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电影咖“下凡”悠着点

长沙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长沙晚报1月21日讯(全媒体记者 尹玮)当剧情进展到男女主人公结婚后,章子怡的首部电视剧《上阳赋》口碑止跌回升,豆瓣评分爬升至及格线以上。传统认知中,电影演员比电视剧演员更为“高级”,因为电影需要观众实打实地花钱买票,扛不动票房的话可是不行的。以获奖情况计算,章子怡又是电影圈的顶级女演员。她此番“下凡”主演电视剧,未能展现想象中电影咖“降维打击”的威力,可见一部文艺作品能否成功,实在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高清镜头下,中年演员扮嫩难忍受  《上阳赋》的创作阵容十分强大。演员部分,除了章子怡外,领衔主演尚包括周一围、于和伟、杨祐宁、贾一平、蒋恺、郭家铭、蒲巴甲、刘端端、左小青、刘芸、史可,此外赵雅芝、惠英红、袁弘等被列为特邀主演,说是星光熠熠并不为过。比如同为长沙妹子的左小青、刘芸都有着丰富的演出经历,担任男主的湘西伢子周一围是“岩男郞”出道,在2017年的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夺得总冠军,一度成为演技派的代表。《上阳赋》的制作班底,从导演到造型、配乐都堪称豪华,如总导演侯咏就凭借《茉莉花开》将章子怡送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宝座。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十分能“打”的阵容,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此前热播的《大秦赋》,因为让长相老成的张鲁一演13岁的嬴政,母后一句“你还是个孩子”让观众笑到喷饭。此次《上阳赋》也难逃中年演员扮嫩,成为观众吐槽较多的点。  章子怡初登场时,饰演的是15岁的王儇,可她演这部戏的时候已经38岁了(现在42岁)。在高清镜头下,面部凹陷的章子怡实在是难以展现出少女满脸胶原蛋白的感觉,只能通过吐舌头等俏皮的小动作来反映少女的灵动感。对此,章子怡本人也对片方强行营销“少女感”的做法十分反感,强调要“本本分分地塑造角色,其他对我的消费大可不必”。  除了章子怡外,剧中其他主演的年纪也都不小。比如刘芸、杨祐宁,今年也38岁了,两人在剧中一个演和王儇差不多大的丫鬟苏锦儿,一个演和王儇青梅竹马的子澹,登场时都是十来岁的少年。而出演章子怡父辈的演员,年龄差距又拉不开,比如皇帝扮演者蒋恺今年50岁,和42岁的章子怡在一起,给观众的感觉不像是舅舅和外甥女,倒很像是夫妻。  好在随着剧情进展,角色们令人尴尬的少年少女时期终于结束了。  “玛丽苏”剧情不讨喜,编剧该背锅?  除了扮相外,《上阳赋》另一个为人诟病的地方在于剧情老套。《上阳赋》的成片极具电影大片质感,这样的阵容如果拿来拍正剧是非常合适的,但拿来拍“玛丽苏”神剧,总有种屠龙之技无处发挥的感觉。  比如介绍女主角地位尊贵、人见人爱,剧里的台词便十分夸张。“一出生,我就被外祖母养在身边,赐寝殿凤池宫。我在无限宠爱中长大,无论何时,我都可以直入中宫,任意在御苑嬉戏,与三个皇子读书玩耍。而三皇子子澹,总会温柔地注视着我……我受封上阳郡主,倒比嫡亲的哥哥位份更尊贵……从童年到少女青葱,我都像是被华盖稳稳笼住的花朵,集所有光华宠爱于我一身。”而更可怕的是,这么夸张的台词还是以第一人称视角,由主人公自己说的。  《上阳赋》改编自小说《帝王业》,作者寐语者称最早发表于2005年。2005年正是这类“玛丽苏”作品方兴未艾之时,2011年的《倾世皇妃》、2014年的《武媚娘传奇》正是这类作品的代表。可现在都2021年了,观众的审美口味早已发生变化。故事套路既有过时危险,编剧手法也不高明。其实曹雪芹在《红楼梦》的“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就是成功例子,通过旁观者的视角把主人公推到舞台中央,就没那么多翻船风险了。  国家一级导演冯小宁有一句名言,“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说的是这两种艺术形式的区别。对于近来“下凡”演电视剧的电影咖章子怡、汤唯等人而言,她们在电影领域的成功,确实可以归结为导演的用心调教,比如张艺谋之于章子怡、李安之于汤唯,都是挖掘了演员和角色最为贴近的特质。但回到电视剧,它的体量决定了不可能像电影一样一个镜头拍几十次,重要的是一集接一集地讲好故事,把前因后果讲清楚。显然,《上阳赋》这个老套的故事想要吸引观众,还要更贴近时代审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