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网

全球的调香师,比宇航员的数量还要稀少

新华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文汇报

全球的调香师,比宇航员的数量还要稀少

当代香水设计师展着力以视觉化构建不可视的嗅觉与气味。(展方供图)

“畀自:当代香水设计师展”近日登陆沪上,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新奇观展体验。不同于常规的香水展示,该展览聚焦于香水设计师本身及其创作过程。“畀自”二字拆解了“鼻”的字形,谐音“鼻子”,预示其特殊属性:这不是一个观看性的展览。策展方、瑞士洛桑当代设计与应用艺术博物馆的负责人说,当今社会的种种艺术样式对眼睛的优待太多了,“这一次我们希望特别优待鼻子”。

目前全球仅有约400位调香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调香秘诀

调香师大概是最神秘的职业之一。据统计,目前全球的调香师仅有约400位,比宇航员的数量还要稀少。此次展览即为人们揭开这个职业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严苛与艰辛,共展示13位调香师各自职业生涯中最喜爱的三款香水作品,以及他们探索出的各不相同的调香之道。

面对项目方给出的某些抽象诉求,该怎样将它们恰如其分地用香味来诠释?调香师罗德里戈·弗洛勒斯-鲁以自己曾经调制的倩碧Happy香水举例:“项目方希望使用这款香水的人感到开心、快乐,当时我想到了我9岁的妹妹,她是一个非常乐天派的人。”最终,他以淡柑橘、清新的梨、木芙蓉及山梅花香调调制了这款香水,予人如露水般清新自然的感觉,至今畅销全球逾20年。

事实上,每一款香水的研制都经历了刻苦的训练与大量的研究,平衡多种香料与配方。巴黎的调香师奥利维亚·吉亚柯贝蒂说自己的实验室里除了黑色的木质调香台之外只有空白的墙壁,因为黑与白之间的绝对秩序能够帮助她集中思想:“调香是训练注意力集中的日常练习,像一场静止的旅行。”佛罗伦萨的调香师洛伦佐·威劳瑞希则说:“调香需要耐心。如果你想知道原料之间如何相互作用,你必须先从简单的组合开始尝试,试图获取一种原料之间的平衡,就这样循序渐进地去尽心制作。”让-克劳德·艾莱纳曾担任爱马仕专属调香师,他将调香的过程比作用味道写作:“香水是由脑海率先‘创作’出来的,创作者只有在经历构思和想象之后才会闻到它。”

一名成熟的调香师,往往都有属于自己的调香盘。这指的是一系列他们配方中会选用到的原料,可以被理解成调香师的风格,具体内容会随时间以及经手的项目、平时的探索不断演变。有人的调香盘只有100至150个基本的原料,也有人将近千种原料放了进来。

什么才是调香师眼中理想的香水?在罗德里戈·弗洛勒斯-鲁眼中,识别度与记忆度很关键。“当喷这款香水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你是不是马上能够认出她,并且记住她。这款香水是不是能够牵动你的情感,激发你的感受,比如让你微笑或哭泣,让你觉得非常平静。”

布展的最大挑战,是以视觉化构建不可视的嗅觉与气味

虽然是一个需要调动嗅觉来感受的展览,但“畀自”在视觉呈现上同样非常用心。策展方告诉记者,如何视觉化构建不可视的嗅觉与气味,是布展过程中一个巨大的挑战。

香水是一种极易挥发的瞬间性物质,此次展览最为别出心裁之处,是通过“去语境化”的装置来呈现香味,让一种种香水从常见的瓶罐包装中脱身而出。漫步展厅,观者可以或拉拽纸扇面,或拿起玻璃罩,或旋开玻璃大圆盘上的小圆片,或按压通过细线连着气球的白色实心小圆球,嗅到扑面而来的芳香,甚至还可以在彩绘玻璃折射的神秘氛围中感受疏影暗香……极具互动性与趣味性的一个个容香装置,就像一个个隐秘的机关,以香气为引子,开启一个个无边无际的想象世界。就这样,展览实现了观众一对一的欣赏过程,一人用一个装置,闻一种气味,呈现一场馥郁鲜活、香气四溢的嗅觉庆典。

展览还特别设立了一个“图谱房”,以更宽阔的视野来审视这些作品所处的时代与传承关系,所有的香水作品也在这里以总集的形式呈现在观众们眼前。■本报首席记者 范昕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 新浪网联系。
加载中...