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世界文苑|年长者的另类智慧与幽默

参考消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文/陈亮恭)

“川柳”是一种日本文体,由江户时代俳谐诗人柄井川柳而来,格式类似俳句,但没有俳句那么多的词语或助词限制,有点类似打油诗的概念,让民众借此抒发心情。

一首川柳由三个短句组成,虽说是三个句子,其实分别只能有五、七、五个音节,翻译成中文后,常常看起来感觉只是一个句子而已。日本常以各种主题举办川柳征文比赛,例如上班族川柳、厕所文学川柳等,而自2001年开始,日本也举办了银光川柳,让年长者以川柳的形式写出自身的体验,20年来有许多有趣的作品,引人发噱。

“别这样,睡个懒觉起来,发现家人在量我的脉搏。”

“需要反复确认的事,以前是爱情,现在是睡着的呼吸。”

“遗书上写着,全部都给太太,那笔迹是太太的。”

年长者豁达地以生死自嘲,是一般人可能无法体会,也难以写出的文字。平常不敢轻易触碰的死亡议题,在长者自嘲的口吻之中,好像也没那么生离死别。除了生死之外,还有些生活的体悟,这些体悟常常在笑声之后伴随几滴眼泪。

“终于还清30年的房贷,然后便住进了安养院。”

“心的悸动,以前是爱情,现在是心律不整。”

“听力不好,想诈骗我的人应该也很困扰吧。”

“从奔驰出来,移入了轮椅。”

这类长者的心声在日本很受欢迎,2017年全日本年度畅销书,是93岁的直木奖得主佐藤爱子的作品《90岁,有什么可喜》,该书是佐藤爱子的随笔散文,在传统压抑的日本社会,言语的往来通常保守也不见得真实,该书把一位涉世已深的90岁奶奶,日常见闻的内心嘟囔娓娓写出,让年长者心有戚戚,也让年轻人理解家中长辈一些奇怪表现的缘由。

“上完厕所要冲水,但到处找不到像把手的东西,看到拉绳后用力一拉,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响起,那是紧急呼叫用的警报装置。”这是佐藤爱子书中描述的情境,现代装潢的时尚厕所是年轻人的拍照景点,使用上的困扰不分世代,但年轻人的趣味变成了长者的生活窘境。

“看医生时,他很干脆地说我的听力只有30岁年轻人的一半,这是老化,所以治不好,医生哈哈哈地笑,我也笑了,但谁知道笑声下说不出的悲哀。”看到这里我心里一惊,这个情景时常出现在我的诊间,我也经常告诉长辈这是老化,不可逆也无法回复,然而我不会拿年轻人的身体状况作为比较基础,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稍解长辈的失落。

《90岁,有什么可喜》把现代社会中长者的心声以轻松口吻写出,出乎意料地大卖之外,更有许多长者觉得自己的心声终于有人说出,一直以来压抑的心情与感受得到支持,更给了许多年长者面对生活挑战的勇气。以长者为主体的“玄冬读物”在日本文学市场上受到广泛关注,分享各种不同的长者思维,对于超高龄社会的永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毕竟家庭社会的氛围与制度都需要由长者的需求为出发点,年轻世代或许永远也猜不透。

曾有师长对我说:“你这年纪天天在讲老,我觉得你一点也不懂,你完全没有经历这个过程。”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变老的机会,只能广泛学习去体会,以接近长者的眼光提供各种合宜的服务与规划,让超高龄者人人安好。(选自1月16日台湾《联合报》,作者系台北荣总高龄医学中心医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