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丹江水北送2000多个西湖!来看看宋元山水画家笔下的西湖

中国小康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中国小康网讯 从2014年12月12日淅川陶岔渠首开闸送水,到2021年5月10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连续输水2341天,累计供水量达363亿立方米,按杭州西湖约1400万立方米的水容量计算,约等于北上输送2600个西湖,引发网友热议。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西湖自古以来,就是适合休闲畅游的“结庐人境”。马远、夏圭与陈清波等人,对杭州的长期“宅守”,亦如同对意中人的长相厮守,而有着大境界的杭州,这一直在那里,守候着走出历史烟尘、现在正在启程,抑或从未来回眸一笑的过客。

  南宋时,我国有个著名画家,名叫马远。他是位德高望重的宫廷画师、位列“南宋四家”,却得了个混不吝的绰号——“马一角”。

  原来。“马院士”画画擅长用“边角景构”,特点就是,画面简练干净,主体形象少,留白面积大,多用“计白当黑”手法,边遥相呼应,对角线保持平衡,用很少的景物来烘托意境。

  马远虽然名字里带“远”,可是几乎一辈子住在南宋首都临安城——杭州。他还有个著名的儿子:马麟。当然不是《水浒传》里的铁笛仙马麟,小马子承父业,也是画家。因为发扬了父亲的“一角”风格,所以留下了一幅描绘杭州西湖的传世名画——《荷香清夏图》。

  “马一角”名字就够怪了,当时的临安城还有一位与马远齐名的画家,也供职于皇家画院,绰号“夏半边”。他就是同为“南宋四家”的夏圭。

  宅在杭州的“夏院士”,同样爱在西湖边写生。为了表现“烟水笼月”之境,秃他便用笔带水,作大斧劈皴,人称“拖泥带水皴”。

  和“马一角”异曲同工的是,夏圭的构图往往裁取画面半边,把焦点集中在近景,远景疏淡,显得画面空旷高远,故人称“夏半边”。

  夏圭给西湖画了《山水十二景图》,存世仅余四境,但足以表现西子般的湖水风姿绰约之貌。别看画面乍一看”头重脚轻,可那点睛的空旷留白却穿越了时空,连通了古今,小艇仿佛跃跃欲出呢!

  我国有一种独特的绘画形式,那就是画扇。小小的团扇,在方寸之间吐纳着天地,让执扇美人的扶摇微步更显袅娜。流传于南宋的杭州山水画,有相当一部分是扇面画。

  所以这时倘若有位少女对着画扇轻启朱唇:“扇子扇子告诉我,这个世界谁最美丽?”画扇十有八九会回答“杭州”。而杭州山水扇画的佼佼者,便是“马一角”和“夏半边”的同事——陈清波。

  之所以没加双引号,是因为“陈院士”本名就叫陈清波。别看他手里只有小小的扇子,可是此人最擅长画西湖全景图。南宋时的“西湖十景”和如今的不同,我们可以从陈清波的扇面画中,推测出个年代的“平湖秋月”、“苏堤春晓”等景点的的具体方位。

  比如这幅《湖山春晓图》中的“苏堤春晓”,描绘的是苏公堤锁澜桥一带的风景,当我们好奇地睁大眼睛,想要一探“楼里深锁幽怨的谁”时,是否像画中左下角的过客一样,引颈驻足,久久留连呢?

  今天我们选取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古代杭州山水画,以飨读者。我们徜徉在的画境之中,感受到杭州的美能穿越时空,也有一群历史上可爱的人儿忠实地记录着,是伟大的艺术家对艺术的忠实,更是发现美的眼睛对美的忠实。

  所以,杭州自古以来,就是适合休闲畅游的“结庐人境”。马远、夏圭与陈清波等人,对杭州的长期“宅守”,亦如同对意中人的长相厮守,而有着大境界的杭州,这一直在那里,守候着走出历史烟尘、现在正在启程,抑或从未来回眸一笑的过客。(子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