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无期!“亿万”老虎过堂受审背后:海南官场,几乎全境沦陷!

直面传媒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今天,有“亿万老虎”之称的张琦受贿一案开庭。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9年,张琦利用担任海南省三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三亚市委副书记、海南省儋州市委副书记、儋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儋州市委书记、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海口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7亿余元。

法院一审判处张琦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张琦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张琦确实没有上诉的必要。

受贿一个多亿,还能保住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

1.07亿什么概念?如果按照1张百元人民币重量约1.15克计算:1.07亿元现金重达1.2吨。

2018年,海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989元,张琦这些年暴敛来的财富,相当于8000位海南省农村居民一年的收入。

李总理之前透露过,我们有6亿人年收入不足千元,按照这样的标准,张琦14年搜刮的民脂民膏,是10万底层民众一年的总收入。

啧啧啧,10万民众。辽阔的祖国大地,很多县的总人口还不足10万人。

这样的官员还能保住命,张琦应该跪谢法外开恩。

除了法外开恩,张琦要感谢的人很多。

海南省一共四个地级市,分别是海口、三亚,儋州以及2012年才成立的三沙市。

三沙市是陆地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城市。官方数据显示:该市常住人口仅为2500余人,户籍人口448人。

也即是说,真正有着完整建制的地级市,海南省只有三个,而过去的十四年里,张琦竟先后在这三个地市担任过一把手。

由此可见张琦在海南官场的分量。

没有“领导”倚重,这位“亿万老虎”是不太可能一路走一路贪,从三亚贪到儋州市,从儋州市又贪到三亚,最终贪到了海南的省会城市海口。

最终,在中央的反腐大势下,这位大老虎还是倒了。

14年主政三地,张琦倒台背后,是海南官场的一地鸡毛。最新被查的“地市一把手”是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童道驰。

这位出身证监会的省部级高官,至今刚调任海南不过两年。

事实上,就在童道驰落马后,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刚发生一场“官震”。

11月28日,海南省交通运输厅两位前主要领导同时被查,分别是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书记、厅长林东与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刘保锋。

尽管只是省交通厅厅长,但林东的官场经历绝不一般。

2011年开始,林东就已经是海南省三亚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了。此后,提任三亚市政府副市长;2013年,林东又被提任海南省儋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被查时,林东刚刚退休8个月。

另一个被查的副厅长刘保锋仕途就比较简单。履历显示,刘保锋一直在海南省交通系统工作,并于2008年提任副厅长,落马时,他是正厅级的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尽管现在官方还未披露具体原因,但俩人同时被查,肯定同属窝案。

市委书记童道驰落马后,三亚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李柏青也宣布被查。

履历显示,从2007年至2016年,李柏青一直都是海南省三亚市副市长,2016年11月,李柏青提前退休。四年后,官宣落马。

此外,11月11日即童道驰落马十天后,三亚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张华文被查。

在上述官员纷纷落马前,三亚还有多位重量级的官员落马,分别是已经退休7年的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白宇;原海南省三亚市政府副市长蓝文全;三亚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王铁明;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朱永盛等。

与三亚的塌方式腐败相比,海南的另一重镇即张琦主政过的儋州官场一点都不弱。

10月,海南省委巡视组原组长曹晶落马。

曹晶,海南警界的绝对大佬。资料显示,这位起步于海南省公安厅的警界人物,仕途起飞之地正是儋州市。

2008年,曹晶从省公安厅行动技术处处长,直接跃升为海南省儋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此次提拔,可谓一飞冲天。

6年历练后,曹晶又被调回省公安厅,担任海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落马前俩月,曹刚刚被免去了海南省委巡视组组长的职务。

曹晶被查前不久,他的前同事,海南省公安厅国内安全保卫总队调研员,后任陵水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陈俊华也落马了。

事实上,随着两人一起落马的海南警界高官很多,仅与儋州市相关的就有多位。

9月1日,海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儋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易向阳官宣落马。

作为另一位海南的警界大佬,易向阳还曾是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纪委书记。

不过,在2015年,易向阳被调往儋州市,担任儋州市领导兼警界一哥。

10月30日,另一位原儋州市的警界大佬也落马了——他就是现定安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李忠山。

这位从黑龙江伊春跨省调入海南的警界人物,曾担任了数年的儋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李忠山被查时,调任定安县刚满四年。

9月30日,海南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郭全茂被双开。

郭全茂的仕途也在儋州市得到了提升。2006,郭全茂从白沙县副县长直接升任了儋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后历任海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

被查时,已官至海南省统战部副部长。

另一位与儋州市有关的官员是原海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美文。

2011年至2012年,张美文曾短暂担任海南省儋州市委常委,副市长一职,后调任海南省万宁市,先后任职市长与市委书记。

2019年5月,张美文才从万宁市调任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

张美文被查前半个月,他的前部下,万宁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纪一豪因严重违纪违法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而与此同时,儋州工业园原党组书记、管委会主任李应杰被双开。

相比三亚与儋州的官场沦陷,省会海口市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11月20日,海口市美兰区委原常委、区政府原副区长陈新被查。

尽管已是区委常委,但陈新与接下来被查的几位官员相比,绝不是一个等量级。

10月23日,海口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孙芬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

孙芬一直在海口市工作。

三年前即2017年,孙芬提任海口市副市长,后兼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

官方在通报中痛批孙芬说:贪欲膨胀,公器私用,伙同家人、老乡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

就在孙芬被双开的同时即9月30日,原海口市委常委、副书记裴成敏也被双开。

官方的通报怒指其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之心,甘于被“围猎”,政商关系亲清不分,让家人充当“掮客”,以权谋私,大肆敛财,损害了党和政府公信力。

履历显示,裴成敏曾历任海南省文昌市委书记、海南省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

被查时,其是海南省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省共有4个地级市,15个省直辖县级行政单位。

据不完全统计,不算省直辖的15个县级行政单位,仅仅前述三地市被查的处级以上官员,已超过百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