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40岁的赵汉乘:我的围棋人生现在才刚刚开始

弈客围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踏入不惑之年的赵汉乘九段迎来了第2个全盛期,备受关注。图为赵汉乘在GG拍卖杯最后一场比赛中战胜崔精九段,帮助绅士队夺冠的场景(韩国棋院图)

英雄创造新的历史。在前不久结束的第16届韩国GG拍卖杯绅士淑女擂台赛的英雄当然是赵汉乘(40岁)九段。作为绅士队(满40岁以上的男性)的“新生”,他在最后阶段接连击败金彩瑛、吴侑珍、崔精3大女将,为绅士队带来了3年以来的首个冠军。赵汉乘的3胜中有2局是半目胜。值得一提的是,赵汉乘曾以“现在编入元老队还为时过早”为由拒绝参赛,但最终以外卡的形式入队,所以更成为了话题。

对此,韩国记者采访了在不惑之年迎来第2个全盛期的赵汉乘九段。

记者:听说您最近成为了女棋手们的公敌,是这样吗?

赵汉乘:(笑)比赛期间确实有这样的玩笑。金彩瑛说‘如果赵教练出场的话就是犯规’,在战胜金彩瑛后金仑映“威胁”我说‘轻一点吧’。

记者:在金彩瑛取得5连胜、绅士队只剩下赵汉乘九段一人的时候,大家普遍认为淑女队要四连冠了。

赵汉乘:当时金彩瑛正处于巅峰状态。可能是听到申真谞九段预测淑女队会获胜的消息后,我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与吴侑珍的比赛错失了很多机会,但最后却幸运地半目获胜。

记者:与连续106个月排名女子排名第一的崔精进行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半目胜。

赵汉乘:崔精老师的等级分排名是第24位,比我(第33位)高,好像压力比我大。我们两人曾一起搭档参加2017年庐阳杯国际混双赛并获得冠军,关系非常好。

记者:您首次参加12对12的绅士淑女擂台赛,感想是什么?

赵汉乘:能让选手们如此团结的比赛还是第一次遇到,听说淑女队比我们绅士队更加团结。参加过几次国家对抗性质的农心杯,但也没达到这种程度。

赵汉乘在比赛中

记者:听说绅士队夺冠的当晚,首尔弘益洞韩国棋院一带热闹了起来,这是真的吗?

赵汉乘:哈哈,还没到那种程度…绅士队选手崔明勋,梁建、韩钟振等前辈棋手从江南赶到这里,到凌晨1点为止,一共举行了2个小时左右的啤酒派对。在釜山活动的姜至省九段说要坐KTX(韩国高速列车)来,结果没能来。

记者:冠军队伍的奖金是1.2亿韩元(约合60万元人民币),输的队伍没有一分钱吧?奖金的力量果然很可怕(笑)。想知道赵九段分到了多少奖金?

赵汉乘:从今年开始不再单纯地把奖金平分成N等分,而是先把1000万韩元分配成贡献奖金。我的决胜局(决定冠军)奖金为300万韩元,连胜奖金为200万韩元,对局费及胜利奖金各为150万韩元,共计800万韩元。加上全队1.1亿韩元奖金里的12分之1,我的总奖金大约为1700万韩元。因为要请很多人吃饭,所以难免会出现大幅度的赤字。

记者:您是82年11月出生,还差几个月就要满40岁了。是否还不算满足参赛条件?

赵汉乘:赛事明确规定从1982年出生的棋手就可以参赛。事实上,我觉得作为元老选手参赛还为时过早,所以没有申请参加预选赛,但后来在周围人的劝说下改变了想法,结果意外得到了回报。

记者:今年,您时隔9年再次登上了世界大赛的舞台(LG杯),过了40岁还保持充满活力状态的秘诀是什么?

赵汉乘:我是围棋界最不爱学习的棋手,我认为这是诱发对方放松警惕的秘诀(笑)。最近,每当重要的对局临近时,我都会稍微学习对方棋手的布局分析等针对性研究,对AI也产生了兴趣。

记者: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赵汉乘:直到3年前为止,我还认为与女棋手和年轻棋手有一定的差距,但最近完全不这么觉得了。现在的状态很可怕,我只要不放松、认真训练,还有信心坚持几年。今后的目标是卫冕GG拍卖杯冠军,再一次杀入世界大赛8强。

(秋刀鱼编译自《朝鲜日报》记者李洪烈专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