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我还想再说声:“早安,深圳”

宝安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张帮俊

生活在深圳的人是幸福的,是勤奋的。对有过深圳记忆的人来说,对这座移民城市,同样有着特殊的情怀。对于我来说,深圳,那年我来过。

高中毕业后,我便背着行李南下深圳打工。经朋友推荐,我在龙华区一家私人电脑公司找了份工作。由于公司小,条件有限,只管一顿工作餐,不管住。我只好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合租了一间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旧房子,看中它,一方面是离单位近,另一方面还是房租便宜。

有人戏称我们住的地方是民工“集中营”,住着大量的外来民工,说着各种方言,吵吵闹闹。买来了做饭的家当,三个小伙子开始安家做饭了。在家里,吃饭都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可是,出门在外,什么事都需要自己解决。我们去菜场买些肉、鱼和蔬菜,还带了几瓶啤酒,我和小文负责清洗、淘米煮饭,厨艺相对来说高一点的小刘则负责掌厨,经过一番折腾,几个菜终于上桌了,虽然色相不是太好,可是,我们也不管这些了,早就饿了,开了啤酒,几人边喝酒,边吃菜,好不痛快。至今仍记得那顿饭的香味,那是我们三人在异乡吃的亲手做的第一顿饭。

房租便宜,那就意味着这里的条件很差,屋里也没有空调,只有一台转起来还“吱吱”响的老式电风扇,夏天热,不洗澡无法入睡。所以,经常能看到穿着短裤光着膀子的汉子在院子里的水龙头前冲澡,没办法,我们也只好学着他的样子洗澡,虽然,周围也有女人,可是,她们也见怪不怪,在这里,如何你很清高,是很难生存的。

虽然,大家来自四面八方,但能住在一起就是缘分,彼此见面,都很客气,就像一个大家庭似的。有时,隔壁大婶烧什么好吃的还会送给我们一份,晚上很多人聚到院子里一起看电视,那热闹的场景让我想起了童年时光。

每天早上,我们会在晨光中离开小屋去上班,晚上又在月光下推着自行车回到小巷里。当推开小屋的门,点亮灯的那一刻,心中变得亮堂堂的,看看雪花点般的电视,让屋里有些动静,几个人打打牌,吹吹牛,在欢笑中麻醉自己寂寞的心。有时实在累了,脚还放在洗脚盆里,人早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后来,条件好了,我们就搬离了那里,伙伴们也各奔东西了,可那段艰苦岁月,相信会在我们心里永远抹不去。

当时,我的老板是一个比我大几岁的江西人。人非常好,手把手教会我许多东西,不光是工作技能,还有做人。闲聊时,我就约好友,一起逛深圳,尝美食,虽然口袋里没几个钱,但是,也能找到属于穷人的快乐。

在深圳打工的时间挺短暂,也就一年多。后来,家庭原因,我离开深圳返回老家。自此,我再也没来过深圳了,但深圳已成为我心中的第二故乡,这一别就是十多年。我常想,在深圳打工的日子,我收获了什么?也许是学会了靠自己能力挣钱的职场技能,也许学会了如何与人打交道……不管如何,通过历练,收获了挫折与成长。

当你真正在一座城市生活后,你就慢慢适应并且喜欢上它。深圳,这座城市的包容性与开拓性,接受新鲜事物的速度,可能就是深圳成功的一大要素。今天的深圳已经让我们惊叹,我相信,未来的深圳会更具魅力与活力,更加精彩。我想,有一天我会再次踏上这片热土,轻轻地想对你说声:“早安,深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