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00后小伙一年开200多场露天“音乐趴” 为“杭漂”提供免费解压和交友平台

北青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日,西湖边一处凉亭里的免费“音乐趴”登上热搜。在网传视频中,热情歌唱的年轻人们沉浸在欢腾的气氛里,配合着舞动的灯光,打造出了简陋的演唱会感。陌生的人们会因为单纯的热爱音乐而互相拥抱、击掌、欢呼,看到这样的现场氛围,网友们将其戏称为“现场改造i人”。“音乐趴”的组织者周糯糯是一名“杭漂”,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在浑身上下只有2000元的人生低谷期,萌生了创办免费“音乐趴”,希望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舞台参与者,忘却生活上、工作中的不愉快,一起释放压力。

周糯糯说,参与感是“音乐趴”的核心理念,他认为这是一种“以歌会友”的方式,无论年龄、性别、身份,谁都能加入歌唱。至今,不少“杭漂”参与者表示从音乐趴中找到了自我、获得了力量。

人生低谷时 想为自己创造一个有朋友、可宣泄的机会

“我跟着你们蹦起来了,大声唱起来了,歌词唱错不要紧,动作笨拙也不要紧,因为没人会在乎你错没错,大家都沉浸在快乐里!谢谢你们在当下两个小时带给我的快乐,这给了我生活值得继续向前的信念,我也很棒,主动寻找快乐就能收获快乐,也很幸运遇到你们,要继续下去哦!”自举办免费“音乐趴”以来,组织者周糯糯收到了不少类似的暖心私信。

周糯糯说,虽然总在有人说他举办的音乐趴给了他们宣泄压力和忘却烦恼的平台,但其实自己在求职路上也曾是个失败者。

周糯糯是江西人,今年23岁,家庭并不富裕。2023年2月份,他来到杭州打工,为了省钱,他买了火车硬座,只身从南昌前往杭州。火车上,他一直在想,“我去了能做什么呢?下了火车该往哪里走?我能住在哪里?”

在连续尝试了两份并不合适的工作之后,周糯糯陷入了迷茫的状态。他说,可能是受不了大城市的快节奏,也可能是接受不了压力,尝试过几种工作,感觉都不适合自己,最难的时候,他被迫睡了半个多月的天台。至今仍然记得当时偷偷摸摸用合租房的设备洗衣服洗澡,一切都小心翼翼的。

2023年5月底的时候,周糯糯彻底成为了“无业游民”,处于人生的低谷期。他说,长时间的孤独感,让他总忍不住去回想生活、工作里不顺心的事,反复地自我折磨、自我怀疑,却又找不到情绪的发泄口,每次感到迷茫和压抑时,只能去西湖边散心。

在西湖边闲逛的他注意到,湖边有不少人在路边卖唱。

“我看到一些来旅游的或者是杭漂,他们会去找公园里卖唱的歌手扫码点歌。那么多人来了又走,能真正停下来欣赏的、能参与进来的有多少呢?”他说,能看出来有不少人对此很感兴趣,也想去唱两句发泄一下,但看到周围只有自己,又尴尬地离开。

这时,喜欢音乐的他有了想要办一个真正具有参与感的音乐现场的想法。他想办一个免费的“音乐趴”,路人们想唱就唱,谁都可以参与进来,每一个人都成为自己的主角,都成为舞台上的表演者,在陌生的城市交到新朋友,一起宣泄压力。

周糯糯说,自己是一个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的人,从产生这个想法到真正去做,其实也不过几天时间。当时他手头就两千多块钱,他直接花了两千元买了个旧音响,扛着它走了十公里到了西湖。

在西湖,他选定了一处凉亭,作为举办“音乐趴”的固定场所。

一群年轻人在西湖边露天唱歌 有人热于参与、有人选择报警

“其实一开始我也挺害羞的,我当时连邀请路人来唱歌的勇气都很小的。如果没人唱歌的话,我就放音乐自己唱。”周糯糯说,在心里,他其实也很向往一群人欢呼起舞的感觉。

他把自己组建“音乐趴”的过程称为对自己的一次锻炼,慢慢敢于对路人发出邀约,“谁都可以上来唱歌,唱的好坏都无所谓,不收费的”、““没关系,你就当在家、在ktv,谁想唱都能唱”。

就这样,渐渐有些好奇的、真正喜欢音乐的、被现场氛围感染的人聚了过来。

人多起来之后,周糯糯开始唱起大家耳熟能详的、能调动情绪的歌,让现场的人们都在真正放开来享受集体欢腾的时刻。在现场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年轻人们打开手机闪光灯,跟随着音乐的律动挥舞起来。唱到情绪高昂的地方,人们互相搭着彼此的肩膀蹦跳着,欢呼着,兴奋地互相击掌,他们享受着宣泄之后,汗水渗透了衣襟的愉悦感。

一名参与者说,音乐其实是一个“灵魂的解药”,“沉浸在音乐世界里好像能短暂地放空一切。”

但周糯糯说,看似一群陌生的年轻人因为偶遇和音乐,聚在了一起,大家很开心,但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顺利。

“公园是不允许放音响的。”被附近街唱歌手投诉的“音乐趴”遇到过很多次保安的驱赶。他说,以前自己的情绪会非常激动,他不理解为什么别人都在唱我不能唱?为什么明明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会被定义为“噪音污染”?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们叫来了警察,我真的很珍惜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觉,我不想它被破坏掉。我情绪比较激动,一个大男人,就坐在一群新朋友中间哭了。”他说。

周糯糯的朋友徐先生回忆,“当时可能是有人恶意举报,导致被驱逐了无数次,糯糯的五百字保证书也写了十几份,但是我是从来没在他的口中听到一句活动不办了,或者是其他抱怨的话,反而一直在说理解警察叔叔的工作。”

“我觉得只要这件事是很多喜欢的、很多人觉得有意义的,我就问心无愧,我就要坚持做下去。”周糯糯说,经过很多次协商之后,他跟当地派出所达成了一致,只唱到十点就结束。

徐先生说,“其实糯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给像我这种身处他乡工作的人传递快乐、释放压力,这就是他追求的东西。”

参与者:即使九点钟下班也会去参与“音乐趴” 释放压力同时找到自信

或许是因为想要给像自己一样的“杭漂”带来快乐的信念,周糯糯的“音乐趴”遇见了很多奇妙的缘分。在他收到的私信中,有在校的大学生、处于人生分岔路口的实习生、刚工作的毕业生、在杭州短暂停留的游客。

这些在人生分岔路口徘徊的年轻人们,在私信中向周糯糯表露出了自己的迷茫、孤单、疲惫和无意义感。他们或是刚来杭州工作感到孤独漂泊,或是被卡在工作的齿轮中怀疑自我价值,或是在各种选择中奔波迷茫。

很多人也说通过糯糯的音乐趴找到了“自我”。在周糯糯给记者展示的几段私信中,就有人这样留言,“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活了过来了,在那个晚上我找到了自己。”

“00后”李先生也有这样的感受。他是一名在杭州工作的摄影师,但快节奏的工作和繁杂的琐事,让他想要放弃。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正处在一个迷茫期,总是会“胡思乱想”——“如果当初不走这条路,踏上另一条路会不会更好”,他时常会这样问自己。

“现场的环境与氛围可以让我短暂的忘却一些生活上、工作中的不愉快,是释放压力的一个方式。”第一次看到这个音乐趴的时候自己还很害怕,只是在最边上远远地看着他们唱歌。后来多去几回之后,也尝试着往中间凑凑,并跟着大家一起唱起歌来。

“拿起麦克风也是一种勇气,被人肯定也是自信心增长的过程。”李先生说,因为自己从事摄影工作,所以也会拍一些现场唱歌的照片发给大家,来来回回地也就成了熟人。现在,他也通过“音乐趴”认识了一些朋友,他感觉在不断突破自己,他觉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同为“00后”的孙女士今年3月份刚到杭州工作。她说,当时对杭州的环境不熟悉,也没有什么朋友,常常是下班之后不知道该去哪儿。刚接触的工作非常容易累,业绩不高,压力很大,再加上感情又遇到问题,当时整个人是很崩溃、很悲观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她偶然遇到周糯糯的“音乐趴”,孙女士说,“我自己是很想唱但又不敢,当时被人鼓励试一下。我一开始是非常紧张的,很害怕,但我唱完之后大家并不会在意我音调的对错,只是为我给大家带来的歌声欢呼,渐渐地我也自信起来了。”她说,之后的每一场自己几乎都会来参加,还因此结识了两个好朋友。

周糯糯把自己的音乐趴称作“以歌会友”。他估算一下,至今已经举办过200场左右。在他建的群里,聚集了400多名常来的朋友。糯糯说,每一场“音乐趴”都有新面孔,也有不少人从中收获了友情、爱情。据糯糯观察,音乐趴大多数都是以“00后”为主,但从“60后”到“10后”各个年龄段的人也都有参与。“我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个爸爸把他孩子放在肩上看我们唱歌,那个孩子也在他爸爸肩膀上跟着我们挥手、舞动。”糯糯说。

据此,北青报记者还联系了63岁的参与者樊女士,她说,某天晚饭后自己与丈夫在西湖边散步时,偶然遇到了一群唱歌的年轻人,就凑近了加入他们,并在年轻人们的鼓舞下唱起了歌。“我年纪大了还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这样沸腾起来,感觉跟着他们自己也年轻了一次,整个人都变得更加自信了,这对自己身心都是有好处的。”樊女士说。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来自天南海北的陌生人聚在一起大合唱,一起欢跳、一起疯狂,大家可以看到彼此发自内心的笑脸,这是让我很感动的地方。”周糯糯说,他没有想过要通过“音乐趴”赚钱,目前,他主要收入来源靠自己兼职小时工和来“音乐趴”玩儿的朋友自愿扫码“打赏”,“但扫码的人不多,每天也就二、三十块钱。”

他说,未来他会考虑做直播相关的自媒体行业。也会力所能及的把“音乐趴”一直免费地办下去,给更多大城市里孤独的人,创造一个宣泄压力、忘却烦恼、结交朋友的平台。

实习生 韩淼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王浩雄

发布于: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