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北青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张继舒阳  一七一中学初一14班

● 为了他们安心地“逆行”

作为医生,我的父母放弃春节休假,踊跃报名参加医院感染科救治工作,随时准备上前线。就在除夕夜,全国上下都在吃团圆饭时,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告诉我们,她已经被通知参加第一批疫情一线工作。

大年初三妈妈便上岗了。她经历了为期三天的正规培训,已经了解了疾病症状,并学会穿脱防护服。妈妈和她的同事们一天三班倒,上班的8小时时间,她们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不能随便走动,不能吃饭喝水,更不能上厕所。因为口罩密闭,她们经常感到缺氧,脸上和鼻梁上被口罩勒出一道道红色的压痕。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为了能让一线医护安心抗击疫情,医院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一天上午,妈妈的同事郑阿姨在发热门诊值班,她的母亲突发消化道出血,她家仅与医院隔着一道街,透过发热门诊的窗子便能看到家属楼,可是工作中的她无法将母亲送往医院。

在她心急如焚时,科主任知道了这件事,同急诊科的医生一起将其母亲送到医院。经奋力抢救,母亲转危为安。第二天,院领导还亲自看望了老人家。郑阿姨在视频中看到母亲的笑容又挂上脸庞,充满感激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咬紧牙关,穿上防护服,再次坚定地向感染科走去。

文/吴宜虔  一七一中学初二7班

● 全家齐上阵  做灯火守护人

我的奶奶是一名社区工作者,接到联防联控的命令后,从正月初三开始起就投入到社区工作中,从常住和外来人口的摸底登记开始,连续三天能见到奶奶的时间,只有匆匆吃饭的时候。

摸底工作刚告一段落,接下来是给所有人员和车辆办证的工作,为避免交叉感染,社区工作者上门服务,凛冽的寒风中,不入户,在门口递送相关资料,再将证照发给用户。有时候真的很心疼奶奶,想抱抱,奶奶笑着说,非常时期保持距离。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图片由作者提供)

妈妈是单位的基层管理者,负责单位的抗疫消毒工作,除夕也是在单位过的,从初一开始每天监督消毒工作的进行,药剂够不够?机器是不是正常?消毒人员防护是否到位?消毒的点位是否全部覆盖?这些是妈妈每次电话的常规内容。

1月的最后一天,妈妈前往单位值守联防联控工作,出门前跟我说,单位有400多名职工需要她去防护。妈妈常说共产党员就是应该冲在一线,我为妈妈骄傲。

爸爸是乡政府的一名科员,春节期间也投入到联防联控的战斗中,根据工作要求支援相关社区的进展工作。平日爱喝茶的爸爸,在支援期间开始不喝水,因为上厕所会影响工作效率。爸爸每天走访,今天一社区,明天二社区,后天支援村委会,每天的工作地点不一样,但是工作的态度和效率是一样的。

爷爷是我们家的后勤保障,承包了买菜、做饭、做家务等所有工作,家人们回来吃上热腾腾的饭是他老人家每天的任务。爷爷开玩笑说:宅在家,就是给国家做贡献了。

文/刘子墨   十七中辰阳分校七年级5班

● 小区内外 贴心防护

我的大姨是大兴区一名城市网格监督员。新年的欢笑声还没消失,她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每天,她们要检查黄村地区各个小区门口的出入情况,是否有外地返京人员,登记信息。寒冷的冬天,她穿着笨重的黑色大衣,一坐就是半天,坐多了要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免得手僵脚麻。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疫情期间,环境问题更是重中之重,随着口罩的大量使用,在很多地方也出现了乱丢口罩的情况。冬雪还没有融化,大姨就和她的同事们,拿起十多厘米的小木夹,一次次弯下腰,捡起了路边的废弃口罩,路边雪冻得紧紧的,有的口罩卡在里面,只能把雪拨开,再用力把口罩拽出来。

在面对一大批小区外来快递时,她们拿起喷壶,对这些快递存放处进行了消毒,一秒不敢耽误,生怕任何可能传播病毒的载体进入居民家中。大姨总在群里告诉我们,不要出门,注意身体,可她自己的脚步从未停歇。

文/张铭倩 清华附中将台路校区

指导教师/任美丽

● 公共场所的消杀卫士

我的爸爸是蓝天救援队的一名队员。当我得知疫情消息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爸爸和他的队友们又不能陪家人们过年了。在我的记忆里,不管是国内国外,只要接到救援任务,他们就会第一时间整理装备出发,这次也不例外。

他们要穿着防护服、带上头盔、口罩、身上背着沉甸甸的水箱,里面装满了消毒液,为社区、单位、公交地铁场站等消毒、杀菌。每一天,爸爸白天要去完成为社区单位进行消毒杀菌的任务,晚上在地铁停运后进站消毒。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图片由作者提供)

爸爸和队友们的防疫物资非常短缺,有时候他们的防护服被刮破了,就拿胶带把破损的地方贴了一层又一层。因为他们知道,得把珍贵的资源留给前线。

文/王梓清 丰台二中分校小屯校区初一3班

指导教师/焦海花

● 坚守出行 点亮交通

我的爸爸是一名公交车司机,他所开车的路线经过多个医院。怎么说呢,作为他的孩子,我既骄傲,又十分担心。

公交车上各式各样的人,万一有感染者呢,我特别害怕爸爸被感染,叫爸爸不要去工作了。因为春节期间,他的工作排班里没几个同事继续上班的,大部分都休年假了。但是爸爸选择坚守岗位。

当父母亲人成为逆行者与守护人

他说:“现在北京虽然人流没有以往密集,但是要保障必要的出行尤其是去医院看病的乘客出行,司机正缺人,我不顶上去怎么行?”我感到很羞愧,只在心中默念: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您们加油啊,相信胜利的曙光就快到来。您们不止一个人在战斗,您们身后千千万的人都在支持着,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

文/孔月  八十中学管庄分校

指导老师/申春秀

● 另一个“一线”

我的妈妈是一名房地产销售公司的老板,手下有几十名员工。疫情爆发时,百姓们意识到这场灾难的严重性,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所有人都尽量避免出门,很多行业受到了严重打击,比如我妈妈所在的房地产行业——不会有人选择在严重的疫情下去看房,更不会有开发商来到工地视察建楼。但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她还要继续为员工们发工资。

一日我偶然听到妈妈在和别人打电话,内容大概是她需要借流动资金用于支付工资,对面支支吾吾的,最后还是委婉地拒绝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妈妈只是一个小企业家,收入并不高,却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为了员工们在停工时期生活不受影响,她更是竭尽所能。

妈妈知道了我的焦虑,拍拍我的头说:“国难当头,国家与人民共存亡,就意味着所有人的利益都要减少,甚至是亏空。国家的政策规定得很严格,这意味着我也必须像所有医生一样站在‘前线’,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这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同时也是我的责任。至于经济压力——我就算天天吃水煮白菜,也尽量让你们吃更好的!”我觉得我妈妈也是英雄,是站在“经济战场”上战斗的英雄。

文/张译心 一七一中学初二12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