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山西新闻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栽桃培李十年功 滋兰树蕙一院芳

  王国柱,万荣人,字清石,号河东孤山人。山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北京人文大学书法学院特聘教授,河北美院书法学院特聘教授,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国铁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现为山西省文联委员,山西书法院研究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第四届基层“文质兼美”书法家,三舍书院创建人兼导师。其作品曾获中国书法最高奖——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入展),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三等奖,第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最高奖),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三等奖,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五届国际书画艺术节百佳奖(书法50人)等。

  “三舍堂”主王国柱先生,两斩“兰亭奖”。地处太原小店的“三舍书院”,学员出出进进,省内外书法爱好人士慕名而来,有人在此一学便是七八年,由师生关系而变为亦师亦友。

  所谓三舍,舍时舍力舍银子。几十年来专注一项,宵衣旰食,笃行不倦。学书如穷经,宜先博涉,然后返约,初宗一家,精深有得,继采诸美,变动勿拘。学书之法,在乎日夕相对,平日取碑帖研读,令入神,乃到妙处。书之为物,超言绝象,古人书虽只字片纸,亦无由得其全解,目可击也,道无不在,则比物取象可也。成就事业者,舍时舍力之外,再无可舍。

  其早年习书,从王铎傅山入手,上溯二王,兼及其他。聚古人于一堂,接丰采于几案,其学笃也。二王的娴雅舒缓、用笔遒劲、圆转秀逸、结体妍丽,怀素的使转如环、奔放流畅、援毫掣电、随手万变,在其笔下自有体现。草书是一种动态的书体,世间无物非草书,草书乃虚淡萧散、连绵宛转的性情之笔。草与真有异,真则字终意亦终,草则行尽势未尽,未尽者,性情也。虽已纵横有象,却不窘于小成,师古而不泥于古。其长在诸体兼擅,而各种书体间有着紧密关联,用笔千古不易,以此融为统一格调。

  苏东坡评陶渊明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说的是诗之语言质朴,意蕴绮丽,看似清癯,实则丰腴。此评之于王先生行草,若以“质而实绮,腴且不繁”之稍改,也称恰当。其作秀丽圆润、温文尔雅、光滑精细、绰约多姿大貌之外,尚有颜鲁公宽博厚重的结体、篆籀的笔意,几许盘纡腾荡、起伏流怿、绰约跌宕、夭矫奇肆的挣脱,那一款不逾规矩的放达,那一丝风吹心扉的波动,便是书法的心绪表达、胸臆抒怀了。由美秀而润,到拙朴而文,审美观的变化最为关键。这般潜移默化的蜕变、波谲云诡的事迁,其后又有多少的退笔成冢,废纸三千。

  除却书法所要表达的字面意思,书法本身传达给人的似乎比所要表达的字面意思更多,更耐琢磨。展楮临碑,握管挥毫,冥冥间与古人心灵相往还,幽幽中与先贤促膝谈感触,围炉闻读,若有所思。能让人有所微觉,有所洞达,且每每铺读,时有窥察、时有理会的书作,极易产生多元解读,也极易产生多元化的看法与结论。王先生的书作便属此类。

  傅山论书,有“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之说,拙而不丑,率而不粗,是恰到好处的分寸。王先生此间的把握,适可其分。

  滋兰之九畹,树蕙之百亩。庚子仲夏,王先生携众生在晋宝斋举办名曰“滋兰树蕙”的交流作品展。与之在展厅谋面,再次领略了名师高徒的意味。一师众生,而无一统一面的窘迫,各有各貌的多彩,在此得以充分呈现,这大概就是名师的高明所在。

介子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