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敞开心扉的一刻丨大满贯冠军的出柜

网球之家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斯托瑟几乎感谢了所有的人!也许除了那个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前美网冠军在2019年澳网期间接受了澳州网协颁发的纽科姆网球精神奖,当她发言的时候,内心的冲突爆发了!走下颁奖台的那一刻,她觉得受够了。

斯托瑟的感谢演讲没提的人是她的同性伴侣莉兹·阿斯特林。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害怕。“我领奖了,站在那里,开始了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犹豫:‘不,我做不到,不,我做不到’,”当时35岁的斯托瑟在播客采访时回忆道。“一走下颁奖台,我就想,‘你在干什么?你刚拿到这个奖,感谢了所有这些人。这个陪伴你每一天并坦诚相对的人,这个你想共度余生的人,你就不能在舞台上提到她吗?我对自己说,‘不,这太荒谬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走向停车场,走回车里,然后回家。我说,‘我想这样做!然后在凌晨3点左右点击了发送。”

斯托瑟在Ins上点击了“发送”。这是一个温暖的主题,经历了这样一个夜晚之后,或许这是一个标准的纪念Ins,但其中包含了一个非常私人的具有重要意义的感谢。“感谢妈妈、爸爸、丹尼尔、多姆和我的伴侣莉兹,你们给了我爱、支持和追求梦想的每一个机会,永远感激你们。”斯托瑟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这是她第一次公开承认她的同性伴侣。斯托瑟说:“能多吐露一点心声,说出我和莉玆的真实关系,最后对她说声谢谢,感觉真的很好。因为她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其次才是网球。“2020年6月,莉玆生下了这对夫妇的第一个女儿吉纳维芙。她也一直是斯托瑟网球事业的坚定支持者,斯托瑟与澳大利亚球员艾伯登获得了2021年澳网的混合双打亚军。

相关资料显示,莉玆是澳州联合会杯代表队的理疗师,在2015年与斯托瑟相识,2016年成为情侣。虽然斯托瑟的朋友、家人和网球圈里的很多人早就知道她是同性恋,但斯托瑟觉得,更广泛的社区仍然对同性关系持否定态度。最终摆脱这种恐惧是一种巨大的解脱,然而即使是到今天,自我接纳仍然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即使我把感谢发布到了Ins上,仍然会经历一些挣扎的时刻。我现在和一位新的心理学家一起工作,谈论这个的时间可能比以前更多。舒服地接受你是谁,接受这一切。一切可能还在发展中,也将不会很快消失。我认为这是努力成长和发展的一部分。被人评头论足让我害怕。问题出在哪里,或者如果大众知道了怎么办?他们不会再喜欢你了。或者,你读到有人失去了赞助商。我自己并没有真正有过糟糕的经历,这些只是与之相关的一种恐慌。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好转,也许真正敞开心扉对我来说一直都很难。”

“ 重新来过的话,我希望自己做事的方式会有所不同,但也会按照当时的感觉去做,我觉得那才是对的。但是,我也很想知道,‘如果我之前这么做,所有的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你不会意识到这种(压力),直到你把它从肩上卸下。并不是说你一定在撒谎或隐瞒什么……只要对自己所做的事稍微谨慎一点,你就会感到厌倦,然后你就会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其实事情本可以简单得多。”这种自我怀疑也一直被认为是斯托瑟网球生涯的致命弱点。斯托瑟是个谜。一方面,她的实力足以在2011年美网决赛中击败小威;另一方面,她在自己家乡澳网的表现却十分脆弱。自2014年以来,她从未在澳网打入过第二轮。她的最佳成绩是11年前两次进入第四轮。在她美网夺冠成为澳大利亚头条新闻之后,她在次年2012年澳网第一轮比赛就出局了。斯托瑟承认,媒体、球迷对她在澳网表现的评判和质疑的确影响到自己。“每年一月的打击和再打击已经变成了某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一切都有点难。因为我觉得自己有足够的韧性、毅力和强大精神来度过球场上的重大时刻。

也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我可以。但如果没赢澳网,(根据批评人士的说法)突然之间,我就没有那种感觉了。很明显,我不相信这一点,但当你在那段时间里听到的所有都是这些,(年复一年)我想,在那一刻,这很难不成为事实。在职业生涯的各个层面,澳网都是一年中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但我想这是作为澳大利亚头号选手所付出的代价。”作为网球运动员和个人,斯托瑟的底线是:“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