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奖金制 刘昌赫的救世梦想 一项棋战的诞生

弈客围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历史上的今天:1月22日

奖金制 刘昌赫的救世梦想 一项棋战的诞生

作为围观群众,吸引我们去关注一个行业的最大动力永远是明星和偶像。从这个角度讲,四届而终的BC卡杯是一项蛮成功的比赛。首届见证古力的生涯最高点,下一年成全李世石复出,第3届传奇的古李五番战,第4届成为中国围棋盛世的预告片然后以白洪淅的单骑闯关收尾谢幕。隔着不同的语言、文化、思维方式和一汪大海,中国棋迷很难体会这项比赛从策划伊始便不曾停歇的争议,以及那寄托着刘昌赫挑战风车般的救世梦想。

2009年,第1届BC信用卡杯宣告诞生。

最迟到07年,韩国围棋已经开始对行业存在的问题进行认真的反思。那一年前半段韩国围棋被中国打得一败涂地,正是将大伙儿从迷梦中唤醒的契机。从巅峰退下后先是从事普及,后出任韩国棋院理事的刘昌赫便是在此时提出了“奖金制”的构思。所谓奖金制,说白了就是赢家拿钱输家分文不取。对现代人来说天经地义的价值观,却与日本围棋传统的“对局费制”格格不入。作为完整承继日本围棋体系,还残留着视围棋为“艺术”习惯的韩国,从棋手到棋迷都被刘昌赫的想法激起强烈反弹。以致于08年初,刘昌赫要以致棋迷公开信的形式,将韩国围棋的严峻现状与他个人的解决思路一一道来。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原来韩国人十年前就预感到会有今天?所谓当局者迷,不过是幸存者偏差加上少许旁观者的自以为是调拌而成。大刘的所思所想只是一个负责任的从业者的正常反应,江崎诚致在1976年日本围棋还未进入鼎盛时就大呼药丸,那才是真正的神预言。然而能看透甚至预言并没有什么卵用,衰落还是会不可避免的到来。个人的力量与见识,在历史的进程面前终归是渺小的。敏锐的读者一定会问,既然日韩围棋已相继走过一条盛极而衰之路,那么中国围棋是否会沿着同样的次序迎来拐点?对此我可以回答一句无可奉告,又怕你们不高兴。其实比起我这种在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真正浸淫其中的人们肯定比我明白。只是他们有的不在乎,有的无能为力,还有的就算做了点事情,终究也是如刘昌赫这般然并卵。

好的我们继续来看看刘昌赫做了什么,作为一名身在其位的实干家,为了让奖金制成真刘昌赫努力了一年有余。偏巧大环境也帮忙,正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韩国诸多头衔战再度面临停办,连三星杯都爆出改制两年一届的传闻。形势逼人,韩国棋士协会对这项明显损害集体利益的变革给出了124票赞成、24票反对、5票弃权的态度,作为对比,当初棋士协会那个成为李世石休职直接导火索的谴责提案只收到了70%的赞成票,可见打破大锅饭的奖金制比小李在韩国棋手心目中的人缘还要好一些。

奖金制 刘昌赫的救世梦想 一项棋战的诞生

最终刘昌赫说服新人王战的赞助商BC信用卡公司将比赛升级为世界大赛,如上图所示,八年前的今天首届BC卡杯正式启动(其实我也不知道上面这仨老头是谁,大致从左往右分别是韩国棋院、BC卡、电视台的代表)。由于新锐连胜、新锐十杰均已在金融危机中阵亡,BC卡升级的后遗症,是一度坐拥三项新人赛事的韩国围棋,此后长达三年再无专供新锐施展身手的舞台。数字最能直观的说明变化,新创办的BC卡冠军奖金为3亿韩元,力压当时LG杯的2.5亿和三星的2亿,若不考虑四年一届的应氏杯,BC卡已然成为冠军奖金最高的世界大赛。然而BC卡总奖金仅为7.22亿韩元,大大少于LG和三星的12亿。用加剧贫富差距的方式,让赞助商掏更少的钱办更有噱头的比赛,这就是刘昌赫力推奖金制的本意。

比赛举办四届后,BC信用卡被韩国最大的电信公司KT收购,由于KT还赞助着国内头衔战,身为子公司的BC卡怎能越俎代庖,比赛遂就此停办。两年后KT自己的比赛也没了下文。BC卡的某些运作方式曾受到中韩舆论的一致抨击,事后反思愈发觉得可取之处甚多,只可惜比赛已逝。受非人力能及的因素干扰太多,我们尚不敢妄加臆测奖金制与韩国围今日现状到底有多大关联,甚至有没有关联。危机面前愿意不为私利主动做出改变总是值得尊敬的。更何况时至今日,刘昌赫依然战斗在拯救韩国围棋的第一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