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阿里·拉伊迪:马克龙硬刚特朗普,回头看欧盟已作鸟兽散

观察者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阿里·拉伊迪:马克龙硬刚特朗普,回头看欧盟已作鸟兽散

《隐秘战争》,阿里·拉伊迪著,中信出版社出版

【文/ 阿里·拉伊迪】

“令我触动的是,自法国巴黎银行案以来,由于经济制裁不断加剧,法国企业越来越希望国家出面保护它们的利益。”2015年1月13日,时任法国外交与国际发展部长的洛朗·法比尤斯告诉贝尔西区的企业家。

法国外交部对美国司法插手法国企业事务表示愤怒。几个月前,法国巴黎银行向美国司法机构签发了一张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因此,这位部长动员部下抵制美国的司法围猎。

几个月来,他的手下一直在调查此事,但始终未能找到解决方案。没人能想到有效的方法。法国人被迫缴械,只能逆来顺受。应当发动全欧洲共同行动吗?法比尤斯的团队想知道欧盟其他成员国的想法。于是,法国驻欧洲各国大使馆开始探寻其他国家的态度。结果是,欧洲各国纷纷觉得事不关己。

在欧盟的28个成员国中,法国外交部只获得了16个国家的答复。情况不容乐观,法国大使馆的电报总结称:“尽管某些公司确实遇到了困难,但各国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十分有限。”欧盟的多数成员国并没有对抗美国域外立法的打算,除了英国和爱尔兰针对这些法律对本国企业的影响表示了强烈关切。德国和荷兰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两国的银行也遭受了严重损失,但这两个国家并不将该问题视为优先事项。

其他成员国对此相当漠然——谁也没有严肃讨论这个问题。亲美国家(如罗马尼亚、瑞典、匈牙利)拒绝抵抗,因为它们害怕得罪远在大西洋彼岸的庇护者。那些没有跨国企业的欧洲国家则认为本国可以高枕无忧。还有一些国家,如捷克,则表示自己会遵循美国法。

大多数国家承认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已经完全过时,不能发挥保护欧盟经济利益的作用。捷克、斯洛文尼亚和波兰似乎更赞成对《欧盟阻断法案》进行修订。德国人则警告不应进行改革,因为这将向美国盟友传达负面的信息。欧洲对外行动署和欧盟委员会也持相同的观点:修订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将“构成一个过于强烈的政治信号”,对美国的回应必须更为温和才行。欧盟委员会希望大西洋两岸协调一致,请求美国人高抬贵手。毕竟,在制裁伊朗和俄罗斯时,欧盟和美国一向合作无间,那为什么不能在监管欧洲企业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呢?并且,还有另外一个可以处理这些问题的框架:负责金融监管相关议题的金融监管论坛。但美国政府对此置若罔闻。

尤其应当注意的是,不能与美国人正面对抗。如果反应过于强硬,欧盟委员会担心与美国的冲突会升级。美国可能会重新启用《赫尔姆斯-伯顿法》和《达马托法》,并将矛头指向欧洲经济体。即便是德国这样的经济强国也不想激怒美国。德国承认,美国人有权起诉所有使用美元进行交易的公司。德国人唯一关心的是,不能让美国将德国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受到特别出口许可证的约束),以及特别指定国民(被冻结资产并禁止交易)名单。企业一旦出现在这两个名单之中,就意味着会被自动驱逐出美国市场。因此,德国方面主张将此事提交世界贸易组织,同时适用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而不是修改或更新该条例,此外将过去20年美国通过的许多法律补充进去。

欧洲是分化的:它不准备行动,宁愿敷衍拖延,希望暴风雨早日过去。欧盟指望通过对话来平息美国司法界的怒火,但从来不曾试图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立法的域外管辖权问题。

发出照会的法国外交部官员对此表示遗憾,因为他们不相信美国心怀善意。他们对欧洲议会放弃修订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的想法感到惋惜。在他们眼中,这无异于错失良机,因为修订后的《条例》本来有望成为对抗美国的有效筹码。

如果绝大多数欧洲国家根本没有反腐败立法,更不用说阻断法令了,那么欧洲该如何自卫呢?然而,关于阻断法令,欧洲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其实是有相关约束的。应当明确一点:所谓的《欧盟阻断法案》禁止公司不通过司法协助途径而直接向外国政府提供经济情报。爱尔兰已经具备了这样的立法,但实际上并没有执行。在西班牙,这一机制仅适用于西班牙国有企业;在捷克,有一部保护个人数据的法律可以用于阻断信息的传递;在匈牙利,只有情报部门才有权限这样做。

法国外交部照会给出的结论是,欧洲国家没有意识到域外法对自身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的威胁,对此它们不打算还手,也并不在意。“各国给出的回复表明,它们对美国法域外管辖权的关注有限,即便它会带来不利的影响。欧洲机构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了很大程度的保留态度。”

对此,解决办法是寻求建立巴黎-柏林-马德里轴心。三个国家可以“迈出第一步”,唤醒欧洲。最后,法国外交部呼吁重启欧盟和美国的跨大西洋合作,包括全方位合作及专门针对腐败问题的合作,寄望于促进“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原则。

阿里·拉伊迪:马克龙硬刚特朗普,回头看欧盟已作鸟兽散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日,英国伦敦,北约峰会开幕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是欧洲机构的错吗?

欧盟没有完全尽到它应尽的责任……大概只有一半吧!虽然欧盟于1996年制定了《欧盟阻断法案》,但并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它的目的并非质疑美国域外立法的意图,而只是为了削弱其影响力。“欧盟委员会通过的立法方案,”欧盟委员会法律顾问于尔根·乌贝尔解释道,“主要是为了削弱美国《赫尔姆斯-伯顿法》第3条和第4条造成的损害。”可以说,欧洲的反击是软弱无力的:仅仅是为了自保,而不是主动地捍卫自己的权利。

欧盟委员会指出,事实上问题在于成员国自身。现实情况是,欧盟各国很少依据1996年《欧盟阻断法案》来质疑美国的要求。大部分成员国在其通过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因此,我们可以注意到,欧盟大多数国家并没有对本国法律做出相应修订,以使《欧盟阻断法案》更能发挥效力。“由于我们设法克服了美国《赫尔姆斯-伯顿法》和《达马托法》的负面影响,所以没有继续关注这个问题。”一位欧盟高级官员略带尴尬地承认道。域外立法监督委员会(《欧盟阻断法案》第8条)从未成立过,而欧洲企业的罚款却屡创新高。“我们处于一种缺乏应对之策的境地,”一位欧盟内部接触过此案的人士表示,“欧盟委员会已经把《欧盟阻断法案》搁置了。”

企业也是如此。它们从未援引欧洲立法在美国政府或法院面前为自己辩护。它们总是宁愿面对欧盟的指责,也不愿面对美国的怒火!欧盟委员会承认,一些公司曾向欧盟提出请求以寻求保护,但欧盟委员会仅仅是礼貌地建议它们向自己的国家求助,因为这个问题不属于欧盟管辖范围。自2009年《里斯本条约》签署生效以来,负责处理制裁问题的机构一直是欧盟对外行动署,这是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领导下的外交机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