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未竟的事业与梦想 世间再无天煞星

弈客围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历史上的今天:12月30日

未竟的事业与梦想 世间再无天煞星

万物凋零的季节容易伤感,生命无常,世事难料,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会先来。至少对于围棋来说,今天注定要被无限缅怀与哀思围绕。新年将至让这一天本就没有多少对局可下,一位大棋士的猝然长逝,留给棋界中道崩殂的改革,和未竟的梦想。

2004年,加藤正夫因脑梗塞病逝。

加藤与中国棋界其实很早就曾结缘,1966年还只有四段的加藤与同为木谷道场三羽乌的石田、武宫访华交流,待到1973年中日交流重新恢复,已经七段的加藤再度来华并与陈祖德战成1:1平。两名力战家的惨烈杀局令观者惊诧,询问缘故时陈老回答“我怕下官子”、一旁的加藤也笑眯眯地小声附和“我也是”。那时的加藤还在七年八连亚的黑暗隧道中苦苦挣扎,待到76年一朝突破瓶颈,便如火山喷发一般同时持有五冠站上棋界顶点。超负荷的档期为来访的中国代表团留下“唯有天皇和加藤不能和你们下棋”的经典回忆。

隔着不同的文化、语言与一片大海,彼此间的认知难免会有偏差。就如同加藤的外号本是“杀手”,但那个年代的国人哪里想得到世上还有这么个工种,只好译作“天煞星”或“刽子手”。直到1987年,不惑之年的加藤作为日方代表团团长再度来华交流,中国棋界才亲身体会到加藤的气度与亲和力,明白何为“日本棋手中数一数二的人缘”。那年交流赛加藤状态极差,三局赛先后0:2、1:2不敌聂马,还输给江铸久一盘,成全了中国棋手首次番棋战胜日本超一流。但身为团长与前辈的加藤不为胜败所动,每轮比赛后认真复盘,令同行的日本青年棋手大呼受益匪浅,令旁观的中国棋界印象深刻。还不顾失利与旅途的疲惫如约出席中日棋手间的临时促成的联谊会。

正是这对人随和,对事认真的态度,让加藤在02年日本棋院累计赤字高达15亿日元,七位常务理事集体辞职的关头临危受命,接下这危如累卵般的烂摊子,并在当年就终止了连续8年的赤字扭亏为盈。写到这里作为享受改开成果至今的中国人,理应再添两句“大刀阔斧的改革”之类的赞美。事实上若不是加藤这种威望与能力齐备之人,许多改革受制于现实的泥淖或许根本得不到拔刀挥斧的机会。比如废除近80年历史的大手合,在痴迷传统的日本不单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更是直接断了一大票吃大锅饭棋手的财路。而原本先于日韩尝试段位改革的中国,在这个环节反而直到今年才勉强跟上“因循守旧”的日本围棋的步伐。

身为棋手,操劳政务的同时加藤不曾落一盘对局下,临危受命出任棋院副理事长后不久便以55岁高龄重夺本因坊。为扭转日本棋手对外战的轻视,从第2届农心杯起加藤年年亲自出场,第3、4届不敌俞斌、胡耀宇,第2、5届分别胜曹薰铉、古力后败给李昌镐。第6届农心杯加藤原本亦在名单之中,只是苍天不仁,命运用最无情的方式阻止了那个棋盘前笔挺端坐的身姿。2004年12月2日第31期天元战本赛首轮,加藤执黑107手屠龙快胜年轻自己25岁的结城聪,5天后住院,又过了23天病逝。掌中的利刃锋锐一如昨日,杀手的魂魄却已飞升天国。肩上的担子太重,让本就过于认真的加藤为了拯救日本围棋更加忘我的工作。却在改革事业刚见一点起色之际,累垮了积劳成疾的身体。

被命运阻止的还有身为棋手的最后梦想。去世半年前,加藤面对《围棋天地》:“在‘杀星加藤’、‘名人加藤’、‘理事长加藤’中最想让后人如何称呼”这个问题时,毫不犹豫地回答“名人加藤”。名人是加藤作为棋士获得的最高成就,日本七大头衔战加藤拿到了六个,唯一的缺憾就是象征着棋士顶点的棋圣。“两三年后,等日本棋院的工作走上正轨,就去全力追求七大战唯一未能获得的棋圣”。这是围棋史上最令人扼腕的死亡flag,影视剧里被用滥的桥段映射到现实中竟沉痛到令人不忍回忆。加藤最后的梦想,未等到付诸实践的那一天就成了遗愿。

未竟的事业与梦想 世间再无天煞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