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罗荣寿是“摘毛儿”的楷模

今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毛儿”,是业内俗语,即给自己的节目“挑毛病”。著名相声老艺术家罗荣寿一生中不断地给自己的节目“摘毛儿”,从不满足,堪称楷模。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北京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罗荣寿的。他天资聪慧,五六岁时就能唱大段儿的八角鼓、太平歌词,八岁时赵霭如将其收为弟子说相声,未出师即能“撂地”赚钱。他与白全福、郭全宝三人联手,在“北京天桥”卖艺,观众把他三人的姓连起来,戏称为“白罗郭(锅)”。但他不满足掌声和赚钱,认为“天外有天”,这时济南邀他,并说也将天津有能耐的相声艺人聚集在青莲阁演出,他欣然前往。当他看到李寿增、刘广文(刘文亨之父)、孙少林等天津人的演出之后,颇受激励,并虚心地请同行为其“摘毛儿”,大胆地进行改革,把戏曲中的身段、眼神、手势,以及话剧的形体动作都糅进“腿子活”(即《黄鹤楼》这种类型的节目),开创性地将亮相、云手、拴马动作,加进张飞、刘备等人的出场,至今后学者都是模仿他的表演。他也被业内称为“腿子活”高手。

  更使人感动的是,他的“摘毛儿”曾为相声注入新的生命活力。北京解放后,前门箭楼上开辟了一个曲艺演出场所,但将相声排除在外。两位老艺人进工厂演出,被工人们轰下了台。相声跟不上形势,怎么办?他听说懂相声的老舍从美国回国,下榻北京饭店,便与侯宝林、刘德智、侯一尘等人前往拜访,获益颇深。他们成立了北京“相声改进小组”,集体为传统相声“摘毛儿”。停演了《反正话》《六口人》等拿父母、夫妻开玩笑的低级、庸俗的段子,和《怯拉车》《怯洗澡》等挖苦劳动人民的段子,也停演了《学聋哑》等拿残疾人开玩笑的段子。“摘毛儿”高手罗荣寿说:“《卖布头》在夸白布时,提到了洋白面,这洋白面的‘洋’,是旧中国崇洋媚外思想的反映。我每次演到这儿就不舒服,我们中国自己产的‘头箩面’,也就是高白面,一点也不比洋白面差,何必非用‘洋’。”于是他把“洋”字改成“高”字。一个字的改动,足见其爱国主义情怀之深。在这个段子里,还有涉嫌嘲讽煤炭工人的地方,他认为送煤的是工人老大哥,怎么能讽刺呢?这个地方他也作了删改。上世纪50年代,相声艺人表演《卖布头》,都学习罗荣寿的版本。写到这儿,我深思:为什么这些好的东西没被继承?一些旧的庸俗又都抬头了呢?难怪一名青年相声演员在天津演出,被观众给轰下了台。艺人需自省!

  艺人自律是进步的关键,下期咱讲苏文茂对刘俊杰的苛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