯鹿什么的。

从发现糖能让人“生力”,到后来的茶叶、咖啡、烟草、可可,这些都确实能让人兴奋,但作用影响比较轻,放到今天也不违法。

罗马五贤帝之一的马可·奥勒留是鸦片重度爱好者

后来西方开始提纯生物里的兴奋成分,这里很多都是今天的违禁品。在木乃伊时代,尸体中就含有烟草、可卡因的成分,很多古墓里还有大麻和鸦片。

我们这儿则把眼光盯到了“”上,历代帝王都靠着丹药里的重金属中毒那点“嗨劲儿”麻痹自己,直到量攒够了一命呜呼。

从重从严对尿检

现代体育一直伴随着兴奋剂问题。

20世纪的前50年,奥运赛场上的可卡因、海洛因比比皆是,50年代的苯丙胺更堪称泛滥。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丹麦运动员詹森在100公里自行车比赛途中死亡;1970年代在法国格伦罗波,18岁的足球运动员夸德里绿茵场陨命。杀死他们的都是兴奋剂。这让国际奥委会不得不极大重视。时至今日,对于兴奋剂的检测甚至可以说是“苛刻”的。

扯远了,让我们说回花椒香叶。兴奋剂检测苛刻归苛刻,但也不至于不让运动员吃调料吧,难道白水煮鸡胸蘸盐吃?

这还真就怪不得奥委会。

有一种生物碱叫“去甲乌药碱”,能让冠脉血流量增加,心率增快及心肌收缩振幅增加,这当然也属于兴奋成分。好巧不巧,很多天然植物中都含有微量的去甲乌药碱,最常见的就是调料,香叶、丁香、胡椒、花椒……还有莲子心、释迦果等,都在名单之列。

图/摄图网

另外,加工肉制品也是运动员的大坑,这主要是动物饲养、食品制作过程中添加的抗生素、生长素、克伦特罗等

克伦特罗就是著名的瘦肉精/摄图网

那是不是我吃顿重庆火锅或五香花生米,我就能跑得快了?

不是,不能。离开剂量不谈毒性——每公斤白胡椒含去甲乌药碱才223微克,咱们一般一次也就能吃几克胡椒,实在对身体造不成什么影响。但为了防止运动员钻空子,还是必须把这些食源性兴奋剂明确地列出来,免得有人真用了兴奋剂不承认。

当然,毕竟调料里的兴奋成分剂量很低,目前还没有因为误用调料被判罚的典型案例。即使是比这严重得多的误用,国际体育仲裁庭也可能予以平反。

比如2019年,美国运动员劳森被判禁赛四年。当他证明了体内的违禁物质来自于一块被商家注射了激素的牛肉后,他的禁赛就被取消了。

吃兴奋剂落后了

其实,现在再说各种“吃”的兴奋剂来提升成绩,已经落后了。现在国际反兴奋剂的组织重点关注和预防的是“基因兴奋剂”

我们看过无数和基因改造有关的电影人物,蜘蛛侠啊黑寡妇啊,都是际遇非凡、基因被改,拥有了一般人没有的能力。

在基因方面,人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有的人怎么吃都不胖,有的人天生就是数学天才。那运动员有没有想过像电影角色一样,通过基因改造让自己变成更强的人,而不是临时抱佛脚,用吃兴奋剂的方式呢?

当然了,不仅有人想,还有人早就开始研究,甚至悄咪咪做起来了。

1990年,是人类“基因治疗”的元年。医生们开始尝试为患有重大基因疾病的病人“修改基因”,让他们更好地存活。而人类基因组中至少有一百个染色体位点与运动表现相关,修改它们自然能“更快更高更强”。

传奇运动员Eero Mantyranta

在1976年的因斯布鲁克冬奥会上,运动员Mantyranta 赢得滑雪项目的两枚金牌(他的一生共拿过七枚金牌)。

科学家发现,夺冠的秘密是此人的基因突变,红血球比正常人多三到五成——那氧气运送杠杠的,谁比得过他啊!

这真让人急不得恼不得。人家天赋异禀,体内的红细胞生成素受体基因就是优于一般人。

但是,如果把Mantyranta的相关基因用体内注射或体外培养两种方式复制给其他运动员,那很可能就能复制Mantyranta的运动成绩。

这种操作在动物身上已非难事,技术并不是问题。但从安全性和伦理上,盲目加之于人是危险的,但这拦不住有些运动员已经跃跃欲试。

可以说,有体育运动一天,就必有兴奋剂的存在,这就像发展与污染、猎杀和保护一样,是永恒的矛盾。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正邪”的竞争中稳定前行是必由之路。反兴奋剂组织现在也已经初步具备了检测基因兴奋剂的方法。就算反兴奋剂组织管不了,出于非治疗目的的修改基因也会受到法律的控制,毕竟我们不想某天在大街转角处遇到绿巨人什么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