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北漂三年后,这位中华医学会前任主委的背水一战

医学界网站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我是世界上做耳再造这个手术最多的医生。”

半笼包子,一碗小米粥。7月21日早晨,国际知名耳再造专家郭树忠教授和往常一样,在熟悉的馆子吃完早餐,7点多赶到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查房。前一天,他刚做了11台(12只耳朵)手术。

结束查房,上午9点,他拉着行李箱,“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这一天,郭树忠教授结束了三年的北漂生活,又回到他职业生涯的起点——西安。在北京,他留下了一所发展良好、团队完善的医院,而回到西安,加入西安国际医学中心,他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

从院长到院长

2017年春天,郭树忠离开西安,离开公立医院,到北京加盟创建了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并组建了“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聚集了一批国内顶尖的整形外科医生。

当时,也有多家公立医院力邀他加入,但他都一一谢绝了,有时他也会想,体制外这条路自己是否选对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三年,我觉得这条路我走对了,我作为协会的领导人,如果一直死守在公立医院的体制内,那中国整形美容的将来往哪里走?我们这些人应该有点历史使命感,我们现在探探路,将来年轻人就会有更多机会。”

郭树忠教授(中)

回到西安,郭树忠教授的身份没变,走的路也没变,还是院长,还继续在体制外探路,但平台更大了。

机会来的突然,郭树忠教授做出决定也十分果断。不久前因北京暴发新冠疫情,医院停了手术,郭树忠教授回西安休假,遇到了西安国际医学中心的投资人,对方提出请他担任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院长,并把他拉到医院看了看。

“这本来不在我计划内,但我到医院看了之后,感觉他们的条件非常好,我觉得可以发展成一个很大的整形医院,所以我选择留下来了。”

对于这个决定,郭树忠教授称之为是自己人生中紧要的一步。“人一辈子的机会是有限的,我们陕西作家柳青有一句名言,后来另一位陕西作家路遥在自己小说的扉页上引用了这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要紧处常常只有几步。我觉得这对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是总会有的。”

但这个决定做的也并不轻松,“真的是忍痛割爱,我们经过3年努力,医院实现了盈亏平衡,可以赚一点钱了,虽然今年有疫情,但我们仍然收益不错,因为树起了品牌,业内认可,患者也认可,但这时候我走了。”

探路者

“不要跟着路的方向走,要去没有路的地方留下自己的足迹。”8月12日,郭树忠教授在微博上写道。

回到故土西安,走在医院里,郭树忠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有一种梦回当年的感觉,这也让他心里很踏实,他有信心快速组建团队,用他余下的职业生涯时光,打造出一座国际一流的非公有制整形外科医院。

中国整形外科的势力版图有“三国四方”之说,三国指的是北京、上海和西安三个城市,而“四方”是这三个城市里的四家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北医三院、上海九院和西京医院。这四所医院是中国整形外科的发源地,也是人才摇篮。

郭树忠教授在西京医院成长、成名,他在那里也培养了很多学生,如今他再次回到西安,扯起大旗,立刻就吸引了一批医生主动找他咨询。“陆续已经来了几个了,这边比在北京的优势就是好找医生,北京生活成本太高,我想从西安把他们带过去很难,但回到西安后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跟着我做,建团队会比较容易。”

从公立医院出来三年,郭树忠教授说他收获很大,最重要的收获是对民营医院有了更深入了解。“我在北京做联合丽格的院长,不光管医疗,也管医院运营、市场营销,这给我积累了很多经验,在民营医院不能只懂技术,还要有市场运营能力。”

郭树忠教授认为,市场化是民营医院最大的体制优势。“只要你是好医生,在这个舞台上你可以尽情的挥洒,反而在公立医院你会受到很多束缚,职称啊,论文啊,甚至帮帮派派的。但在民营医院只看一条,刀开的好病看的好,受老百姓欢迎。医生的价值也能够得到体现,按劳取酬,干得好就拿的多。想做事、买设备也容易,老板说买就买了,在公立医院可能一两年都买不来。所以我想在这条路上多做些探索,因为这样获益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获益更多的是后面的很多年轻人。”

但也有想跟着他一起做的医生,担心他会像在北京一样,干两年又跑了。

对此,郭树忠教授说:“我让他们放心,这是我的背水一战,也是最后一战了。民用医院不讲退休年龄,干得动就能继续干,我的职业生涯再延续个10年还是没问题的,我用10年时间,用我一辈子积累的技术经验,找一批年轻人把他们带出来,大概我的历史使命也就结束了。”

造耳朵最多的医生

离开北京前一天,郭树忠教授在微博上写道:如果你有机会到我的办公室,看到我的手术预约一览表,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我把生命分解成一小段一小段,给了小耳畸形的孩子”的真实含义。

7月27日,郭树忠教授就开工了,那天他做了12只耳朵手术,那一周,他共做了31台手术、33只耳朵。从北京到西安,工作无缝衔接。

身为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前任主委、原西京整形医院院长,郭树忠教授在整形外科领域享有盛名。“整形外科的手术我什么都能做,变性、换脸、各种外伤、各种体表肿瘤等等,我是真正的大主任,原来在西京医院时,我手下有40多个医生,他们处理不了的疑难杂症都来找我。”

但是,他最得意的,还是耳再造手术,他说:“耳再造手术做的好的医生屈指可数,它不像别的疾病,在各个城市都能找到不错的医生,但好的耳再造医生全世界不超过10个,它还涉及到雕刻,所以对医生有很高的艺术素养要求,是我们整形外科最难的手术之一。”

郭树忠教授的两期全包法耳再造技术,被公认为世界上代价更小、形态更自然、效果更持久的耳再造技术。他用患者自体肋软骨经过雕刻再造出的耳朵,是真的、有血有肉有循环有感觉的耳朵,还会随着患者年龄增加而生长。

除了手术本身难度高,患者量少也阻止了很多医生进入这个领域。“全国一年出生的先天小耳畸形的孩子大约2500个左右,所有孩子都做手术也只有2500台,事实上还有一部分人会选择不做,所以我国耳再造手术一年也就一两千台,我一个人就做了600台左右,我是世界上做这个手术最多的医生。”

离开北京后,很多患者也跟着他去了西安。8月2日,他在微博上写道:“手术多的做不完,周末又加了三台耳再造手术。”

回到西安的郭树忠教授也不是孤军奋战,跟他一起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的还有师俊莉医生,师医生是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业绩第一的医生,在鼻整形领域是名副其实的“名医”,未来她还将接过郭树忠教授耳再造手术的大旗。

但这还需要时间。根据郭树忠教授的经验,培养一位成熟的耳再造医生,没有七八年不行。

来源:医学界

作者: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