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弈客围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我少年时亲见过吴清源,亲耳听过他的演讲,甚至还得到过他的亲笔签名。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自从创作了上一篇作文,《天地明察-----天文学家的围棋人生》,我就一直把电影《吴清源》作为第二篇来准备。可拖了将近2个月,却迟迟没有动笔,原因也很简单,大师这一生的故事实在太传奇,也实在难写。

早上,朋友告诉我,今天是吴老去世2周年。我想,是机缘到了。

先来看一段电影中最惨烈的片段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木谷实VS吴清源,“镰仓十番棋”,日本围棋史上最著名的棋战之一。

镰仓十番棋第一局,就发生了木谷实流鼻血昏倒的状况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吴清源一生下围棋达到的境界,其实在十番赛第一局中,木谷实流血晕倒而他仍沉思于棋局的情节,已经足够说明。吴清源的境界高,不仅仅在于他在那一刻沉静在棋的世界里,毫不在意对手的情况。其实对手的境界也很高,他并不比吴清源少那份痴迷,因为即使流鼻血,头晕无力,还是挣扎着起来,跌跌撞撞到棋枰边,去看吴清源如何思考下一步。一个人在世界上做事情,他的努力和修行,最终都是要将自己代入一个境界。碌碌无为就进入平庸的境界,激勇奋进也许就能达到非凡的境界。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电影《吴清源》,导演是田壮壮,编剧是阿城,男主角是张震。看过电影的,懂围棋的人说没有围棋的意境,懂电影的人说电影太沉闷。作为一个既懂围棋又懂电影的文艺青年,来回首这部恰好是10年前拍的老电影,最为合适。

吴清源是下围棋的,但电影《吴清源》并非关于下围棋。电影将吴清源一生许多经历都略去,战争、政治、国籍是他传奇人生难以回避的关键词。但影片没有试图在这方面下功夫,着重体现的只是吴清源个人信仰的挣扎、变迁和成熟。我猜田壮壮认为用蜻蜓点水式的浮光掠影便足以勾勒出吴清源在战火乱世中探索棋艺,最终化绚烂于平淡的过程。或许这正是中国画的意境,用笔洁简但意境繁邃。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田壮壮是电影大师,阿城是文学大师,吴清源是围棋大师。大师相逢,不是火花四溅的风云际会,而是高山流水觅知音式的一场私语。他们用了传音入密的方式跨越时空对话,却苦了着急看懂电影的人。画面好美,人物好靓,唯独他们内心的声音,你不一定听得见。围棋在电影中已不再是一种棋,而是一种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好比“禅”。围棋就是禅,禅无处不在。能否体会到禅意,全凭个人的悟性。所以看懂了的,觉得拍得极好,而没看懂得,则是一片责骂之声。

倘若如我一样,闲来无事,而且事先没有任何额外的期望。那么这样一部满溢着宁静和人生思辨的电影,或许也会打动你的。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影片最后,老年吴清源来到木谷实开的围棋道场,看望同样老去,身体患病的木谷实。聊着聊着,两人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大海,场景颇为温馨。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影视剧中的围棋(二)——田壮壮的《吴清源》

电影《吴清源》在日本上映时的海报

附注1:镰仓十番棋

1939年,自木谷实七段战胜本因坊秀哉后,吴清源也成为七段。当时日本围棋界八段空缺,九段仅本因坊秀哉一人,因此棋界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木谷实与吴清源争锋的局面。《读卖新闻》社社长正力松太郎于是按古例策划了“升降十番棋”,让两人争夺日本围棋第一的宝座。到第六局时,吴清源以五胜一负把木谷实降为“先相向”手合。至1941年,吴最终以六胜四负战胜木谷实七段。自镰仓十番棋后,日本棋坛进入吴清源时代。

这次的十番棋是在镰仓市(日本神奈川县)的名刹建长寺、元觉寺,还有鹤冈八幡宫等地方下的,所以后来被称为“镰仓十番棋”。

附注2:

如果你读过吴清源的自传《天外有天》,你会知道吴清源本人,其实并不像电影里那么迷茫。面对信仰,国籍,婚姻等等问题,他是想的很清楚的。虽然按照我们现在流行的价值观念来看,并不一定对。但他确实像他在面对棋盘时一样,计算得清清楚楚。能把自己的事情都想得那么清楚并如此确信,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种大师的气度,独特的潇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