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吴京沈腾黄渤,一起走入死局

观察者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  李寻欢

来源|  影探

持续了两个月的票房大战终于结束了。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档单日票房连续72天破亿。

总场次3462万场,总人次5.04亿,总票房206.19亿,三项数据均创造了内地影史最高纪录。

热搜话题,一个比一个流量高。

大唐顶流李白、封神质子团、商务殷语……

爆款电影,一部赛一部票房高。

观众前天陪朱一龙看海,骂他渣男,说要警惕恋爱脑,警惕赌狗。

昨天看王传君诈骗,震惊于他前脚用手势示意杀人,后脚便低头虔诚拜佛。

今天跟王宝强学拳,感慨孩子从大山里走出来有多么不易,他终于把金扫帚奖还回去了。

但对于有些演员而言,似乎可以用“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形容,比如更广为人知的吴京、沈腾、黄渤。

作为票房榜排行前三的演员,他们主演的电影票房加起来超过800亿。

但他们的新作,却在这个夏天齐齐遭遇哑火。

是电影质量太低?是他们演得太差?还是说,他们已不再能吸引观众买票?

作为一位影迷,想对他们说点真话(狠话)。

01

唉,含腾量

想了很久,还是想从两年前关于《日不落酒店》的闹剧说起。

在该片中,沈腾番位仅排在男女主后面,片方宣传时说他是“特别出演”。

按大众印象,沈腾本该是妥妥的男二号,再不济也该是男三号,但在电影里,沈腾只表演了一个“纸片人”,最多也只能说是友情客串。

该片票房勉强突破2000万,豆瓣评分也一路下跌到3.1。

导演一度公开发文道歉,说这部电影并非开心麻花出品,也跟开心麻花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用了开心麻花签约的艺人主演,而沈腾属于“亲情客串”。

如果非要说这种烂片对中国电影有什么贡献,那就是让“含腾量”和“诈骗电影”成为一个名词。

从此,许多观众买票前都要观望一下,看自己喜欢的演员到底是什么番位,有多少戏份。

比如去年的《独行月球》,今年的《满江红》,观众都爱问“含腾量多吗”,一些媒体在报道时也都爱说“含腾量100%”

没想到两年过去,开心麻花不仅没有吸取对方的教训,还变本加厉了。

他们出品的《超能一家人》上映三天票房超2亿,但最终票房仅有3亿,票房曲线完美诠释什么叫“断崖式下跌”。

比票房更差的,是3.6的豆瓣评分,近乎80%的观众给了一二星差评。

一部沈腾主演的喜剧电影,竟然好于1%奇幻片,0%喜剧片。

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

当然有,那就是沈腾只是挂名主演。

别看他在海报上占比特别大,一边跟艾伦怒目对视,一边用俯视视角彰显大反派地位,是“领衔主演”。

可如果排名顺序是按戏份多少,挂名领衔主演且番位仅排在艾伦后面的沈腾,实际戏份连前五都排不上,只能说是第六,甚至第七。

此时,就体现出了导演的聪明之处——

他将沈腾的戏份平均分布在开头和中间,到了结尾,还不忘让沈腾露个面,营造出了一种含腾量“看上去很高”的假象。

难怪观众看完说“我真是吃错药了来电影院浪费大好生命”。

“含腾量”之所以能成为大众买票的依据,是人们在沈腾以往的小品、电影和综艺里,感受到了快乐,并希望他的新电影能继续带给自己快乐。

但某些出品方和宣发方,却利用沈腾的知名度,利用与沈腾的个人交情,将其当做了财富密码。

要知道,观众心里都是有黑名单的。

不管沈腾知不知情,对此有没有话语权,都真心想说一句——

此种做法,不仅拉低自家公司的信誉度,还拉低观众对沈腾的认可度,更影响观众的心情。

《狼来了》的故事说多了,最终只能自食恶果。

希望沈腾在突破自己之前,先管理好自己的羽毛。

02

硬汉吴京

相比于沈腾在今夏的遭遇,吴京要好很多。

自从2017年《战狼2》火遍全国以后,他主演的电影十部有九部都是大爆款。

而且不管是两部《流浪地球》,还是《长津湖&水门桥》,都是40亿票房起跳,就连质量一般的《攀登者》,都可以卖11亿。

这些电影成就了他票房第一人的地位,也把“硬汉”标签牢牢印在了观众心中。

过去几十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形象。

刚出道时,他唇红齿白,乍一看很像今天的奶油小生。

但实则体校出身,六岁学武,苦练十几年,得过多届枪术、拳术、刀术和对练项目的全国武术冠军头衔。

他曾全身多次受伤,为了练武、比赛,一度被打成重伤,甚至恶化到下肢瘫痪。

可只要病情一好,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程,实打实的越挫越勇。

《功夫小子闯情关》《太极宗师》《小李飞刀》,功底够硬的他,没两年就坐实了功夫小子的名头,大有接班李连杰的势头。

他也一直梦想着,开创属于自己的动作时代。

内地投资人很少制作武侠片,他就跑去领先的香港,又是跑龙套,又是在《杀破狼》等影片中饰演配角,积累经验。

他与甄子丹的那场巷战,是当今娱乐圈不可能拍出的经典。

但彼时港片本就衰落多年,再加上大批香港导演北上拍片,别说给吴京的机会,就连武侠电影,也慢慢被扫进了时代的故纸堆。

他随即返回内地,别人不投资?那就自己来。

2008年,他自导自演的处女作《狼牙》上映。但票房只有可怜兮兮的400多万。

扑街后,他没放弃,到部队去学习,跟士兵们一起训练,跳伞、潜水、射击、格斗,乃至学习开坦克和直升飞机。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开始筹拍《战狼》。

业内没人看好,劝他放弃这个题材,找一些当红的小鲜肉主演,这是彼时最流行的财富密码。

但他不仅没答应,还下定决心继续自己投资自己,一度抵押了房子。

《战狼2》首映礼,没有一位一线演员前来站台,最大牌的是郭德纲,恐怕还是受于谦邀请来的。

对此,媒体的形容词是“冷清”和“寒酸”。

好在《战狼2》爆了,以56.94亿的票房强势登顶成为影史票房冠军,这一纪录,直到前年才被又是吴京主演的《长津湖》打破。

在李连杰、成龙之后,他终于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动作时代——军事动作片。

今年夏天,他主演的动作冒险片《巨齿鲨2》,在内地市场斩获了8.38亿的票房。

这个票房绝对算不上差,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毕竟《巨齿鲨2》有着“好莱坞大片”“中美合拍”以及“杰森·斯坦森和吴京双雄对决”等众多噱头。

但在我探看来,吴京的得失,并不在一部影片票房的高与低,而在于角色的同质化。

作为对比,《消失的她》里有一个非常强的反转。杜江饰演的“警察”,与“绑架犯”一起走进昏暗的屋子,露出一个阴险至极的笑容。

他并非演得特别好,但相信所有观众看到这里都会头皮发麻,因为我们没想到“浓眉大眼”的杜江也会“叛变”。

这种演员以往形象与角色间的反差,非常有利于叙事,有利于塑造角色。

在现有的文戏里,吴京已经证明,他无法像张译那样,用微表情调动观众的情绪。

也无法像刘德华一样,用“给女儿一个完整的人生”展现人性的复杂。

因此,希望吴京能够冲破“硬汉”的标签,给观众带来些柔情与多变。

那或许,是又一番天地。

03

高情商黄渤

黄渤在今年的暑期档中,是最为独特的一个存在。

他主演的电影最多,足足三部:《封神》25.6亿,《热烈》9亿,《学爸》5.7亿。

但也最令人“失望”。

在《封神》中,他饰演姜子牙,习惯性去插科打诨,想给紧张的电影穿插一些笑点。

可影片的整体基调在那,他越是想搞笑,就越是与纣王登基、姬发觉醒的主线所割裂,以至于格格不入。

到了《热烈》,黄渤有几场很精彩的文戏。比如摸着徒弟的头,告诉他:你相信舞台,舞台就相信你。比如咬着牙说自己一辈子就磕这么一件事,必须得有个结果。

《学爸》虽然质量较低,但黄渤的表演绝对在水准线上。

问题出在哪呢?

黄渤的变化太大了。

黄渤十几年前刚火时,在《疯狂的石头》中饰演配角黑皮,饿极了的他抢过面包,在马路上边吃边跑。

宁浩坚持要留住黄渤的戏份,原因是“老黄的角色代表了一种中国底层的生命力”

《杀生》《斗牛》《无人区》《亲爱的》,黄渤口碑最好的这几部电影,全都符合宁浩的看法。

可后来,黄渤变了。

这种变化早在十年前就有端倪,他开始主演各种大制作电影,跟林志玲演爱情戏,常驻《极限挑战》,接班星爷演孙悟空……

还多次在金马奖当主持人,即使被蔡永康等主持人调笑,仍然不卑不亢,风趣回应,堪称高情商代表。

最近两三年,黄渤主演了很多很难看得下去的影视剧。《打开生活的正确方式》豆瓣4.3,《外太空的莫扎特》4.3,《穿过寒冬拥抱你》5.5。

不乏有人看到黄渤的变化,或者说看到他在烂片的泥潭里挣扎。

在《学爸》路演现场,观众举手问黄渤为什么会演《外太空的莫扎特》那种烂片。

对此,他有着一番很是高情商的回答,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

黄渤认为提问的观众是爱他的,所以替他觉得(遗憾),因为他对你有一定的标准。

“我们只是生活在不同工作里面的人……我们会面临高面临低,面临失误,或者面临有一些选择。”

“甚至像有一些题材,你不去尝试,你就永远站在原来的地方。”

可作为演员,更应该用作品说话,而不是高情商。后者是加分项,而前者是必须项。

这十年,黄渤从土生土长的黑(黄渤独有),变成了小市民的精明算计(徐峥的路线),又变成如今喜庆的黄(大众化)。

可与其说是黄渤没有了特色,不如说是他赖以成名的喜剧片早就变差,现实性的影片又缺乏一定的生存空间。

于是只能求新、求变。

“我没办法站在原地,往前走一步都有可能是一个分岔路口,我有继续往下走的必要。”

“人也不可能永远都走在上坡的路上,无论是起是伏,我觉得都是我的人生,我都要面对。”

可求新、求变的路,黄渤未免也走得太难了些。

以上,是我眼中吴京、沈腾、黄渤的问题,可似乎又不只是他们的问题。

身为中生代顶级演员,他们已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得很好。

      黄渤、周迅主演的《涉过愤怒的海》,杀青多年未定档  

想来想去,问题应该出在杜琪峰在威尼斯电影节说的这句话上:“我觉得现在的电影是差了,全球的电影都差。”

如果将视角放得更大,票房失利的显然不止吴京、沈腾、黄渤。

三十年前“双周一成”名动香江,但今日发哥主演的《别叫我“赌神”》,票房不足5000万。

成龙主演的《龙马精神》稍好,但也只是卖了2亿。

与之相对应的,朱一龙、王传君等80后演员在今夏大火,《消失的她》《孤注一掷》均卖了三十多亿。

《封神》不仅坐稳费翔芳心纵火犯的地位,还带火了好几位新人演员。

比如饰演姬发的于适,有两部《封神》待映,饰演杨戬的此沙,则将在金庸武侠剧中饰演郭靖。

艾略特在《荒原》里说:世界就这样结束,不是砰的一声,而是嘘的一声。

观众抛弃谁也好,捧红谁也罢,都不会提前告知,只是在一部部影片上映之后,才见分晓。

如果说花无百日红,是每个演员的宿命。

那作为一个影迷,我衷心希望他们能开得久一点、艳一点。

可以演出更多优秀的电影,塑造更多优秀的角色。

闻到花香的,是我们。

发布于:上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