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外逃的资本巨鳄,留下的一地鸡毛

每天学点经济学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06年,看到凯威点告有如此强大的短信广告实力,不差钱的江南春找到幕后老板徐茂栋协商,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凯威点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收购完成后,徐茂栋摇身一变成了江南春手下的高管。

1

2005年,中国网民数量首次过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互联网大国。

同年,江南春的分众传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1.72亿美元募资额创造了当时的IPO纪录,成为国内首个海外上市的广告传媒企业。

分众传媒算是给萌芽时期的中国资本市场打了个样,一夜暴富的江南春顿时成为无数创业者心目中的偶像。

后来广大网民熟悉的豆瓣、赶集、58同城、PPTV、土豆以及奇虎360等都在这年陆续出现。

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是这年开始壮大,多了几名新入局者:徐新创办了今日资本,离开携程的沈南鹏成立了红杉资本。

资本有抱团的,也有单干的。

这时,人们开始听说一个新鲜名词:天使投资人。

雷军此时还没成立小米,却掏出100万美元投资了YY语音的创始人李学凌,算是大户。

还有位名叫蔡文胜的福建人以50万和180万分别投资了58同城和暴风影音,都在后来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年,智能手机还没普及,人们最大的娱乐是通过手机WAP的上网功能收发彩信,看看质量渣的不能再渣的手机图片。

此时,一家名为北京凯威点告网络已积累了近7000万WAP用户的数据库,每天能发送超过1200万次的短信给用户,占到全国WAP用户的九成。

尽管WAP的内容乏善可陈,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聊胜于无,每天看看当个消遣也不错。

有用户订阅,自然就有广告推送,经营WAP业务的凯威点告公司靠短信广告每年盈利颇丰。

2006年,看到凯威点告有如此强大的短信广告实力,不差钱的江南春找到幕后老板徐茂栋协商,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凯威点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收购完成后,徐茂栋摇身一变成了江南春手下的高管。

没干多久,习惯独行独往的徐茂栋因不适应寄人篱下的生活,主动辞职离去。

分众传媒少了位高管,根本无所谓。

可江湖从此多了一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资本大鳄。

2

因为公司被收购,徐茂栋品尝到了资本市场的甜头,意识到将互联网模式和传统的项目投资融合在一起将是非常诱人的概念。

此时,中国的互联网大潮刚刚掀起,传统行业的投资者对互联网既好奇又陌生,急需一个既懂传统行业,又熟悉互联网的人来引路。

既有实操经验又不差钱的徐茂栋抓住机会,充当起“天使投资人”的角色。

2007年,徐茂栋与缑斌涛、马力群创办了小能科技,这是一家专门做互联网投资和联合创业的咨询类公司。

徐茂栋不管运营,只负责出钱,其他人负责出力。

小能先后参与了许多中国早期互联网创业项目的孵化和投资,徐茂栋也从中赚了不少钱。

可这些钱在徐茂栋眼里都是“小钱”,通过试水小能,他盯上了人们都还不熟悉的互联网及电商运营市场。

对精于营销的徐茂栋来说,赚钱从不是难事,无非是换个玩法而已。

而他赚钱的能力从,他还在体制内时就展现无遗。

1968年,徐茂栋出生在山东日照。

网上能查到的徐茂栋早期资料屈指可数,只知道他从小成绩不错。

1986年,18岁的徐茂栋考入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应用与自动化系专业。

武汉理工大学是后来的211大学,计算机专业也是最早开设的热门专业之一。

不过,徐茂栋对本专业的喜爱显然比不上对企业管理的兴趣,他读书时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选修的企业管理课程上。

课余时间,立志要当企业家的徐茂栋把所有国际企业家的传记读了个遍。

这也很正常,此时学计算机的学生毕业后基本都是去既没油水也没啥地位的科研单位。

在改革开放的岁月里,人人都想做生意赚钱,“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是这一时期真实的写照。

可惜,学了那么多企业管理课程的徐茂栋毕业后还是进了体制,在老家的港务局上班。

在这种国企单位,谁都清楚,只要不犯啥大错,混一辈子没问题。

只不过徐茂栋心里很憋屈,觉得自己要这么混下去,迟早就废了。

可真要辞职,徐茂栋又不敢,他只能默默等着机会。

1991年,日照市港务局成立了一个购物中心,要在内部搞管理层竞聘。

体制内待惯的人根本不想去搞什么竞聘,这给了“蠢蠢欲动”的徐茂栋一次机会。

凭着重点大学的学历以及人高马大的外形,徐茂栋顺利通过内部选聘,加入了购物中心的管理层。

3

短短三年时间,从普通职工到管理者,徐茂栋凭着浓厚的兴趣将零售业学了个明明白白,也积累了不少人脉。

徐茂栋很认真,可同事们对工作一个个都提不起精神。

不管有没有顾客,6点下班,5点半就纷纷停止手上的活,着急等下班回家,反正是公家单位,营业额多和少都与自己无关。

开业数年,本想靠购物中心赚点福利的港务局每年还得贴钱进去。

1994年,看着购物中心半死不活的模样,心急如焚的港务局学着搞起承包责任制。

徐茂栋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承包了购物中心,并改名为“齐鲁超市”。

购物中心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大锅饭”平均主义造成的,心知肚明的徐茂栋上任后大刀阔斧进行内部承包改革。

他先是将职工业绩和工资直接挂钩,有效提升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

接着,他又把超市营业时间调整为早9点到晚9点,再晚也不催促顾客。

因为齐鲁超市开在居民区,多是大爷大妈来购物。徐茂栋还特意将店内的鸡蛋、盐、小葱等以成本价售出,通过贪便宜的老人带来源源不断的人气。

这正是现代商业营销思维,通过高频低价的产品带来人流,与后来电商做单品爆款带流量其实是一个套路。

经过几年的发展,齐鲁超市营业额猛增,从一家店扩大到了近20家,连日照市赫赫有名的国有企业东都商厦都被其收购。

为了提升管理效率,徐茂栋还通过自己专业背景在企业内部成立了IT部门,利用计算机来核销超市的业务,业余还能帮港务局做点网络项目赚点钱。

齐鲁超市帮徐茂栋赚到了第一桶金,但是忙里忙外的他身心俱疲,感觉赚得全是辛苦钱。

徐茂栋心里在琢磨,有没有啥不辛苦,还能赚大钱的“躺着赚”业务?

1998年,国人还在通过BP机收发语音和文字信息,大街小巷到处是“蛐蛐叫”。

为了方便业务,徐茂栋买了台最新款“摩托罗拉”手机。 因为做超市业务,他天天收到各种垃圾推销短信,基本看都不看就删除了。

在一个饭局上,他偶然和朋友吐槽垃圾短信太多的情况。

对方无意中提了句,别看这些短信不起眼,可每条都要1、2毛钱呢。全国这么多手机用户,要是谁能控制发送的渠道,那可是不得了的数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徐茂栋眼前一亮:对啊,短信群发无非是个软件问题。全国已经有数千万的手机用户,以后只会越来越多。自己就是学计算机的,要是把这个项目搞起来,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躺着赚”项目么?

说干就干的徐茂栋一边忙着超市业务,一边在自己的IT部门孵化能开发群发短信的软件。

自己给自己做项目,效率肯定不一样。

2000年,徐茂栋手上已经掌握了几款十分成熟的短信推广软件。

经过仔细调研后,他退出了齐鲁超市的承包,揣着换来的现金到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凯威点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4

徐茂栋的第二次创业再次体现出他的精明,已从重资产转到资本更为青睐的轻资产模式。

此时的他显然还不太了解这些,只觉得这样赚钱更快更轻松。

这时,国内的BP机寻呼市场依然火热。徐茂栋以自己研发的群发短信技术与全国23个省电信公司、寻呼台合作,并将项目对象定位在企业客户。

2001年,手机开始在全国范围普及,短信成为人们信息交流的新方式,完成历史使命的BP机逐渐退出了市场。

几年功夫,随着手机WAP技术的发展,彩信技术开始出现,枯燥的手机短信增添了许多图文并茂的内容。

与时俱进的凯威点告也通过丰富的WAP信息从企业客户逐步渗透到了普通用户市场。

巨大的用户数量给凯威点告带来惊人财富,年营业额最高时突破了600万元。

因此,上市后的分众传媒这才收购了徐茂栋的凯威点告,改组为分众无线业务部。

诡异的是,徐茂栋走时,分众传媒不仅没和他签署任何竞业禁止协议,反而任由他转身收购了与凯威点告同样业务形态的百分通联,居然还把旗下一家子公司(Yitong)转移给了百分通联。

这里面有没有猫腻现在已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徐茂栋此时已嗅出资本市场诱人的味道。

合伙创立小能科技,是徐茂栋互联网跨界资本市场的试水之作,他已悄悄做起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幕后投资者。

2009年,徐茂栋成立了星河互联,这是他从传统行业正式跨入互联网领域的第三次创业。

因为看好中国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升级改造的机遇和前景,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主动参与到各类互联网创业项目之中。

这年,随着国外团购概念出现,对标美国高朋团购网站的美团成立,国内也掀起火热的团购风潮。

徐茂栋还没盯上团购,他的星河互联还在到处物色好的互联网项目。

每发现一个好的互联网项目,他就会孵化成立一家创业公司。充当投资者和管家角色的星河互联则帮助新公司解决资金、技术以及经营战略等难题。

星河互联成立后,投资了包括小能科技、云纵、微网、艾格拉斯、金掌柜等数百家创业公司,覆盖了16个不同产业领域,声势浩大。

星河互联还以互联网+房地产模式创立了星河空间,采用服务众包形式提供给创业者,算是国内最早的“共享空间”的实践者。

不过,徐茂栋最热衷的还是海外上市。

这一时期,中国互联网企业接连在纳斯达克上市,创始人敲钟时个个意气风发,让徐茂栋既不服气,又眼馋。

5

2010年,国内突然出现团购网站激烈火并的场景。

因为有资本的助力,拼命烧钱补贴的团购也成为网民最热衷的消费模式。

雨后春笋般冒出的5000多家团购公司从“百团大战”逐渐演变为“千团大战”,战火愈演愈烈。

这年,42岁的徐茂栋从北京回到济南,请了一大帮山东记者吃饭。

他在席间得意地说:“全国互联网企业,就我们窝窝团是山东口音。”让在场的山东记者好一番感慨。

人们这才知道徐茂栋收购了老乡王赟明的“窝窝团”。

王赟明是山东烟台人,在清华读MBA时听到高朋商业模式后的12小时,便拉着好友刘传军立即创立了窝窝团。

因为没有资金,他们通过老乡联系到了徐茂栋。

徐茂栋也正好想投资一家团购公司,彼此一拍即合。

合作一段时间后,徐茂栋觉得窝窝团发展太慢,准备亲自下场操刀。

也不知道徐茂栋和王赟明谈了什么,反正收购完成后,王赟明直接拿钱走人,将窝窝团拱手让给了徐茂栋。

自此,窝窝团开启了疯狂的扩张模式,一边不停并购其他团购公司,一边从竞争对手公司挖人,风波一场接着一场。

最厉害的一次,窝窝团从拉手网一次性挖走200多名员工,气得拉手网创始人吴波要找徐茂栋“单挑”。

窝窝团看似在一线城市攻城掠地,势不可挡,但是不管是融资还是战略上都远不如稳扎稳打的美团。

也不奇怪,一个只是为了借势上市,一个是想老老实实做好项目。

徐茂栋此时一边烧钱,一边也在赚钱。

2013年,他四年前投资的一家手游公司——艾格拉斯以30亿元的估值卖给了上市公司巨龙管业,得到了上百倍的回报。

可这些钱对徐茂栋来说还是瞧不上,他希望窝窝团能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赚大把大把的美元。

6

2015年1月,“血海”里杀出的窝窝团终于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募集到的资金只有4000万美元。

相比A轮的5000万美元融资,残酷现实给了满怀希望的徐茂栋一记“闷棍”。

这是窝窝团的巅峰时刻,也是最后的一道荣光。

伴随美团等网站在社区电商服务领域站稳脚跟,团购大战背后的“热钱”逐渐褪去,窝窝团就此销声匿迹。

徐茂栋虽然拿到了一张资本市场的“入场券”,却懊恼地发现是“过期票”,自此对海外上市不再那么热衷。

好在他已经摸清资本市场的门道,将目光转向国内的A股市场,展开新一轮“精彩”表演。

2016年,随着A股上市公司步森股份、天马股份先后易主,人们这才发现徐茂栋名下的星河世界居然掌控了数百家企业,组成了璀璨的“星河系”。

这年8月,徐茂栋先是通过旗下的星河赢用和拉萨星灼以10亿元收购了步森股份29%的股权,摇身成为其控股股东。

10月,徐茂栋又通过喀什星河,以29.37亿收购了天马股份29.97%的股权,也成为其控股股东。

实际上,当时的徐茂栋并没有那么多现金玩收购,他是通过外部融资收购股权,再以股权质押偿还融资方式轻松得到了两家A股公司的股权。

比如收购天马股份的29.37亿,其中13.87亿是以喀什星河做股权质押向恒天财富做的短期融资。

还有15.5亿,先是喀什星河向信托公司做了借款,支付给了天马股份大股东天马创业,紧接着天马创业又把这笔借款质押给了信托公司,作为喀什星河借款的担保。

资本市场中,这就是典型的先筹资购买上市公司股份,再质押融资,最后高价套现、金蝉脱壳的套路,并不稀奇。

只不过徐茂栋精巧地利用资本杠杆,玩了一出更为娴熟的“空手套白狼”把戏,这套股权质押的套路随即成为他纵橫资本市场屡试不爽的利器。

因为被徐茂栋吹嘘的商业前景所迷惑,牵涉其中的企业都不知不觉掉进了坑里,却浑然不觉。

没办法,徐茂栋给人展现出的“星河系”太过光辉,所有人都觉得跟着他有钱赚。哪怕明知道前面是个巨坑,也肯闭着眼往下跳。

2016年,徐茂栋以71亿元入选福布斯富豪榜,各类耀眼的头衔和称号不计其数

上市公司被徐茂栋花里胡哨的概念和绚丽的光环所迷惑,还是晕乎乎的状态。

正因如此,原本是传统服饰行业的步森被徐茂栋转型为金融科技公司,原本是轴承制造行业的天马股份居然转型为云计算大数据公司。

这又是徐茂栋玩的一出资本概念游戏,想趁着互联网金融和大数据概念火热的时候大捞一把。

既然“炮灰”都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及时“收割”了。

7

2017年初,方正证券与天马股份的控股股东——喀什星河签订了一笔期限两年的质押式回购业务,标的2亿。

9月,天马股份以存货向金丰典当担保借贷5000万,立马被转入徐茂栋旗下的食乐淘账户内;紧接着,天马股份又向小贷公司借款7000万元,钱再次进入到徐茂栋控制的账户。

10月,天马股份再次向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借款1亿元,贷款担保却是步森股份,钱依旧没进天马股份账户,还是进了徐茂栋控制的账户。

除了反复借贷,就连天马股份账面的5亿多现金也被徐茂栋转走,曾经“健硕”的天马股份活生生被榨成了一匹“瘦马”。

徐茂栋操控天马股份的同时,还在悄悄出售步森股份,将其16%股份作价10.66亿转给了重庆安见科技。

通过非经营性占用、担保、关联收购等一系列“资本挪腾术”,徐茂栋至少从两家公司卷走了30亿现金。

可怕的是,两家涉事公司对徐茂栋埋下的“雷”丝毫没有察觉。

徐茂栋也没觉得自己的操作有啥问题,他还想通过天马股份实现打造智能商业服务平台的“抱负”,继续赚更多的钱。

不过,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2017年12月初,天马股份股价收于9.91元,跌破警戒线。

这使得之前与天马股份有质押协议的方正证券察觉出不对劲,因之前质押股权已面临平仓风险,方正证券赶紧发文通知天马股份进行补仓。

对此,天马股份始终没有回应。

12月18日,天马股份闪崩,徐茂栋紧急以内部重组名义申请停牌近半年。但还是被证监会察觉,自此戴上了ST的帽子。

同一天,步森股份也发生了闪崩,一路跌停,让实控人赵春霞欲哭无泪。

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两次闪崩,徐茂栋还会继续靠着他“星河系”在资本市场不断套利。

2018年4月底,徐茂栋涉嫌违法遭证监会立案调查,辞去天马股份一切职务,可惜已于事无补。

5月14日,ST天马股份再次开盘后,一路从9元跌到1.8元。不到一个月,几万名股东的78亿元化为泡影,血本无归。

相关部门调查发现,徐茂栋在步森和天马股份董事会不知情背景下,不仅大肆套利,还将部分资金投了一个名为“钱满仓”的P2P平台。

钱满仓是2017年国内著名的上市系P2P平台,背后的实际控股人一直不为人所知。

直到2018年6月,钱满仓“暴雷”,留下2亿多的烂账后,人们才发现其背后股东正是徐茂栋的星河世界和天马股份等控股公司。

调查还发现,钱满仓的账户里有7000多万早就转到了徐茂栋的账户。

原来,专割上市公司“韭菜”的徐茂栋,同样没放弃割普通人的“韭菜”。

2019年10月31日,证监会对徐茂栋做出了罚款90万元的顶格处罚。

可惜就这么点钱也没罚到徐茂栋头上。

他刚瞧出风声不对,就卷款潜逃到了美国。

数家公司的几十亿现金被徐茂栋洗劫一空,“黑锅”还得天马股份和步森股份等公司继续背。

辉煌一时的“星河系”也因徐茂栋出逃分崩离析,成为一钱不值的沙砾。

就这样,51岁的徐茂栋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留下资本市场一滩浑水。

作者/ 海边的风声君

编辑/ 王其宝

来源/ 风声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