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攻克关键核心技术,变“卡脖子”为“撒手锏”

中国江苏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 记者 杨甜子

中国江苏网讯 2020年以来,江苏围绕提升“核心技术自主化、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要求,启动实施209项前瞻性战略性科技项目,力争攻克一批“卡脖子”关键技术。26日,省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副校长陆延青,省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副校长邢卫红走进2021年江苏省两会新华报业“两会云访谈”演播室,畅谈如何解决科技创新中的“卡脖子”问题。

主持人: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提高创新链整体效能”,两位嘉宾能否就“核心技术自主化”的探索,谈一谈自己的理解?

陆延青:“科技自立自强”在十九届五中全会之后成为举国上下都在议论的热词。一个大国的发展方向和经济动能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才能保证整个社会平稳健康地发展,也才能够跟我们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使命相适应。重视创新就是要解决我国经济长期发展的驱动力问题。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科技自立自强,强调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这不但是恰逢其时,而且非常必要。

邢卫红:我也是深有同感。我的团队是主要做膜材料技术研究的,这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发展方向。近年来,我们围绕着环境美、生态美做了很多研发工作,比如推广应用废水零排放技术,减排了2亿多吨废水。疫情防控中,我们也将膜技术用到防疫中,运用膜技术制作了可重复使用的口罩,经过10次以上的清洗,仍然能达到KN95的防疫标准。

主持人:掰开“卡住脖子的手”,关键还要聚集起想创新、敢创新、能创新的人才队伍。如何引才用才,两位嘉宾能否结合自己所在高校的人才政策做个介绍?

邢卫红:南京工业大学这几年陆续出台了20多个文件和人才政策,通过平台来汇聚人,用机制来激励人,以大师来培养人。我们希望让能干的人有事干,让干成事的人有足够的平台和地位。学校形成了基础研究加应用研究、再加工程化这样的团队,以及教学科研一体化团队,通过“组团式”的团队打造,形成关键核心技术的“集团作战”。我们也希望通过高端人才的柔性引进,来帮学校培养有朝气、有活力的科研队伍。

陆延青:我的体会是8个字——“筑巢引凤”“引凤筑巢”。南大目前有8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有一大批国家和地方的重点平台。我们把平台的氛围打造好,设施维护好,体制建设好,发挥出平台的技术辐射作用和人才虹吸效应。而“引凤筑巢”说的则是在学科不断交叉、科研边界持续向“无人区”推进的过程中,特别需要引进一些领军型、复合型的人才,给予重点支持,并基于他们来打造创新团队。“引凤筑巢”和“筑巢引凤”可形成很好的互动循环。在引才育才的过程中,还需要注重立德树人。人才引进的目的是要进行科技创新、解决我们国家的科技问题,不能过度注重个人利益和成就。这并不是说个人发展不重要,而是说如果你纯粹把这个作为你的第一动力,那肯定是不行,容易走偏。所以南大非常强调学习老一辈科学家的家国情怀,学习他们奉献精神、淡泊名利、严谨为学等高尚品质。

主持人:将“卡脖子”变为“撒手锏”,要善于做好创新链和产业链的对接,将两块“好铁”熔成一炉“好钢”。如何深化政产学研合作,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两位嘉宾能否从自己深度参与科研的角度,提一些建议?

陆延青:我现在的体会,产学研要把握两点。第一点是解决供给侧的问题,产学研要形成闭环,形成问题的提出、解决和方案优化的迭代。其次,是要避免低水平的循环。除了国家重要科研任务,我们还特别注重跟一些头部企业,比如华为、中兴,以及一些大型国企合作。我们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解决产业升级、行业发展的大问题。

邢卫红:在探索政产学研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更多关注的问题是:为什么科技成果转化难?难在哪儿?其实难点在于实验室和企业之间,缺少一个中试平台,也就是产业的核心共性技术这一块,缺少中试这样一个环节。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陆校长提到的供给侧改革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探索了将企业的研发中心引到学校,让企业的研发人员跟我们的老师来共同开题、共同做题。目前南京工业大学引入了近百家企业的研发中心,不少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将研发中心设在了我们学校。企业已经深度参与到了我们的产学研成果转化中。我们也非常关注原创性的研究和基础研究,因为这一块是锻长板、强优势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